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誰知道呢

    晚飯后,甄彥跟媽媽說起了早晨的事情。

    甄母沉默了一瞬,還是說道:“小彥,明天你和妹妹自己過去看看爺爺吧!”

    甄彥聽話的點點頭,甄語也沒有反對。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第二天甄彥和甄語坐了半個小時的車去了下面的連隊。

    下車后,甄彥甄語一路沉默地走到爺爺家門口,院門敞著,爺爺在家。

    甄彥在院門口喊了一聲,“爺爺~我和妹妹來看你了!”

    屋子里傳來響動,沒一會兒,干瘦的老頭兒佝僂著背走了出來。

    他露出一個不太自然的笑,淡淡的說:“進來吧!”

    兄妹倆跟在老人家身后走進屋里,坐在火炕對面的凳子上。

    甄彥和爺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一會兒,甄語在此期間一聲未吭。

    -

    前世她就不擅長與別人攀談,除了必要的話,她真的不知道閑聊應該聊些什么。

    所以前世她和爺爺住在一起時,常常一天也說不上十句話。

    今生……

    甄彥和爺爺的話題不知不覺間就轉移到了甄父身上。

    “小彥啊~你爸雖然和你媽離婚了,可他畢竟還是你們的爸爸。你們不要因為大人的事情就對爸爸抱有成見,知道嗎?”

    甄彥滿臉的不以為然,但他沒有頂撞老人家,而是老老實實答道:“知道了。”

    甄語裝聾作啞。

    “小彥啊~你沒事兒的時候可以勤去看看你爸,去店里和家里都行,他還是挺惦記你的。”

    甄彥模棱兩可的“恩”了一聲。

    甄爺爺也不以為意,又繼續道:“你是老甄家的獨苗!無論什么時候,你爸他都不會虧待你的!你可千萬不要因為你媽瞎說兩句,就跟你爸置氣啊!不然將來吃虧的可是你自己!”

    甄彥到底只是個少年,此刻聽到爺爺懷疑甄母挑撥他和父親的關系,不由氣憤道:“爺爺~我媽才沒瞎說過!事情真相我都看在眼里!”

    甄爺爺也不跟他著惱,擠出一個笑容來道:“行~沒瞎說就好!你雖然被判給了你媽,但你是我們老甄家的根!爺爺跟你說啊~你媽將來要是再朝前走一步,你可不能改姓啊!”

    甄彥聽到這話愣了片刻,過了一會兒,才低下頭甕聲甕氣的答道:“您放心吧!我不改!”

    -

    甄語冷眼看著甄爺爺滿意的點了點頭,心中也有思量。

    母親……今生沒有喝農藥,她是因哥哥命運的改變而改變了命運,活了下來。

    可能是因為剛剛從一段失敗的婚姻中走出來,也或許是鞋城的如火如荼讓她豎立起強烈的事業心,甄語目前并沒有看出她有再嫁他人的打算。

    但是……如果她真的再走一步,甄語不確定自己會支持還是反對。

    因為甄爺爺的一句話,兄妹二人都心緒翻騰,誰也沒有了再呆下去的意愿。

    于是甄語站起身來,疏離有禮的跟甄爺爺告辭。

    甄爺爺一絲挽留的意思也沒有,將兄妹二人送至院門外便轉身回了屋。

    等車的時候,甄彥終究還是沒有忍住,猶猶豫豫地問妹妹,“小語,你說,咱媽會再婚嗎?”

    微風拂過,一縷碎發在額前掃來掃去,甄語輕輕眨了下眼,心不在焉的答道:“誰知道呢~”

    兄妹二人誰都沒再作聲,二人的心情,就仿佛法庭宣布最終判決前的片刻寧靜。

    -

    這天晚上,甄母問起爺爺,兄妹二人都是滿口稱好,有致一同的絕口不提再婚之事。

    日子就這樣平靜如流水般淌了過去。

    俗話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8月下旬的一天下午,甄母臨時有事回了趟家。

    甄彥和傅宇在兩家院子的門口處玩,甄母隨口問了一句,“小語呢?”

    傅宇并不知道甄母私下對兒女的告誡,張口就將甄語的行蹤兜了出來。

    甄彥緊忙抬頭,看到的就是甄母黑沉沉的臉色。

    “糟糕!”甄彥心里暗叫,伸手猛抓頭發卻依舊是束手無策。

    甄母在原地站了幾秒鐘,鑒于想訓的主角不在場,未置一詞,轉身忙她的事情去了。

    甄彥卻知道母親不會這么輕易放過妹妹,想到甄母嘮叨的功力日益見漲,他頓時一個頭兩個大。

    好不容易熬到甄母離開家,他鎖上家門并給傅宇扔下一句“我去找我妹”,便撒腿跑了。

    傅宇有些不明所以,沒奈何甄彥人已遠去,他只得自行歸了家。

    -

    甄彥一路沖進診所,‘咣咣’砸響韓明月的房門,門一打開他就猛沖了進去。

    韓父在大廳看到這一幕,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

    暗自心想:小孩子家家的,一天到晚這精力就是旺盛!幸好明月喜靜,要是兩個兒子都是驕陽甄彥這樣的,還不得把他煩死!

    -

    甄彥本來張嘴想喊的,突然想起這里就是韓家,張著嘴直接卡殼在原地,半晌未動。

    韓明月和甄語同時盯著他看,最終還是甄語怕他下巴累掉了,開口問道:“你想說什么?”

    “我,我……”甄彥泄了口氣,干脆直接上手拉妹妹,“你先跟我回家!”

    甄語坐在原處沒動,語氣不緊不慢,“誰有事?”

    “你有事!”甄彥看到她這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樣子就來氣!

    這個念頭剛剛轉過,甄彥就在心里吐了口口水,“呸呸!我才不是太監!”

    甄語只是稍加思索,便問道:“媽知道了?”

    “是啊!”甄彥點點頭,趕緊解釋,“傅宇不知道媽不讓……所以他嘴快給說漏了。”

    甄語抿了抿嘴,“媽讓你來的?”

    “不是!媽拿了東西就又回店里了!”

    “那你先回去吧。”甄語聽說甄母已經離家,立即攆人。

    “!”甄彥眼珠子瞪溜圓,無奈妹妹跟沒看見似的,不為所動。

    “你真不回去?”甄彥不死心的最后問了一句。

    “不急,我待會兒走。”

    “唉!那我先走了!”甄彥不再遲疑,轉身離去。

    韓明月不發一言的圍觀了全程,直到房門合上,才開口問道:“你有什么事?”

    甄語直視著他的眼睛,抿了抿嘴角。

    好一會兒,還是說了出來,“我媽不讓我們來了。”

    “……”韓明月有些錯愕,他從沒想過甄母會這樣做,“是,因為我爸和甄叔的關系……”

    “恩!”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