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紅顏為君燼

第九十七章

    “怎么了?”古嘉卉放下手中的藥材。

    “我們明日要出兵了,可能你要有的忙了。”

    “是嗎?這么快又要出征了,你們一定要打勝仗!”原來士兵是來告知古嘉卉,大家即將要出兵打仗的情況。當然,古嘉卉也想到了這件事情,因為計謀就是自己提出的。“所以我一定不會有什么大量的任務,你們一定都會健健康康的回來的。”

    戰爭是在所難免帶來傷亡的,但是用巧計取勝的話,冉永修應該沒有想到這邊黃禹國的計謀。

    “那就借言小弟的吉言了。”

    “我現在要去幫四皇子問診,要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行離開了。”古嘉卉收拾好自己的問診袋,放到醫藥箱之中,起身就準備向外走去。

    “那就有勞言小弟了。”

    古嘉卉每日都會按時去給四皇子問診,今日也不例外。

    “四皇子,小的來給您問診。”古嘉卉在營帳外畢恭畢敬的詢問著營帳內人的意思。

    “進來吧!”

    待古嘉卉走進去的時候,朱涵毅正坐在桌案前查閱著書籍,似乎想找出什么謀慮之策。

    古嘉卉將自己的醫藥箱也隨手放到桌案旁,“四皇子,勞煩您歇息一下,我要給你換藥了。你坐著的話,換藥十分不便。”

    朱涵毅抬頭看了一眼古嘉卉,什么也沒有說,只是將手里的書籍放到一旁,自己走回了床邊。伸手就將自己的衣服一層一層的脫下來。

    古嘉卉看到這一幕不由得臉紅,雖然每日都來上藥,可是朱涵毅每次都是已經在一旁等著換藥了。哪里像今日這般不知羞的當著一個小姑娘的面前,一層一層的脫下來。

    即使不知道自己是個小姑娘,朱涵毅這樣的行為也不好!古嘉卉下定決心,待以后朱涵毅回到京城一定要好好和他說說這件事情。

    朱涵毅背對著古嘉卉,等著她來上藥,可是等了半天都不見身后的人有動靜。回頭一看,后面的小子在那里站著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后背發呆,而且臉還是紅色的。

    “怎么?天天幫我上藥,今日怎么知道羞了?”朱涵毅瞬間起了調侃之心,“難不成你小子身子板一直這么弱小,沒見過這么精裝的身材?”

    “咳咳,才不是呢!”古嘉卉回頭去拿紗布和草藥,掩飾自己的一臉尷尬。“勞煩四皇子了,我現在要檢查一下傷口。”

    朱涵毅也是十分的配合,將傷口給古嘉卉看。

    “四皇子,在上藥之前,我可能要先給您將這些線拆下去。不會疼的,很快就結束了。”古嘉卉檢查自己當時縫合的地方,如今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你盡管動手吧,這點痛還要怕的話,怎么帶領將士們去打仗。”朱涵毅絲毫不在乎這點疼痛,“不過你這個處理傷口的手法,我倒是第一次見過,你居然把我的身體當成布料,用針線來縫合。”

    古嘉卉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也就毫不留情的抽出在朱涵毅的線。弄得朱涵毅發出嘶的一聲。“小的已經說了會有一些痛了。”

    “算了,沒關系的。”朱涵毅看著古嘉卉臉上的無辜,自己又剛說完這些疼痛沒有什么大不了。自然沒有給自己留機會去責怪這個小子。

    “小的奉勸四皇子一句,這種縫合的傷口,最好一月余不可以大動干戈。若想要徹底養好傷,恐怕這一個月,四皇子還是安安心心的養傷更好一些。”

    “要一個月嗎?”朱涵毅覺得時間太長,這一個月的時間不知道這邊疆還會出現多少事端。“一個月的話,恐怕長了一些,邊疆還有許多大小的事物需要我來處理。”

    “有彭大將軍和各位少爺,想必四皇子身子上的負擔會少一些。”

    冉永修根本就不是什么善類,現在趁著他在生病,黃禹國還是有很多希望的。況且,中煜國的將士們還在飽受著疾病,現在簡直是攻打中煜國的最好時機。朱涵毅身上的傷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養好的,現在的話,有那幾個小子,加上自己和禹笙姐姐的計謀,完全可以打勝仗。

    只要這一個月余的時間,不給中煜國和冉永修翻身的機會,努力的壓制他們,冉永修恐怕養傷的時候也會氣急敗壞自己的身子。

    “若是四皇子當真放心不下,不如就在商討計策的時候,多用用腦子,給大家提一些意見的好。”古嘉卉將話說的直白,只是在朱涵毅的耳朵里面,聽起來就不是這個味道了。

    “你小子?!居然敢這么跟我頂嘴!”

    此時,古嘉卉才發覺不妥之處,“小的多嘴了,四皇子足智多謀,定當是人中豪杰。而且就算是冉永修站在四皇子的面前,四皇子也不會有什么膽怯,一定將冉永修擒拿。擒賊先擒王,只要四皇子抓住冉永修,中煜國的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定是手足無措。四皇子一定會打著勝利的旗號回到京城的。”

    不就是彩虹屁嗎?!古嘉卉又不是不會說,想當年沒少說,只要彩虹屁一出,沒有不被折服的人。

    “京城嗎......”朱涵毅聽到京城的時候頓了一下,“有一個傻丫頭還在京城等著我呢,我也想早日回京。”

    古嘉卉聽到朱涵毅的這番話,臉上起了緋紅。

    怕被朱涵毅看出任何端倪,于是輕咳了一聲。“小的好言相勸,四皇子還是歇息的好。況且上次出兵征戰中煜國,以至于他們現在還沒有恢復元氣,再加上他們仍有許多士兵處于難以上戰場的狀態,所以四皇子也沒有什么事情需要勞碌的。”

    “是嗎?這么說,你的醫術還不得了,將軍營中生病的士兵全部治好,還將我被那個混蛋小子打傷的地方也治好了。你這么厲害的醫術,在京城應該也很出名才對,但本皇子從來沒有聽說過你的名號,也沒有聽說哪家醫館除了你這么一號的人物。”

    “四皇子說笑了,小人并沒有什么名氣,只是原來是在山中跟師傅學習而已的。后來得到韋明辰大夫的賞識,才有幸來到這個地方的。既然身為大夫,就要做到大夫的本分。在軍營中,無論是上到四皇子,還是下到小兵,為你們看病都是我的責任。”

    朱涵毅見這個小子說話沒有什么破綻,也沒有進行過多的懷疑。

    “要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話,你就出去吧。”

    古嘉卉向朱涵毅請安之后,也就離開了朱涵毅的營帳,看著周圍有沒有人注意或者監視自己,沒有什么異象之后,古嘉卉轉身向彭禹笙的營帳走去。

    “禹笙姐姐!是我!”古嘉卉沖著門簾內喊著,“你在嗎?”

    “丫頭,進來吧。”彭禹笙放下自己手中的兵書,看向古嘉卉的方向,“今日怎么這么早就來了?”

    “我剛剛差點被毅給發現了身份,嚇壞我了。”古嘉卉輕輕拍著自己的胸脯,來安慰自己。“還好我反應的夠快,不然就慘了。”

    “那不還是你機智一些,才能逃過一劫。”彭禹笙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椅子,“坐下說吧,先喝杯茶。”

    古嘉卉順手接過茶杯,仰頭就是一飲而盡,比起京城中的大家閨秀,古嘉卉看起來更像是軍營中的男子,竟然喝茶的神情像極了將士們喝酒的樣子。

    “今日前來,是有一件事情想拜托禹笙姐姐的......”古嘉卉之前不知怎么開口,索性還不如直接說出來的好。“是關于那個小子的。”

    古嘉卉口中的那個小子不是別人,自然就是當今四皇子朱涵毅,只不過除了古嘉卉,應該也沒有人會直接稱呼四皇子為那個小子。

    “嗯?你的身份不是沒有被發現嗎?難不成是四皇子起了疑心?”

    “倒也不是,他沒有起什么疑心,只不過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近日跟我提起,他想要去帶兵打仗,這件事情是萬萬不可的。”

    “有何不可?”彭禹笙沒有明白古嘉卉的意思。“一個將軍帶兵打仗是常事,在戰場上磕磕碰碰也是在所難免的,四皇子這么做沒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他的傷口太深,如今好不容易有些好轉,我怎么能夠讓他再去冒險。”

    “四皇子也不是一個瓷娃娃,也就是心愛之人才會這么寶貝他。”彭禹笙趁機取笑古嘉卉,算了算四皇子養傷的日子,估計四皇子現在早就按捺不住,想要去收拾中煜國的冉永修了。“你要相信四皇子,四皇子乃是行軍打仗之人,這經常上戰場的人身體自然會更好些,沒有什么關系的。”

    “可是我還是放心不下他的身體。又怕他逞強,不愛惜自己的身子。”古嘉卉滿臉寫著的都是擔憂,要是朱涵毅除了什么事情,自己就是難逃其就。

    “你若是真的放心不下,不如多出幾個妙計,讓四皇子在戰場的前沿少受些苦才好。”這時候除了寬慰,彭禹笙也不知還能說些什么好。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