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章 生世

    龍鳳之姿,日月之表,靈犀再見到劉備,他儼然是帝王的姿態。

    所有的人都在按著自己的命運軌跡前進,只有她一個人,經歷了生死別離,可到頭來,別人眼中,她似乎沒有經歷過任何事。

    來到成都前兩日,她就聽過底下人竊竊私語,他們都在猜測她的身份,他們甚至以為她會是劉備多年前失散的女兒。

    他們不知道,他們還是孩童的時候,她就早已與曹操和劉備有過無法扯斷的牽連。

    諸葛亮把靈犀交給了劉備,自己則松了一口氣,但是他卻要不禁地為劉備擔心。

    這些日子來,劉備一直都決定不下來,究竟要怎么與靈犀說,怎么才能叫靈犀答應安穩地留下來。他早就釋懷了,不再想著掠奪和占有,但是靈犀的一舉一動都還是讓他沒辦法不管不顧。

    就像他說的,靈犀是他命里的劫數。

    而曹操,他又何嘗不是自己的劫數,他竟然留下這么一個難題給自己。

    “犀兒。”劉備和諸葛亮打了個照面,便走向了靈犀。

    “你可算是來了。你真的很忙嗎?”靈犀一肚子的問題要問,現在終于見到了這個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回避問題的人。

    “漢中一別,又快兩年了,時間過得好快,物是人非,而我又老了吧。”劉備進屋就自顧自坐了下來。

    他的話平穩憂傷,靈犀聽了,竟然沒有辦法再與他著急了。

    “近來的確不輕松,二弟他……我決議與孫權一戰,誓死都要為二弟報仇,是我對不住他。可是犀兒你知道嗎,他們包括孔明,都反對我出兵東吳。”劉備嘆息著,示意靈犀坐下來。

    靈犀在他身邊坐下,沒有說什么,也不知該說什么,她看著劉備,如同看見曹操,看見那種高高在上的人也無法避免的無可奈何。

    “你留下來吧,好嗎,我真的不想再看到,自己在意的人一個一個離開。”

    “你……我還有兩個孩子在鄴城,我也不能放著被曹丕欺凌的陛下不管。你……真的是他告訴你我的事,這怎么可能?”靈犀還是沒忍住,問了。

    劉備看了看靈犀,終于還是開口了。“幾個月前,我收到一封密信,打開來看發現那是曹操的手書。他的字跡我太清楚了,可是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他竟然會把你與曹丕的事告訴我。”

    “他說他不信任曹丕會禮待你,也知道你會與他鬧翻,他把一切都想好了,甚至包括你從哪里出來。”

    “他希望我可以替他好好照顧你。”

    “他竟然信我,不信曹丕,他竟然那樣懂我,知道我對你并非假意。”

    劉備一字字地說,靈犀一字字地聽,原來他早就為自己做好了打算。

    靈犀的眼角有些濕潤。

    “你放心,他將你的孩子也早就做好了安排,你就留在這里,沒有人敢再欺負你了,但是你若回去找曹丕,他便會拿孩子要挾你。而陛下呢,曹丕答應將他送到封地,他如今是魏國之主,不可能在這種事上出爾反爾。”

    靈犀知道,她的確只有這一次機會,如果回去了,這一生怕是都難再逃離曹丕。

    當年她一心想要給曹操多留一些血脈,沒想到卻害了兩個孩子,叫她們骨肉分離。

    “別哭,我知道是很苦,可這是最好的辦法了,你是向往自由的,他懂,我也懂。”

    劉備伸手拭去靈犀的淚,心疼地看著他一直藏在心底里的她:“只要我在一日,我一定護你周全。”

    “你不要出兵東吳,你不要去,你不去我就留下來,好不好?”過了很久,靈犀開口了。

    “你也不要我給兄弟報仇嗎?”劉備其實知道利害,他知道自己行事不能急,可那畢竟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

    “關二哥與我也有一份特殊的交情,可我還是與孔明他們一樣,勸陛下,現在還不是時候……”

    幾日后,靈犀聽說劉備采納了孔明、趙云他們的建議,暫緩行兵,致力于內部的改革和穩定,只待時機。

    她慢慢地也讓自己的心試著放下。

    劉備會在自己空閑的時候來看望靈犀,而把自己所有所有的情愫都封存起來,因為只要靈犀在,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他以為,這樣的安穩至少不會太快變化,可是他錯了。

    一日,他收到了屬下自張飛軍營帶來的消息,張飛被部將所殺,那幾個部將竟然投降了東吳。

    張飛性子直,對待部下一向嚴格,這次關羽去世,張飛悲痛難當,他命部下置辦白旗白甲給關羽掛孝、討伐東吳,可他給的期限太短,做不出就軍法處置,這叫他手下的人不得不反,趁著他酒醉,害死了他。

    劉備本來平復下來的心情在得知這樣的消息之后,再此爆發。

    這一次,即便是他最在意的靈犀,也攔不住他了。

    ……

    劉備一連攻下數座城池,直逼東吳建業。然而章武二年,夷陵之戰,火燒連營,強勁的劉備大軍被陸遜打敗,劉備元氣大傷。

    章武三年,諸葛亮帶著靈犀和劉備的兒子劉禪急忙趕到白帝城。

    在這里,劉備度過了自己人生中最后的日子。

    “你不是說要護我周全的嗎?”

    “犀兒,你要好好活著。”

    靈犀哭著說,劉備笑著說,他伸出帶著顫抖的手,將一顆精致的小石子放到靈犀手中。

    “這是一塊磁石,剛好與你腳踝之上的相配,可以打開那環扣。對不起,這么多年來,我私心想要你記住我……這塊磁石一直都陪著我,就像你還在我身邊。我走后,你便真的自由了,沒有任何人會強迫你做不喜歡的事。”

    靈犀無言,將身子靠近了劉備,再一次感受到一個鮮活的生命即將在她眼前消失的痛苦。

    “我不怪你。”靈犀哽咽著。

    “這是你第二次主動擁抱我,雖然上一次在徐州,你是騙我的。人生啊,怎么會過得這么快……”

    四月二十四日,劉備在白帝城病逝。

    夜晚,靈犀在行宮的高臺之上,與孔明對坐。

    “靈犀,這個給你。”孔明拿出了一封信,曹操寫給劉備的那一封。

    “主公離去之時,交代我給你,他說他不敢給你,不敢看見你難過的樣子。”

    靈犀接過那信,信中如劉備所說,的確是曹操的交待。

    “沖兒的死與曹丕脫不開關系,我不會允許曹丕霸占靈犀,我就要走了,還望賢弟善待靈犀,在靈犀的事上,我只信你一人,因為你我都愛她,深愛。”

    “他好傻,他怕我知道沖兒的死因會難過,他就因為這個才不知道怎么面對我,可我其實早就知道了。他不知道,孟德也不知道……”靈犀忍著難過,與孔明笑得苦澀。

    “孔明,我真的沒有力氣了,怎么辦。”我沒有那么堅強,我沒有辦法自己一個人承受了。

    她看著諸葛亮也不再是曾經的風華,想起諸葛丞相的北伐,想起那句“悠悠蒼天,何薄于我”,抱歉十分:“孔明,對不起,我真的不想再流淚了。”

    說罷,她走向高臺邊緣,她的腦海浮現出曾經的徐州城樓,洛陽皇宮,丞相府,新婚之夜。

    孔明正在憂傷,再抬頭,已經來不及拉住靈犀,他手中抓住了靈犀裙擺上的絲帶,看著靈犀如同一朵從樹上墜落的花,離他越來越遠……

    世事浮沉。

    黃初七年,曹丕去世,時年四十歲。

    他閉上眼睛的前一刻,看見了靈犀,聽見了曹操在對他說,帝王多寂寥。

    ……

    “犀兒,犀兒醒醒!”

    不知過了多久,靈犀覺得有人在叫她,那聲音好熟悉。

    她努力睜開眼睛,看見自己身旁的不是別人,是曹操。

    “阿瞞?”靈犀以為自己做夢了,她揉揉眼睛看清楚,的確是曹操,他身后還有劉備,郭嘉和荀彧、荀攸。

    “啊,鬼啊!”

    “靈犀,你說什么?你自己也是鬼。”郭嘉對著她笑了。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