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牢底坐穿

    一身黑色綢衣打扮的夜廷風看起來相當低調,只見他看了看桌上的殘羹冷炙,再瞧蘇億瑾那瀟灑的坐姿和滿嘴的油光,搖了搖頭道:“小仙女,虧我還內疚了一個禮拜,原來你是到這里來享福的。”

    “你怎么會來這里?”蘇億瑾看著那張與羽凌風相似的面孔,心中便忍不住瑟瑟心痛。

    “來看你啊,看你有沒有被牢頭折磨死。”夜廷風嘴角一笑,摸了摸下巴,歪著頭道,“不過你倒是有幾分本事,在天牢里也能過得這么舒坦。”

    蘇億瑾站起身,雙手叉腰道:“姐過地舒不舒坦關你什么事,姐差點因你喪了命,你還好意思到天牢來看姐的笑話。”

    “喂,你不要一口一個姐的,明明看著比我小,還要假裝成熟。”夜廷風雙手叉腰,湊近她,盯著她的眸子,眨了眨長長的睫毛,道,“你真是太子的未婚妻?”

    蘇億瑾瞪了他一眼,往后挪了一步,道:“九皇子,我作為你未來的嫂子,你最好還是跟我保持距離為好。”她自認為不是天姿國色,不知這個皇子為何會這樣盯著自己。

    夜廷風嘆了口氣,滿臉都是失望之色:“真是可惜了,明明和夢里是一模一樣,為何現實卻截然不同?”

    蘇億瑾聽得莫名其妙,暗想這個皇子不會腦子有問題吧?

    “小仙女,不要仗著以后要嫁給太子皇兄,就把我當弟弟看待,現在,你還沒過門呢,所以還不是我的皇嫂。”夜廷風歪著腦袋糾正道。

    “切,你個小屁孩,你見過哪個太子妃會被關入天牢,以后別在我的面前我提太子。我要是能活著離開天牢,一定會取消這婚約。”蘇億瑾滿肚子都是氣,一切都是因這婚約而起。

    “你不喜歡太子?”夜廷風聽后頗感意外,貴族女子都眼巴巴地盯著這太子妃之位,可正主卻貌似毫不稀罕。

    “我為什么要喜歡他?”蘇億瑾盯著他的臉看了幾秒,道,“我覺得他還沒有你可愛。”

    夜廷風聽后瞬間耳紅臉赤,從小到大,還沒有人當著他的面如此赤裸裸地夸過他。

    “你怎么臉紅了?”蘇億瑾見狀哭笑不得,這古代的男子也太過單純了吧,不過以她三十歲的高齡,卻調戲一個十五的孩子,貌似也太不知羞恥了。

    蘇億瑾摸了摸他的頭,道:“小正太,乖,別害羞,姐姐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

    夜廷風拍開她的手,將頭轉向一邊,不自然道:“小仙女,別動手動腳的,你可是有婚約的人。”

    “你再給我提婚約,小心姐斃了你。”蘇億瑾佯怒道,雖然她心里明白這個人與羽凌風完全沒有關系,但對他卻至始至終產生一種莫名的好感,總想去逗弄他。

    “那我不提便是,如今你因我而困于天牢,我雖然不能救你出去,但可幫你與外界傳話。”夜廷風眼睛清澈美好,不含一絲雜質。

    “什么意思?”蘇億瑾拍了拍他的胸脯,“什么叫不能救我出去,如今能救我的人就只有你了,你去向你的皇帝老爹解釋,我并沒有刺殺你,不就了事了嗎?”

    原以為這個小子是來救自己的,沒想到人家壓根就沒這個打算,如今蘇昊天和她的老爹又在城外不知所蹤,難道她只能乖乖待在天牢等死嗎?

    夜廷風面露為難之色,側身道:“即便皇室中人,往往也身不由己,我救不了你。”

    “你......”蘇億瑾氣憤道,“不就讓你說一句實話,有那么難嗎?”

    夜廷風欲言又止,不知該如何說起,他明白,蘇億瑾不過是后宮爭斗的一枚棋子,雖然冤枉,卻又無可奈何。

    “在皇宮中,并不存在什么實話,假的可以成為真的,真的也可以成為假的。”夜廷風一臉無奈。

    他是真心想救她,可惜他能力有限,自從蘇億瑾被關入天牢,夜廷風在宮中養傷,并且被母妃禁足,不能外出,這次他也是冒著被母妃責罰的風險,到天牢來偷偷地看她。

    “屁,”蘇億瑾忍不住冒出一句臟話,“要幫就幫,不幫走人,姐現在沒心情理你。”真是氣死她了,不就是一句話的事,非要搞地這么復雜,她真是無法理解。

    “你放心,你是太子的未婚妻,皇后和太子必會想辦法救你出去。”夜廷風見她生氣了,忙安慰道,誰知他的安慰無濟于事,反而刺激到蘇億瑾心中最敏感的神經。

    刺殺皇子可是滅九族的大罪,皇后和太子現在怕自己的事牽連到他們,只會躲得遠遠的,怎么可能會救她?

    為今之計,只能自救,可憑她一己之力,怎么能與皇權抗衡?蘇億瑾心中忽然想到一個人,暗下決心后,將頭上的發釵取下,正色道:“九皇子,你是否真心想幫我?”

    夜廷風不解其意,忙點頭:“當然,否則也不會冒險到天牢來見你。”

    蘇億瑾懷著賭一把的心態將發釵交給他,叮囑道:“煩請九皇子將這發釵交與軒王,就說‘我答應他’,他自會明白。”

    夜廷風沒有想到蘇億瑾與軒王還有交集,用一種不可捉摸的眼神打量著她。

    蘇億瑾被他的眼神看得相當煩躁,不耐煩道:“你看什么看,我和軒王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姐這輩子都不會與你們皇室中人有任何牽扯,你幫還是不幫?”她真是受夠了。

    夜廷風連忙收起發釵:“幫,當然幫。”隨后便消失在這天牢之中。

    蘇億瑾嘆了口氣,跌坐在地,冷笑一聲,沒想到到頭來,為了保命,還是得乖乖地去求軒王幫忙,這是什么世道。

    第二日,宮中便來人,將她帶入宮殿中審問。

    蘇億瑾沒有想到金陵天子會親自在朝堂中審問她,而富麗的朝堂中,皇后和一名容貌艷麗的妃子分坐在皇帝兩側,軒王,太子和九皇子帶著文武百官分別站在兩排,氣氛肅穆,空中彌漫著一絲緊張的氣息。

    我靠,這么大陣仗,蘇億瑾心驚膽戰小心翼翼地步入了朝堂,感覺雙腳像灌了鉛般沉重,她可不是什么見過大世面的人,審問就審問唄,何必搞這么大排場,真是比當初考博時還緊張。

    蘇億瑾輕輕抬頭,第一次見到金陵國的皇帝,氣勢威嚴,不怒自威,讓人產生一種不寒而栗的距離感。

    “臣女蘇億瑾參加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蘇億瑾強力壓制心中的緊張感,故作淡定地跪下,學著電視劇里的行話行禮道,可是雙手輕微的顫抖出賣了她的緊張。

    夜寒軒似乎看出了她輕微的變化,嘴角輕輕上揚,閉上了眼睛。

    “抬起頭來。”金陵皇帝的聲音也仿佛一座冰山,與夜寒軒不相上下。

    蘇億瑾微微抬頭,眼神卻是飄忽散光,避免與他的目光正面相接。

    “果然是蘇將軍的女兒,即便被打入天牢,還能如此鎮定自若。”金陵皇帝捋了捋胡子,臉上的威嚴不減反增。

    “多謝皇上謬贊,臣女是冤枉的,心中無愧,自然無所畏懼。”

    “好一個心中無愧,無所畏懼。”金陵皇帝突然提高聲量,望向冷嬋娟,“皇后,你說她是不是冤枉的?”

    冷嬋娟面色柔和,低頭道:“回皇上,臣妾相信皇上的盛裁,不敢妄論。”

    “她可是辰兒的未婚妻,你就不為她辯解?”皇帝若有深意道。

    “皇上,她是她,辰兒是辰兒,他們兩人雖有婚約,但大婚之前,并無關聯。”冷嬋娟明白孟貴妃此舉是在針對自己,為避免引火燒身,只能與蘇億瑾撇清關系。

    失了蘇億瑾,不過是失了蘇家一個助力;若中了孟貴妃的圈套,恐怕鳳位難保,得不償失。

    “此言差矣,皇后娘娘,臣妾聽說太子經常出入蘇府,和蘇億瑾交往甚密,不知可有此事?”孟貴妃眼波流轉,眸中閃過一絲陰狠之色。

    冷嬋娟只是微微笑了笑:“不知孟貴妃是從哪里聽到的謠言,并無此事。”

    “哦,”孟貴妃意味深長道,“皇上,風兒如今仍重傷未愈,你一定要為風兒討一個公道啊。”語氣嬌柔,聽得在場的男人心跳加速。

    聽說孟貴妃媚術了得,果然比傳說更甚。

    皇帝心中的天平隨著這一生嬌羞自然偏向了孟貴妃一方,呵斥道:“蘇億瑾,你可知罪?”

    “臣女無罪。”蘇億瑾這才明白,原來孟貴妃冤枉她是刺客,是為了對付皇后,真是躺著也中槍,這枚棋子不好當。

    “還敢狡辯。”皇帝猛地拍打龍椅,“如今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么話可說。你可知刺殺皇子是誅九族的大罪?”

    蘇億瑾雙手緊緊扯住衣角,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請問皇上,何為人證,何為物證?”

    大家都因她那雙毫不畏懼的雙眼驚呆了,只覺得她全身散發出一種堅毅的色彩,若換做一般貴族女子,早就哭暈在當場,哪兒還有勇氣為自己辯解。

    “傳人證,物證。”皇帝也被她的神色驚呆,而這種神情,像極了當年的她。

    周公公帶著一柄寶劍走入朝堂,跪地行禮后,道:“啟稟皇上,奴才是人證,而這柄劍便是物證。”

    我靠,蘇億瑾真想質問他,這柄劍上有她的指紋嗎?可惜在這個朝代根本不存在指紋這種高科技,所以可以任由他們指鹿為馬,冤枉好人。

    “請問公公,你說你是人證,你可親眼看見我將這劍刺向九皇子?”蘇億瑾眼神犀利,一身正氣地問道。

    “對,是我親眼所見。”周公公并沒有被她的眼神嚇到,反而露出一絲狡黠的表情。

    靠,真是睜眼說瞎話。蘇億瑾對他徹底無語,如果對方一口咬定,自己必死無疑,忽然靈機一動,看向夜廷風,不等別人說話,便搶先道:“九皇子,請問是我刺傷了你嗎?我相信在場之人,只有九皇子最有發言權,他說的話也最有信服力。”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