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夢幻機

第三十一章 男婚女嫁論

    “怎么辦?這個時候過去,我們會死得很慘的。”莫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枝去小筑,只是她知道走出枝去小筑是做給自己主子看的,可是她離開枝去小筑之后,那雙腿無論如何也是邁不動了。

    “也不至于吧,狂少再怎么霸道,總不能不講道理吧?”幻機雖然心里也沒有底,但是她還是好言安慰莫兮,順帶也安慰自己。

    “那是對你,誰不知道主子喜歡你,我就不同了,今天原本就已經讓狂少心煩了,現在再拿這張紙過去,我這不是自尋死路嗎?”莫兮愁眉不展。

    “可是姑娘吩咐的事也不能不辦呀。”莫兮眼珠溜溜的瞧了幻機一眼,弱弱的問道:“要不然你一個人去,反正狂少也不會為難你。”

    “啊,這樣不太好吧,我一個人怎么敢去,你知道的,我最討厭他了。”幻機嚇得差點沒有驚聲尖叫。

    “好妹妹,你就幫幫姐姐這一次嘛,我這時候去佑齋真的會死的,你就當救姐姐一命,這樣,姐姐給你洗七天衣服,外加替你值夜七天怎么樣?”

    莫兮抓著幻機的手臂可憐兮兮的搖,幻機還是第一次見到莫兮對她這么軟磨硬泡,她也實在不忍心,只是對于讓她一個人去佑齋應付肖狂她也是十分的不樂意,她狠心一咬牙,不情不愿地說道:“半個月,半個月我就一個人走這一趟,怎么樣?”

    “啊?半個月?”莫兮有點躊躇不決。

    “那就算了。”

    “好好好,半個月就半個月,你可真會挑時候。”莫兮一下松開幻機的手表示自己的不滿。

    “你以為我愿意啊,要不我給你洗一個月的衣服,外加給你值夜一個月,這次你自己一個人去如何?”幻機反過來把選擇權交到莫兮的手里。

    “別別別,就半個月,我給你洗衣,我給你值夜,行了吧,那就辛苦妹妹了,嗯,這個交給你,我就先走了。”莫兮趕緊把手里寫有“賠”字的紙交到幻機的手中,自己一溜煙跑得沒了蹤影。

    幻機看著手里的紙,心下也是舉足不定,心想自己這是何苦來哉,可是畢竟已經答應出去,只好鼓起勇氣,硬起頭皮邁步朝佑齋的方向走去。

    “喲,真是稀客呀,幻機妹妹今天怎么有空來我們佑齋?”幻機剛走進佑齋的大門,一個佑齋里名叫來寶的跑腿小斯就迎面上來問候,因為幻機在府里的下人中年紀最小,她又長得乖巧可愛,所以所有下人都喜歡喚她作妹妹。

    “來寶哥好,狂少爺在佑齋嗎?”幻機笑笑地和來寶打招呼,順便直奔主題的詢問肖狂的位置。

    “我還以為你是來找我的呢?”來寶笑笑地打趣小小呆呆的幻機。

    “不說算了,我自己找。”幻機小臉一板,作勢欲行。

    “好了好了,開開玩笑嘛,你怎么還生氣了。”來寶攔住幻機的去路,笑瞇瞇地道:“狂少剛剛回來,此刻應該還在正屋,不過我好心提醒你一句,狂少爺臉色可不太好看,你可當心挨板子。”

    “我今天這頓板子怕是免不了了。”幻機苦笑一聲,從來寶身旁走過,留下一臉錯愕的來寶愣在當地,摸了摸自己的頭,嘀咕道:“今天怎么誰都神神道道的。”

    幻機對佑齋雖然來的次數不多,但也不算陌生,既然知道肖狂的所在地,也不過多徘徊,徑直就往佑齋的正屋走去,只是剛走到正屋大門口,就聽見屋里肖狂的聲音響起,竟然還牽扯上自己:“這么說你和枝去小筑的那個幻機小丫頭從小一起長大咯。”

    “是的,幻機是我沒過門的媳婦。”正是浩星鐵柱的聲音。

    “喔?那是父母之命?還是媒妁之言?”肖狂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不喜。

    “沒……沒有,是我們自己說好的。”浩星鐵柱這句話就沒有上一句硬氣。

    “原來是私定終身,這樣可不太好吧,好像不太和規矩吧?”肖狂的語氣就比上一句柔和。

    “這……這你情我愿的,還什么規矩不規矩的,再說了,我現在已經和家里沒了干系,父母之命我是沒辦法履行了,但是媒妁之言我一定會補齊的,定不會委屈了幻機妹妹。”浩星鐵柱越說越大聲,仿佛在捍衛自己領地一般決絕。

    “話不要說得這么滿,你說你有什么?什么都沒有,難道要人家姑娘跟你一輩子吃苦受累,再說了,小孩子過家家的游戲哪能當真,等你們長大了,誰還會記得這些。”肖狂就像一個長者在對一個晚輩般苦口婆心的說教。

    “你……你亂說,誰小孩子過家家,我們是認真的好嗎,我都八歲了,再過個幾年我們就可以成親了,到時候,我一定風風光光地把幻機妹妹娶進門。”浩星鐵柱就像吃了炸藥一般聲音高出一大截。

    “可笑!成親?你什么情況難道你自己不知道?上無片瓦遮身,下無立錐之地,還淡什么風風光光娶進門,你家都沒有,哪來的門?”

    肖狂的諷刺就像一根針深深地扎進浩星鐵柱的心里,他想辯駁,卻無力辯駁。正在他在支支吾吾“我……我……我”的時候,幻機大步走了進去,朗聲道:“這個就不勞狂少爺擔心了,哪怕鐵柱哥是一個乞丐,我也愿意做他的乞丐婆子。”

    “幻機妹妹。”浩星鐵柱見幻機突然出現在佑齋,自是喜不自勝,上前和她站在一起。

    “一個小屁孩整天就想著嫁人,羞也不羞。”肖狂也沒想到幻機會出現,幻機平時都是絕少老佑齋的,他轉念一想一定是為了浩星鐵柱的緣故,不由得開口譏諷。

    “我們鄉下人成親早,十一二歲嫁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再說了,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我們鄉下人不懂,我想問一下狂少,這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幻機說得理直氣壯,倒是把場面給暫時鎮住了。

    “你一個六歲的人,懂得什么叫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也就……也就是這種娶不著媳婦的人在這里哄騙你們這些無知的人,你可不要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謝謝狂少的關心,只是我們窮苦人習慣這樣過日子,我相信我們現在雖然什么都沒有,但是以后一定會越來越好的。”幻機說得斬釘截鐵,一旁的浩星鐵柱聽得又是歡喜又是感動。

    “簡直……簡直就是不可理喻,你……你到底來佑齋是為了什么事,要是沒事就趕緊走,我懶得看見你!”肖狂氣得大聲呵斥,他想不通幻機怎么這么死心塌地的就認定一個人。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