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無敵在手

放開那女孩(楔子)

    玄界

    風靈大陸

    血月

    ...

    夜幕降臨,往日里原本皎白的圓月,在夜風拂過時猶如被披了層紅紗,紅紗照映出血色月光,如一粒粒紅色的粉塵般,撒落人間,一時間變得邪魅和凜然。

    “以吾之魂,萬物之綱紀,變化之......集天地之靈,為我己用“,屋舍內,一邪魅少公子盤膝而坐,隨著口訣的吐出,體內血紅靈力亦虛亦實,卻在不斷增強,一會兒散于四肢,一會兒凝于丹田,如此反復。

    不知過了多久,他睜開眼,一股邪性不自主散發,嘴角勾起一抹輕狂:“哈哈哈,通靈境初成!這周家,到底還是我的!”

    隨著他推門而出,院落內,四周的下人戰戰兢兢,埋頭干活,生怕被周孤注意到,不敢發出如何其他聲音。

    周孤掃視了四周,如視螻蟻般,不屑的表情極致地展露在他那不羈的臉龐。

    管家周五上前,一臉的諂媚和奉承:“恭喜大少爺修成通靈境,離統領周家又進一步,老奴定以您馬首是瞻。”

    “哈哈哈,你很識趣,不愧是我周孤的手下,如今,我已步入通靈境,看誰還敢與我斗!走,今天本少爺心情極好,包場紫花樓!”

    “少爺說的極是,只有向少爺這般有氣魄和實力的人才配擁有周家的掌控權。”管家周五跟在周孤身后,伴隨著陣陣笑聲,向外走去。

    月色鮮紅,染了紅墨的夜空,如一幅畫般透露著詭異與陰森,人來人往的修者和各種喧鬧與這紅墨畫格格不入。

    “少爺,你看這輪紅月,照耀著地面如紅毯般,似也在恭迎少爺出關。”周五笑著恭維道。

    周孤瞥了周管家一眼,他知道這周管家是攀炎附勢之人,但他就是喜歡他這種拍馬屁的話語,讓他心里非常舒服,特別是如今神功大成,欣喜之余,一股傲氣散發。

    一路走著管家在邊上不停地拍著馬屁,時間一久,周孤也不再理會。

    周孤走著快到紫花樓時,隱約聽見有救命聲傳來。

    放在以前他壓根不會多管閑事,這次卻不同,尋聲望去,只見聲音的主人雖用厚重的布衣包裹全身,但仍然遮擋不住那迷人的婀娜多姿,秀麗的臉上寫滿了慌張,長長的睫毛下,眼眸里擒著淚水。

    嬌柔的身軀雖然半倒在地卻無不充斥著清新脫俗的少女氣息,楚楚動人。

    周孤瞪大著雙眼,這......這簡直是人間極品!

    周孤像在欣賞玩物般認真地評析眼前的女子。

    這女子簡直完美,帶回家把玩一定能讓本少爺快活到極致,周孤邪惡的念頭瞬間冒了出來,迫不及待想將她收了。

    “大少爺?大少爺?”管家周五見周孤停下腳步,眼神發愣,問道。

    周孤回過神來,這才發現這名女子正在被三人圍著,也幸好他們還未曾對眼前的女子下手,不然周孤會將他們剁成肉塊,讓他們知道欺負一個弱女子的下場!

    本公子英雄救美的時候到了,那女人是本公子的!

    周孤幾個疾步便到了這幾人面前,停下厲聲道:“放開那女孩,不想死,都給老子滾!。”

    那三人也正納悶,是誰這么無趣過來找死!

    其中一個領頭的抬起頭看到是周孤,隨即警惕道:“原來是周家大公子啊,本公子現在有要緊事要做,周孤你要找事,我們改日在會,別妨礙我辦事。”

    說著身后的護衛的氣息外放欲要以氣勢震懾住周孤讓他知難而退,其中修為最高的是玄靈境后期!

    玄靈境后期的修為在年輕一代人物都是鳳毛麟角,即便在老一輩中也是中上水平。

    放在以往,面對這樣的修為,周孤或許會忌憚一二,不敢冒進,畢竟他們有三人,他只有兩人,而管家的修為更是連玄靈境都沒到,自己想要英雄救美一次怕是不可能了。

    但是如今的周孤靈力修為已至通靈境。

    靈氣相通,即為通靈。

    玄靈境強者只有在玄靈圓滿期將自身靈氣融入肉身,使其并為一體,才有可能突破至通靈境。

    在周孤眼里,這些修為的人,對于現在的他來講,已經可以足以碾壓了。要說先前周孤還不清楚他們的實力時倒也會忌憚一二,如今對方展現了實力,周孤內心再無忌憚。

    “我說墨百天,你好歹也是個墨家二少爺,卻只有這幾個低修為的護衛保護著,你是不是被墨家拋棄了?”周孤對著被叫做墨百天的面嘲諷道。

    管家周五也是一陣無語,人家護衛好歹是玄靈境后期了,放在周家也數頂尖護衛之列,用來保護周家核心人物。

    不過隨即一想到大少爺的實力,也對周孤的這句話表示認同。

    這是實力賦予的自信和話語權!

    “今晚本少爺心情好,你識相點,就帶著你的幾個廢物護衛滾出我的視線,不然,你知道的,我做事從來不手下留情!”紅色的夜幕照映著周孤的臉龐,陰沉的臉上充滿了霸道和邪性。

    此時的的墨百天被周孤的自信和氣勢震懾住,不由得退后一步,轉瞬一想,我帶的這兩個護衛可是頂尖護衛,他周孤就算是有再大的能耐也不能對付。

    更何況這兩個護衛還可以聯手,而周孤身后只有一個低修為的管家周五,三打二不信他還能贏,旋即因為自己被周孤嚇住而后退一步的舉動而惱羞成怒。

    “哼,誰贏誰輸還不一定,周孤,你也太高估自己了把,我承認你修為再同一輩中屬于佼佼者,但你再強,修為還能是通靈境不成。”

    此時周孤早已不耐煩了,先前和他們說這么多,是想讓他們知難而退,也省了一部分靈力消耗,既然他們不識趣,該武力解決的事情就絕不廢話,絕不手軟!

    周孤一個抬腳踢,眼前的墨百天被打了個措不及防,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一下子飛出老遠,最后砸到墻上才停下來,中間還聽見骨頭折碎的聲音。

    墨百天的護衛駭然,連他們也沒有想到周孤會突然出手并且下手還是如此狠毒,看樣子是斷了少爺的幾根肋骨。

    “你們還在愣什么,還不給我殺了他,咳咳!”墨百天嘴里咳著血,用怨毒的聲音指著周孤道。

    兩個護衛回過神來,要是讓周孤跑了,回頭定少不了苦頭吃,抓住他交給二少爺處置,想來也能將功抵過。

    想著,兩護衛同時運作靈力使出墨家拳法,朝周孤揮去,拳頭充斥著靈力,與空氣摩擦發出“呲呲”聲,即將抵達周孤面門。

    兩人見周孤無動于衷沒有任何應對措施,以為周孤被他們的氣勢嚇住了不禁開始得意,他敢惹我們二少爺生氣,現在說什么也晚了!

    只見周孤以靈力融于掌,以雙掌對雙拳,瞬間將兩拳的靈力化解,并抓住他們拳以蠻力向左右扭轉。

    兩護衛的各一邊手臂發生了扭曲,肌肉的撕裂聲和骨頭的錯位聲也隨之響起,而他們的表情也因痛苦而變得極度扭曲。

    周孤再個抬腳踢,兩護衛的情形和墨百天一樣最終倒在了同一處墻上。

    不過兩護衛因為修為比墨百天高,除了一邊的手臂廢了之外只受了些輕微的內傷。

    怎么會這么強,連我墨家頂級護衛聯手也打不過,難道周孤已經突破至通靈境!

    想到這里墨百天和他的護衛欲哭無淚,早知道周孤修為是通靈境,他們沒膽也沒這個實力,早就跑了好吧,順便當買個人情也好啊!

    只見周孤朝著墨百天那里走去,不過這一動作,在墨白天護衛看來,周孤這是要殺人滅口,于是便不等周孤走到,兩人踉蹌起身慌張地各自一手拎著墨百天,向遠處狼狽逃去。

    周孤倒也沒追,他本就沒打算殺了他們,現在的重點還是身邊這位讓周孤耐不住寂寞的秀美女子。

    周孤轉過身正眼從上到下打量著眼前的女子道:“姑娘,你安全了,壞人被我打跑了。”

    女子緩過神來起身低著頭害怕道:“謝...謝謝公子。”

    全過程周孤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女子。

    注意到周孤那赤裸裸的眼神,女子眼中再次充滿淚水,沒想到一批流氓剛被打跑,以為躲過一劫的她,沒想到救她的人也是個流氓。

    “姑娘,敢問芳名?”周孤盯著她問道“我......我叫,叫慕容晴”慕容晴低著頭眨了眨眼道。

    “慕容晴,好聽的名字,那我就叫你晴吧,好嗎?晴。”

    說著周孤伸出右手輕輕托著慕容晴的下巴,抬起,凝視著她那慌張的的雙眼,毫不忌諱地用著曖昧的“晴”調侃著。

    “可...可以,公子救了我的命,以后叫我晴便是,但是我現在有急事,公子請允許放我離開。”慕容晴內心徒然一緊,生怕眼前的男人不放自己離開,甚至有不好的企圖。

    “佳人在此,今日相遇便是有緣,何不共度良宵?”說著周孤左手微微摟住慕容晴那柔軟的腰軀,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她道。

    慕容晴被周孤這突然冒犯的舉動嚇一跳,睫毛輕輕顫動,果真驗證了她的想法,眼前的流氓對她有不軌企圖!

    慕容晴奮力掙扎,可她越掙扎,手臂摟得就越緊,慕容晴開始像之前般呼救。

    周孤并沒有阻止慕容晴的喊叫,他周孤是什么人,惡霸級別,人見人怕,誰又會不長眼管他周孤事!

    不管慕容晴如何呼救,也沒有一個路人理會她。這次她是徹底絕望了,一想到自己將要被眼前的人輕薄,絕望中,慕容晴欲要咬舌求死 。

    邊上一直盯著慕容晴看的周孤發現了她慌亂的眼眸變得視死如歸且香唇微啟,周孤就猜測她想要尋死,他冷笑一聲,一記手砍,頓時將慕容晴砍暈過去,慕容晴應聲倒在周孤懷中。

    嗅著懷中女子秀發散發的淡淡幽香,周孤呼了口氣,幸好他剛才發現的早,果斷出手打暈了她,不然如此美人,他還沒對她做些什么,就這么死了,那真白白可惜了。

    慶幸之余周孤再次聞了聞慕容晴秀發,片刻后,周孤將慕容晴扛在肩上就開始往周家大院走去。

    管家則識趣地默默跟在周孤后面,不再聲響,他知道這位大少爺今晚要度春宵了,他早習以為常。

    “這人誰啊,大半夜的扛著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這人肯定有著不干凈的勾當,走,我們去問問他”,一位路人看到這種可疑行為說道。

    “你不想活了?那人可是周家長子不僅修為強橫,且權傾半個周家,為人好色,囂張跋扈,你想死就去,我不再攔著。”又一人拉過之前想見義勇為的人說道。

    “那就這樣,放任次人不管?”

    “那能怎樣?作惡之人自有老天收拾,不是我們普通修士所能干涉的。”

    幾人悻悻然,看著他們遠去消失在猩紅的月色中,轉而聊起了其他話題,仿佛忘卻了此事。

    這位可疑之人自然就是周孤,他也不理會他人的目光,想著今晚即將發生的事情,心底不由得激動起來。

    走進周家大院,無論是守衛還是下人,都微低著頭,周孤來了就喊句“少爺好”就站在原地等周孤走過。

    周孤揮揮手,示意他們都退下,并且吩咐管家周五今晚任何人都別打擾他。

    扛著慕容晴,周孤順手關上了房門,將慕容晴放在床上,頓時兩眼泛光。

    為了防止慕容晴再次尋死,周孤找來繩子將慕容晴雙手雙腳分別綁在床邊,拿了張干凈的白布塞進慕容晴的嘴里。

    做完這些周孤又想了想,覺得不曾遺漏什么,呼出一口氣,搓了搓手,盯著眼前床上曼妙的身軀,內心一陣火熱。

    這時慕容晴逐漸醒來,脖子傳來微痛感,睜開眼,入目的就是周孤那火熱的目光,正直勾勾地打量著自己。

    被綁在床上的慕容晴身體一陣哆嗦,她再傻也認清了此時自己的處境和眼前男子的想法,絕望感再次傳來,欲要尋死的她發現嘴巴被堵。

    現在她想死也死不了了!

    想到這,慕容晴美眸里頓時涌出滾滾淚水來。

    看到這一幕,瞬間勾起了周孤的憐惜感來。

    見此,慕容晴臉頰緋紅,眼淚從眼眶中涌出更多,她急了,柔軟的身軀掙扎著,但這卻只是徒勞。

    “從今晚起,你就是我的女人,我會好好疼惜你的,哈哈哈!“

    說完周孤開始解慕容晴那厚重的布衣,最先解開的是那露出令人著迷的香肩,見此,周孤不由地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月色寂靜,此時周孤正在為剛捕獲的女子寬衣解帶,正要解封那另任何男子見到都要窒息的部位。

    血月染紅了整片夜空,其血色感越發的濃厚,直到此時,血色濃度達到頂峰,隱隱散發著不一樣的玄奧波動,而這玄奧波動,不可察覺地直沖周孤所在的房間,目標直指周孤!

    周孤正忙著眼前正經事,卻不知道這血色異象降臨其身,就此完全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