第三十章米藍發瘋

    “娜娜……”白炫心急如焚,起身向虎娜娜飛奔而去,可是……一群煩人的猴子又圍了上來,抓尾巴的抓尾巴,抓臉的抓臉……

    白炫煩不勝煩,身體一震一道金光閃過,猴群瞬間被利刃切割成碎片,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白炫跑過去打跑猴子,把虎娜娜扶起來。虎娜娜已經奄奄一息,身上到處是傷,這個傻姑娘卻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我……沒事……快……不要讓它們……攻入部落……”說話有氣無力,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白炫那還顧得上猩獸,他們趁白炫不注意已經進入部落,部落內傳來族長求救的吼聲。

    ……

    “老家伙,它們攻過來了,你也去米藍的地窖躲躲。”族長推著巫醫往米藍的山洞推。

    “不,族長我老了,走不動了。如今虎族有米藍這個神醫在我也放心了。你能保護部落,我為什么不能?呵呵呵……昨晚我夢到阿蘭了,她說她很想我。”

    族長眼神暗淡,心中五味雜陳的盯著巫醫,阿蘭是巫醫的伴侶,這么多年了巫醫還是放不下她。

    “呵呵呵呵……也罷也罷!我就不攔你了,你這老家伙這么多年了還是放不下那件事。”族長嘆了口氣,一拳打在巫醫的肩頭道:“那件事本不是你的錯,你又何必這么折磨自己?”

    “不,是我的錯,是我沒保護好她,如果當年我聽取你的建議……,她也不會死。”巫醫雙眼無神的望著沖過來的猴兵們,仿佛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當年的事就不要再提了,眼下咱們還是想想怎么對付猩獸吧!保護好部落里的雌性,同樣的事情咱們不能讓它再發生一次。”

    兩人相視一笑,誰也沒有再說什么。身體往下一趴瞬間變成兩頭猛虎,“吼吼吼……”

    “來吧!是時候報仇了,阿蘭你等著我很快就去找你,向你賠罪。”巫醫仰天一聲長嘆,瞬間向一頭猩獸撲了過去。

    十年前就是猩獸攻入部落,搶走了部落里的雌性,等他們打獵回來知道了以后,找過去的時候,雌性們已經被猩獸蹂躪而死。

    巫醫的伴侶就是那次死的,他沒能救回心愛的人,至此一直耿耿于懷。如果當年聽取了族長的建議,她或許不會死。

    古往今來,戰爭,血腥,殺戮,永遠不會停止,有多少無辜的生命在戰爭中死去?又有多少家庭支離破碎?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也是一個無人知道的答案,只要有人類的地方戰爭就永無休止,只要有戰爭就有傷亡。

    “嘭……”巫醫巨大的身軀飛了出去,摔在地上一口血噴出,肚子上一個血窟窿。他毫不在意的笑了:“呵呵呵……要死了嗎?阿蘭,我來找你了,你能原諒我嗎?”

    巫醫一張嘴,從嘴里掉出一大塊猩獸的肉,離他不遠的一個猩獸咽喉被咬掉了。噗通一聲直直的躺下,脖子上鮮血噴灑而出。

    “老家伙……”族長老淚縱橫,一分心被一群猴子爬到背上,瞬間將他淹沒。

    老家伙,你不能死在我前面,要找也是我去找她。你已經擁有她幾十年了,到了地獄她歸我了。

    “吼……”,“嗚……”

    不遠處傳來一聲虎嘯和一聲狼嘯,族長笑了,虎族永遠長存……

    無塵馱著米藍從半空中落下,所過之處滿地冰霜。一道道冰刃將猴群殺的片甲不留。

    無塵口吐白光,猶如激光一樣切割著侵略者的生命。

    米藍拉滿弓,雙箭齊發,對著一只猩獸的眼睛身寸了過去,“嗖嗖”兩只箭矢扎在猩獸的眼睛上。

    那猩獸發出疼痛的嘶吼,捶手頓足發泄著憤怒的情緒。

    米藍腳下一點踩著無塵的后背,瞬間竄上高空,一下子騎在猩獸的脖子上,一拳打在猩獸的腦袋上。

    巨大的身軀愣是被她一拳撂倒,像座大山一樣轟然倒塌。這還不算完,一腳一腳踹在它的腦袋上,愣是把它的腦袋踹進了石頭里。

    轉身沖向另一只猩獸,一腳踹在他的膝蓋上,那頭猩獸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米藍按著他的腦袋踹進了石頭縫里。

    特么的,讓你們過來找死,踹死你,踹死你……嘭嘭嘭……

    一段段畫面在腦海中浮現,一個女子躺在手術臺上,身上插滿了管子。

    疼,很疼很疼,畫面轉動,一張張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在眼前晃動。

    “你去死吧!”

    “你是不是很享受此刻的痛苦,活該,誰讓你處處都比我強。”

    “病人失血過多,急需輸血。”

    “哇!米藍為什么每次都有這么動物跟著你?”

    嘭嘭嘭……

    眾獸人:“……”,米氏無形腳名不虛傳。

    ……

    “米藍米藍,可以了,已經結束了,結束了。”無塵不知什么時候變成人形,一把抱住發瘋的米藍,只有他知道米藍這是又犯病了。瘋牛病。

    米藍捂著腦袋頭疼欲裂,血,好多血,好疼,好疼……眼睛一閉暈了過去。

    “米藍米藍……”無塵嚇壞了,用力搖晃著她。

    “她怎么樣了?這可咋辦?巫醫和族長快不行了。”一個獸人跑過來說道。

    無塵猛然抬起頭來,寒氣逼人,冷冷的怒吼:“滾”。

    那獸人嚇得一哆嗦,再也不敢吱聲。

    “無塵……我沒事,扶我起來。”還好米藍沒昏迷太久,可能是心里裝著眾人的安危,很快醒了過來。

    “真沒事?”無塵皺眉問道:“沒事還不快起來,裝死啊?”

    “……”這個神獸有點兇,我決定不抱你的大腿了。“沒看到我暈了嗎?你就不能關心一下我?”沒人性!沒人性!

    “米藍巫醫,你沒事就好,你快點去看看族長和巫醫吧!他們快不行了。”那獸人看米藍醒了才剛過來說話。

    “我這就去看看,你馬上去我家的柴房里把小靜她們放出來給傷者包扎傷口,另外把我的醫藥箱拿來,要快。”

    “笨蛋,他不知道醫藥箱在哪兒?我去拿。”無塵說完就跑了。

    “我去把小靜她們放出來,”

    銀驍帶領獸人清理現場,檢查沒有傷者,他扭頭看了一眼米藍心中愧疚。

    不管怎么說,耀是他打死的,才給虎族帶來這么大的災難,他心中不安。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助虎族重建。

    雨已經停了,整個虎族部落一片狼藉。地上到處都是殘肢斷臂,血腥味沖刷著嗅覺。

    這么慘烈的戰爭米藍還是頭一次看到,不過,此時她顧不上“欣賞”這慘不忍睹的場面,急急的趕往族長的洞內。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