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靈武封神

第三十章 被堵斷魂崖

    你們聽說了嗎...

    鑄劍城周邊的土匪在一日之間全部被神秘人給清除了...

    這可太好了..

    我可聽說了..

    切..你說的誰信啊..

    鑄劍城內,無論是市井小民還是富商巨賈,都在議論城外土匪被清剿的事情。

    唯獨姜府姜無見和秦月心兩人對此事毫無興趣。

    “你決定好了嗎?”

    姜府后院,秦月心坐在姜無見旁邊,把半個身子都靠在姜無見身上,眼中盡顯不舍。

    “嗯,雖然有點突然,但這個決定我已經想了好久,我不能一直依靠外來力量,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姜無見一說到力量,眼里閃著炙熱的光芒,那不僅僅是對力量的渴求,更多的是對力量駕馭的欲 望。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只是你不讓我陪你,往后凡事多三思,我會在鑄劍城讓姜府強大起來。”

    秦月心抬著眼皮望著姜無見,那明亮的眼眸如明月下的秋水。

    “不,你回風雪城秦家,姜府這邊讓秦家派個人來做鎮就好了,一切都交由玉兒打理。”

    姜無見把后面的事全都已經安排好了,而去背后出了秦家派來的人,姜無見還有九環金蟒。

    “既然你都安排好了,我就回秦家,到時候你就來風雪城秦家找我。”

    秦月心心里十分清楚,只有讓姜無見獨自離開,去面對后面所有的未知才能讓姜無見變得強大。

    秦月心也相信,待姜無見封靈解除時,姜無見將如蒼龍一樣遨游九天。

    “你在張家和張旭說那些話的時候心里就已經決定好了吧。”

    秦月心望著姜無見,在張家秦月心就明白姜無見肯定會離開鑄劍城。

    “凡事都瞞不住你。”

    姜無見撫摸著秦月心的頭發,心里騰升著一種對秦月心的不舍,那份不舍讓姜無見并不難過,而是暖暖的。

    “這兩日陪我在這后院待著吧。”

    姜無見在秦月心耳邊輕輕的說道,秦月心溫順的點了點頭。

    兩日之后,姜無見一個人悄悄地離開了姜府,整個姜府就三人知道。

    在姜無見離開姜府的同時,胡家有三道人影也悄悄的出了胡家不知去向。

    離鑄劍城數十里外。姜無見戴著斗笠,正坐在一茶攤上喝茶解渴。

    我給你說,昨兒醉花樓那姑娘....

    嘖..嘖...

    快給哥幾個說說...

    聽到茶攤上茶客聊著各種話題,姜無見有種回到了市井的感覺,那種感覺讓姜無見特別舒服,嘴角微微上揚微笑著。

    “掌柜的,從這里一直往南走能到哪?”

    姜無見添了一碗茶,指著南方問茶攤掌柜。

    “這位先生是要去南方啊?我勸先生還是不要去了,南方現在可不太平哦。”

    茶攤上有人聽到姜無見問路,轉過身看著姜無見,說是南方不能去。

    “哦?這位大哥,南方怎么了?”

    對..對...說說南方怎么了?

    不僅姜無見好奇,其他人也附和著姜無見的問題追問著那個說話的人。

    “嗨,我也是聽說,南方的黑澤城的人一夜之間變成了空城,城中百萬人一夜全部消失。”

    這怎么可能,那么多人一夜消失,太不可思議了。

    聽完后,大家都覺得消息肯定是假的,沒有一個人相信,就是姜無見也搖搖頭不相信。

    “這位老哥,坊間傳言都是以訛傳訛,一夜之間百萬人消失,這確實有點夸張了。”

    姜無見喝了一口茶,對著旁桌的人笑著說道,其他人聽了姜無見的話都覺得姜無見說得有道理。

    喝完茶,姜無見付了賬,起身向著南方走去,那個說黑澤城的人張了張嘴,像是要勸姜無見,只是后來嘆了一口氣沒說話。

    姜無見離開不久,胡家出了的三個人影也來到了茶攤,這三人其中一人正是胡家現任家主胡二世。

    胡二世帶著兩人并沒有在茶攤下座,三人站著喝了一碗茶后就跟著姜無見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家主,按照那姓姜的方向,我們可以在斷魂崖那里動手,解決了那小子,家主以后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胡二世身后,一人露著陰狠的笑容對胡二世獻媚討好。

    “胡央,你對付姜無見可有把握?”

    胡二世沒有理會那個獻媚的家伙,而是開口問著一直沉默的人。

    “手到擒來。”

    那個叫胡央的人簡簡單單的說了四個字。

    “走,就在斷魂崖動手,我要讓姜無見魂斷斷魂崖。”

    胡二世帶著兩人朝著姜無見的方向快速追趕著上去。

    身后被人追蹤,姜無見根本不知道,此時姜無見正一個人朝著斷魂崖方向走著。

    姜無見一路走著,腦海里還在想著茶攤上那個人說的黑澤城的事,不過姜無見想想又笑了笑。

    斷魂崖,這里之所以被人們稱為斷魂崖,并不是這里死了多少人,而是這個地方一邊是高聳挺拔的峭壁,一邊是常年云霧籠罩深不可測的深淵。

    一條只有一人單行的道路供來往的行人,這一段路只有百來米長,雖說路不長,但稍有不慎就會墜入深淵之中去。

    因為此處太過危險,人們為了避開這段危險的路,圍著斷魂崖繞著開辟了一條新的路,這里慢慢就少有人行走。

    若不是著急趕路的人,通常是不會再走斷魂崖這條路,所以斷魂崖這條路走的人少了,一些雜草也就長出來了,讓斷魂崖這里多了一些荒涼,讓人路過時心里就有些發怵。

    正如胡二世預算的一樣,姜無見一個人來到了斷魂崖。

    胡央早在姜無見之前就趕到了斷魂崖,就等著姜無見的到來,胡二世兩人則是緊隨姜無見身后斷其退路。

    姜無見看著前面攔著的胡央,姜無見從其身上能感覺到強烈的危險,這讓姜無見明白,前面攔路的人不是一般的山賊土匪。

    “何人?”

    這樣的人攔著自己,姜無見知道肯定是有人要在此殺自己。

    胡央一步步逼近姜無見,并沒有應姜無見的話,眼中的殺氣也越來越重。

    姜無見全身緊繃,身體慢慢得往后退著,面對自己打不過的存在,逃命才是王道。

    “姜公子,好久不見啊。”

    在姜無見后退的時候,胡二世扯著嗓子,陰陽怪氣的說著。

    一聽到胡二世的聲音,姜無見知道這是胡家想要自己的命,眼下自己想逃恐怕沒那么容易了。

    “喲,這不是胡公子嗎?哦,不對,應該叫胡家主才對,怎么,這是想把我留在這里了?”

    姜無見看著胡二世,眼里閃著一絲狠厲,胡二世看著姜無見眼中那股狠厲就想到了在名劍樓的事。

    “姜無見,你說對了,今天斷魂崖就是你亡命之地。”

    胡二世冷笑得看著姜無見,在胡二世眼里,現在的姜無見已經是個死了。

    “嘿,胡兄,你那一口金牙不錯哦。”

    姜無見調侃著胡二世,現在只有激怒胡二世,這樣胡二世才會放下戒備心,姜無見就可以趁機抓住胡二世來要挾其他兩個人。

    “姜無見,你個王八蛋,我要在你狗命之前一定敲掉你那滿嘴的狗牙。”

    胡二世惱羞成怒,跳著對姜無見罵道,這正是姜無見想要的。

    趁胡二世惱羞成怒之時,姜無見身體一個彈射,伸手向著胡二世的脖子抓去。

    啪...

    一聲鞭響,胡央手中長鞭在姜無見身體動的那一瞬間打出,那速度比姜無見的速度還要快上三分。

    姜無見身體已經凌空撲向胡二世,想要躲開胡央的長鞭,姜無見只能放棄胡二世,身體一個側翻,躲過了胡央這一鞭抽。

    胡二世被姜無見這一撲,嚇得一屁 股坐在地上,兩只腳拼命的在地上上蹬著,身體使勁往后挪著。

    姜無見現在可沒時間欣賞胡二世那狼狽不堪的樣子,躲開胡央的長鞭,姜無見雙手先著地,用力一壓,一腳凌空而起踢向胡二世。

    胡央沒想到姜無見的反應如此靈敏,想要抽鞭攔截已經來不及了。

    “家主...”

    胡央急得一聲大吼,一股雷元素狂暴傾出,化作一只雷箭,對著姜無見的胸口射去。

    “攔住他..”

    看到一腳踢過來的姜無見,胡二世對身邊那人著急的叫道。

    那人聽到胡二世的話,在看向姜無見踢來那一腳,嘴角露出一抹奸詐的笑容。

    姜無見看到此人奸笑卻沒有及時上前攔自己,當下就明白此人要借自己之手除掉胡二世。

    “混蛋你...噗..”

    胡二世也看出來了那人的目的,張嘴怒罵,只不過還沒罵完姜無見的一腳已經踢在胡二世的小腹之上了。

    姜無見一腳踢飛了胡二世,胡央的雷箭也射中了姜無見的胸口。

    姜無見和胡二世兩人幾乎是同時摔向一個地方。

    啪啪...

    兩人一前一后摔在地上,姜無見一落地,朝著胡二世的位置一滾,一把抓住胡二世,一根手指頂住了胡二世的脖子。

    嘿嘿...喔..

    抓住了胡二世,姜無見剛得意的笑了一聲,一口血忍不住對著胡二世的臉噴了出來。

    “你又落在我的手里了。”

    姜無見露出兩排血紅的牙齒,那樣子看上去十分邪惡。

    “胡央,殺了他。”

    胡二世對胡央指著另外一個人,那個人對著胡二世桀桀怪笑兩聲,還沒等胡央動手,就化作一道黑煙消失了。

    “看來,想要你命的人不止我一個啊。”

    姜無見看著化作黑煙消失的人,譏笑著胡二世,現在胡二世在自己手里,胡央也不敢輕舉妄動。

    只不過胡央心中納悶的是,姜無見中了自己一記雷箭,為什么沒有被射穿。

    “姜公子,有話好商量。”

    胡二世現在被姜無見控制,為了自己的小命,只能對姜無見服軟,要不然姜無見隨時都能了結了他。

    “怎么商量?”

    姜無見看著胡央,一旦胡二世脫離掌控,姜無見絕對相信,那個胡央會不顧一切的斬殺自己。

    “姜公子,其實你我兩家本無深仇大恨,你只是和我姐之間有矛盾,要不這樣,你放了我,然后你我兩家交好,鑄劍城內就是我們的了。”

    姜無見聽到胡二世這么幼稚的話,都不好意笑話他。

    “我倒是有個好辦法。”

    姜無見的話,讓胡二世突然覺得心里有一種強烈的不安。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