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神秘人現身

    斂行可以肯定,在長槍刺中魔心的那一瞬間,他確確實實的捕捉到了魔心的氣息,可是總覺得有一絲不對,但到底是哪里不對他也說不上來。

    容不得他多想,魔心的身影再次出現。

    斂行越來越覺得不對勁,手中的長槍已經不知刺穿多少次魔心的身體,可每次都是一樣的結果。

    此時自己已經氣喘吁吁,反觀魔心似乎從開始到現在一直保持著最佳的狀態,他不相信魔心不可能一點消耗都沒有。

    正當他沉思時,魔心的長鞭已經近在咫尺,斂行暗道一聲:“糟糕!”。

    噗呲一聲!

    魔心的長鞭刺穿了斂行的小腹,斂行不顧受傷的腹部,反手拔出長鞭,抓住長鞭往自己身邊用力一拉,魔心整個身體不受控制的飛向斂行。

    斂行冷笑一聲:“這下算是抓住你了吧!”

    斂行不給魔心任何反應的機會,對著魔心一記橫掃,左手擒住魔心的脖子,右手狠狠一記重拳打在魔心的的腹部。

    這一次,魔心的身影不再消失,而是重重摔在了地上,斂行見狀不給魔心喘息的機會,短短的瞬間將所有的靈力凝聚在右手,霎時間,斂行整只右手充斥著一條條電流,發出滋滋的聲音。

    “雷霆之怒!”

    斂行最后一記重拳,狠狠的砸在了魔心的身上,以魔心為中心,周圍直接被砸出了一個大坑,巨大的破壞力讓周圍頓時煙霧繚繞。

    斂行終于松了口氣,腹部的傷讓他有些疲憊不堪,不過好在自己總算是贏了。

    “咳咳咳!”

    煙霧里傳來了一道斂行熟悉的咳嗽聲,隨著一道虛弱的聲音傳來:“斂行……沒想到你居然是龍邢的人。”

    斂行大驚失色,揮散煙霧一看,龍淵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渾身冒著煙,身上的皮膚似乎被燒焦了一般,有些發黑,胸口處有一個發黑的、拳頭般大小的傷口,很明顯那就是斂行剛才最后一擊所造成的。

    “怎么會這樣?”

    斂行有些發狂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明明剛才自己攻擊的對象是魔心,原本應該躺在那里的魔心卻變成了龍淵。

    龍淵虛弱的聲音繼續說道:“沒想到你居……背叛我,斂行,我看錯你了。”

    斂行顫抖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喃喃自語道:“我……背叛了……神界?我親手殺了自己王?”

    “你讓他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魔心看著不遠處表情惶恐的斂行問道。

    魔靈吐了吐舌頭,調皮的說道:“也沒什么啦,就是讓他體驗一下自己親手弒王是什么感覺,不過他似乎有些接受不了呢!”

    魔心有些驚異的看著魔靈,魔靈精通幻術她是知道的,但她沒想到外表乖巧可愛的魔靈內心這么陰暗,自己親手弒殺了自己效忠的王,別說是斂行,換做她也接受不了。

    一時間不由得有些憐惜的看了一眼斂行,就在這時一只漂亮的蝴蝶輕輕落在魔心的耳朵上,翅膀不停地扇著。

    “噢?終于來了嗎?”魔心會心一笑,拍了拍魔靈的腦袋,把蝴蝶遞給魔靈說道:“主上要找的人出現了,該你把他揪出來了!”

    “噢!好的,看我的!”魔靈乖巧的點點頭。

    魔靈把蝴蝶放在手心,手指輕輕點了一下蝴蝶,隨后蝴蝶的翅膀便開始珊著翅膀掙扎了起來,似乎它正在承受著痛苦。

    過了片刻,蝴蝶停止了掙扎,魔靈睜開眼,驚喜的說道:“找到了!”

    魔心沖著天空中的兩道虛影喊到:“主上,獵物出現了!”

    聽到魔心的話,龍邢也不再與龍淵糾纏,一個閃身來到魔靈面前,“把位置告訴我!”

    魔靈把手打在龍邢的手心,頓時龍邢的腦海里就浮現出一副副畫面,根據腦海里的畫面,龍邢看到不遠處的一顆樹上,一個帶著面具的人正在遠遠的注視著這里的一切。

    龍邢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龍淵說道:“熱身到此結束,接下來來點真格的。”

    說罷,龍邢整個身體火光沖天,一道熾熱的火焰彌漫在半空中,龍邢慢慢騰空升起,將整個身體融入到火焰之中。

    原本擴散的火焰在龍邢的融入之后,頓時變得有了靈魂起來,開始慢慢匯聚起來,最終幻化成一條巨大的火龍在天空中咆哮著。

    “正合我意!”

    龍淵則不甘示弱,騰空而起,頭頂上開始烏云密布,雷聲滾滾,一道道刺耳的雷聲接連不斷。

    無數道雷電以龍淵為中心匯聚了在一起,也幻化成一條與火龍不相上下的雷龍。

    嘭!

    兩條巨龍相撞在一起,發出一聲驚天巨響,無數顆巨大的火球從天而降,同時還夾雜著一絲絲雷電在其中。

    “不好!快結陣!”天機軍的士兵們開始變化隊形,“天機雙防陣,起!”

    霎時間,整個天機軍的上空出現了一道屏障,阻擋住了從天而降的火球。

    魔心也站到了魔靈的身前,單手撐起了一道屏障,把兩人護在其中。

    意識被封鎖在魔靈的環境中的斂行在被一顆火球砸中以后也清醒了過來,見到此景來不及多想,也撐起一道屏障。

    約摸過了一盞茶的時間才平靜了下來,而此時的周圍已經成了一片火海,天空中兩道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眾人仔細一看才發現,龍淵的長槍刺穿了龍邢的身體,而龍邢手中的長刀則偏了一點,只是砍在了龍淵的肩上。

    斂行揉了揉眼睛,再看一遍眼前的這一幕,又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有些難以置信。

    龍淵拔出刺在龍邢身體里的長槍,龍邢整個人便從天空中落了下來。

    “吾王萬歲!吾王萬歲!”

    見到自己的王勝利了,天機軍的士兵了熱烈的歡呼了起來,只有斂行看著龍淵的身影有些奇怪,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到底哪里不對勁又說不上來。

    龍淵的身影從天空中慢慢落了下來,見龍淵落了下來,斂行立馬沖過去扶住龍淵。

    “哎呀呀!雖然看的不夠精彩,不過也算一出好戲了,畢竟神王與魔王的戰斗可不是隨時都能看得到的。”

    一道沙啞的聲音突然回響在周圍,斂行一馬當先攔在龍淵身前,而天機軍的士兵們也紛紛結成一個四方陣,把龍淵包圍在中間。

    這時一股狂風刮過,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上空。

    斂行握緊手中的長槍,警惕的看著空中這個帶著面具的人問道:“你是什么人?”

    面具人看了看遠處倒在血泊中已經沒了氣息的龍邢,又看了看斂行身后奄奄一息的龍淵,說道:“我是什么人?自然是來送你們上路的人。”

    聞言斂行立馬發號施令:“所有天機軍聽令,隨我掩護圣上的親衛隊護送圣上撤退!”

    面具人看著眾人嘲諷道:“別做那些無用功的事情了,魔王與神王一死一傷,妖王心灰意冷,千百年來,三王鼎立的格局將在今天迎來終結!”

    說著,面具人身上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威壓,瘋狂的繼續說道:“而我,將成為整個三界之主,如果你們現在臣服于我,我也許會考慮放你們一條生路!”

    斂行正要說話卻被身后的龍淵打斷道:“噢?你殺了云成,搶了雙月鏡與九星盤,就是為了一統三界?這就是你的目的?”

    面具人看著虛弱的龍淵自信的說道:“當然不止一統三界這么簡單,不過對于一個將死之人,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看在你是神王的份上,我可以給你個公平的死法!”

    龍淵冷笑的看著面具人說道:“你真以為,你贏定了?”

    “怎么?難道你覺得現在你有勝算?”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