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拯救諸天行

第四十一章,告別趙敏

    夜晚,徐誠和趙敏坐在竹亭下的,圍著桌子,桌上放了幾個小菜和徐誠從竹屋地窖中拿出來的茅臺。

    兩人對酒聊天,酒過數巡,趙敏酒到杯干,極是豪邁,眼見她臉泛紅霞,微帶酒暈,容光更增麗色。自來美人,不是溫雅秀美,便是嬌艷姿媚,趙敏卻是十分美麗之中,更帶著三分英氣,三分豪態,同時雍容華貴,自有一副端嚴之致,令人肅然起敬,不敢逼視

    徐誠看著趙敏披頭散發,一襲青衫豪爽雍容的趙敏,笑著問道“小徒弟,我知道你素有大志又有大才和超乎常人的毅力,想要學習花木蘭,以女兒之身建功立業,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走錯了路了呢?”

    趙敏抬頭看著徐誠,只見她淺笑盈盈,酒氣將她粉頰一蒸,更是嬌艷萬狀,不可方物,微張紅唇,說道“你指的是哪方面呢?”

    她輕張紅唇吐氣如蘭中帶著絲絲酒氣,鉆入徐誠的鼻子,讓徐誠輕輕嗅了嗅這股奇異的幽香。說道“元朝已經病入膏肓了,憑你和你父親兩個人是救不回來的了,你有沒有想過另謀出路呢?”說完徐誠抬頭看了眼趙敏,可是趙敏不知何時已經趴在桌上,閉著雙眼,吐氣如蘭。徐誠嘆息一聲,暗道:也不知道剛才的話她聽到沒有。細細的觀察了一會趙敏,趙敏臉頰帶暈,時不時咂咂嘴,睡著了的她少了那種任何時候都自信自傲的一面,反而多了許多少女的嬌憨,徐誠伸出手,在她嫩滑的臉蛋上,輕輕一掐,趙敏唔的一聲,仍未醒轉,一張俏臉紅撲撲地,燭光映照下嬌艷動人,徐誠又是一笑,抱起她柔若無骨的身子,向竹屋走去,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拿起被子小心的蓋上,輕輕地掖好。才轉身出去當了一回禽獸不如。

    清晨,徐誠坐在竹亭下撫琴,洗過澡,換了身方雨婷帶來的女裝的趙敏,輕輕的走過來,坐在一旁,單手托腮,靜靜的看著徐誠認真的側臉,傾聽著這美妙的琴音。一時之間,竹林中只剩下徐誠的琴音和照相輝映的竹林搖亂的聲音。

    良久,徐誠停下撫琴,趙敏身上已換了一件淡黃綢衫,更顯得瀟灑飄逸,容光照人,神態瀟然,面瑩如玉,眼澄似水,趙敏看道徐誠看著自己發呆的樣子,微微一笑,伸出潔白如玉的小手在徐誠眼前晃了晃,說道“回神了,真是個呆子師傅。”

    徐誠眨了眨眼,把琴放在一邊,說道“來吧,我今天接著教你修煉輕功。”

    時間一晃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在這一個月里趙敏的輕功已經修煉到可以分出五個殘影的地步,而徐誠和趙敏的關系也是突飛猛進,以徐誠的經驗自然不可能看不出現在趙敏對自己的心意,而趙敏自從確定心意后,一反剛開始的被動,甚至又向進攻方轉變的姿態,多次主動和徐誠進行一些親密的舉動,增進關系。

    正在撫琴徐誠,突然感覺身后有人靠近,微微一笑,也不反抗,靠近的人突然一個飛撲,壓在徐誠背上,將臻首輕輕靠在徐誠肩上,雙手環抱著徐誠的肩膀,吐氣如蘭。徐誠只覺得一股幽香傳入鼻子,感覺到如此行為的趙敏,徐誠無奈一笑,輕輕拍了拍趙敏滑膩的小手,說道“起來啦,你這樣子,我怎么好撫琴呢?”趙敏沒有回話,只是依舊抱著徐誠,輕搖臻首,用嫩滑的側臉輕輕的蹭著徐誠的側臉。徐誠見勸不動她,也就跟在享受起來。

    良久,徐誠突然收琴,似乎是自言自語的說道“風聲已經過去了,我們該離開了。”趙敏渾身一僵,沒有說話,只是把臻首買進徐誠脖頸之中,良久,才沉悶的說道“能不走嗎?我們兩個從今以后就隱居在這里,每天像這樣,多開心啊。”

    徐誠一嘆,說道“不行,我們都還有自己未完成的事情要做,我也有我不得不去完成的使命,你也有自己的愿望不是嗎?”

    趙敏略帶委屈的說道“可是,可是,可是你的使命和我的愿望就注定我們會站在對立面,我不想這樣。”

    徐誠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趙敏滑膩的玉手,說道“那不如我們來打個賭,怎么樣?”趙敏從徐誠的脖頸中抬起頭來,問道“什么賭?”

    趙敏的頭發弄得徐誠癢癢的,伸出手撥開趙敏的頭發,又輕輕捏了捏趙敏雪白嫩滑的小臉蛋,說道“我們來賭一下,看誰先成為對方的階下囚,只要我先被你抓住了,我跟隨你退隱江湖,而如果你輸了,你就要加入我怎么樣?”趙敏得意洋洋的說道“那你肯定輸定了。哼哼哼。”徐誠伸手捏了捏她的瓊鼻,笑著說道“我看啊,你才輸定了呢。”趙敏扭了扭頭,甩掉徐誠的手,嬌聲說道“哼,走著瞧。”

    又是一日清晨,徐誠和趙敏也迎來了分開的時候,徐誠和趙敏牽著手走著,徐誠突然說道“好了,送卿千里終須一別,我就送你到這了。”

    趙敏轉身,也不說話,笑意盈盈的看著徐誠,突然探頭在徐誠臉上輕輕咬了一口,徐誠眼望趙敏,不知她為何突然咬自己一口,但見她眼光中滿是笑意,柔情脈脈,盈盈欲滴,嬌艷美麗。看著有些糊涂的徐誠,趙敏在徐誠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上身前傾,紅唇在徐誠嘴上輕輕一印,趁徐誠沒有反應過來之時,通紅著連吹著輕快歡樂的口哨聲離去。

    徐誠只覺得櫻唇柔軟,幽香撲鼻,稍稍有些錯愕,因為這些日子徐誠和趙敏雖然有些親密的舉動,但也僅限于牽牽手和抱一抱,這還是第一次接吻,看著漸行漸遠的佳人,微微一笑,悄悄跟上,等看到趙敏被她傳呼而來的苦頭陀和玄冥二老三人接應才安心離去。

    “唉,你聽說了嗎?六大派要圍攻光明頂了。”

    “唉,你也聽說了啊。”

    “對啊,我這次就是打算偷偷跟上去,說不定他們打完以后我們還可以跟在后面蹭點湯喝。”

    “啊,對對對,我也正有此意,我不我們同去?”

    “好好好,同去,同去。”

    徐誠坐在角落,看著眼前這一幕,暗道: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看來好戲要開場了,倒是個收復明教的好時機啊,我也該去看看乾坤大挪移了,倒是許久都不見敏妹了,而且有熱鬧怎么可以少的了我呢。

    徐誠起身,拍了拍衣袖,向光明頂走去。徐誠運起輕功站在一處山峰向下望去,就見六大派的人和明教五行旗的人斗在一起,雖然六大派高手眾多,但是都是各自作戰,不像五行旗的人,組成陣法,以陣法御敵,使得六大派一時之間難以攻破防御。徐誠看了一眼,又運起輕功,向光明頂上掠去。

    徐誠來到光明頂,還沒進到大殿,就聽到一陣得意的大笑聲“哈哈哈哈,沒想到吧,你們魔教還有今日,哈哈哈,我多年了的夙愿終于要實現了,我心中立下重誓:‘成昆只教有一口氣在,定當殺了陽頂天,定當覆滅魔教。’我立下此誓已有四十余年,今日方見大功告成,哈哈,我成昆心愿已了,死亦瞑目,哈哈哈哈。”徐誠聽到這聲大笑,偷偷多了起來。

    接著就看見楊逍冷冷的道:“多謝你點破了我心中的一個大疑團。陽教主突然暴斃,死因不明,原來是你下的手。”成昆自然是不服,對于明教幾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徐誠在一旁吐槽:你直接殺了他們不就好了,真是反派死于話多。正想著,就聽成昆突然喊道“各位,故事也聽完了,上路去吧。”說著就向楊逍撲來過去,明教眾人剛才內亂被成昆全部重傷,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成昆向楊逍撲過去,而不能阻攔,楊逍也是暗道一聲:吾命休矣。

    就在這時,一道勁風向成昆襲來,成昆心中一慌,急忙轉向,施展幻陰指向襲來的勁風出攻去,徐誠以大伏魔拳法對上成昆的幻陰指,拳指相接,只聽咔嚓一聲,成昆的手指扭曲成一個奇怪的弧度,成昆整個人慘叫一聲向后飛去,徐誠收拳而立,看著成昆。

    成昆一邊捂著手指慘叫,一邊對著徐誠大喊“你是何人,為何多管閑事。”徐誠呵呵一笑,說道“我是誰并不重要,我只是看不慣一個偷人妻子的奸夫在講自己和一個不守婦道的**的故事,還自以為很有道理的樣子,呵呵真是可笑。”

    楊逍見此急忙向徐誠拱了拱手,說道“楊逍多謝小兄弟救命之恩,日后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明教其他人也是跟著拱手說道“多謝小兄弟救命之恩。”

    徐誠見此,回禮笑道“好說,好說。”

    成昆見事不可為,又見徐誠拱手回禮,乘機轉身運起輕功,飛速逃跑。

    徐誠見此,心中暗暗一笑,暗道:呵呵,就等著你給我引路呢,不然剛才就一拳打死你了。也不管明教眾人,閃身向成昆追去。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