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無限沉淪

第一卷 一切的開始 第六十三章 強制任務

    “我可是很久都沒有見到外來者了,我已經來這個研究所已經五年了,你們還是第一批在我之后來到這里的。”

    楚飛陪著廖宇和鄭威往安排好的房間走去,一路上爽朗地大聲跟廖宇聊著天,廖宇雖然精神已頗為疲憊,為了情報還是只能繼續跟楚飛周旋著。

    “五年?原來楚兄不是這個研究所的第一批人啊。”

    既然大家都是華夏人,楚飛能打感情牌,廖宇自然也會。

    “當然不是。”楚飛搖了搖頭,講起了他來到這里的經歷。“自從大災變后,全世界除了各個主要大城市,類似紐約、京城、巴黎這些首都或者省會,其余地方完全是看臉,這些怪物沒到的地方說不定比這些首都過得還好,至于出現了的地方嘛,不用說你也知道。”

    “我家在華夏的沿海,事發后跟著大家乘船逃了出來,誰知道海里面也不安全,反正后面算我運氣好,一路漂泊,總算沒死在海上。”

    說著楚飛指了指自己腰部的左側,自嘲道:

    “這里當初被撕下一大塊,我原以為自己都要死了,沒想到死前被沖到了岸邊,被救起來時傷口都泡爛了,現在這里每到雨季都是又痛又癢。”

    廖宇沒有接話,這種時候多說不如少說,一旦開口就很容易露餡。

    “雖然你們沒有明說,但是我大致猜得出來,你們應該都是來自大城市的,這些怪物畢竟還是太少了,我們人類抱起團來他們還是拿我們很難辦的。”

    “都是相對而已。”廖宇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不過你們是第三人類研究所,這里應該還有別人吧。”

    楚飛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

    “廖兄果然是第一次來,跟其他第一次來的人一樣。大家都以為有別的研究所,其實啊,這里最初就是一群軍人帶著一群人逃難來到這里的,這里有著他們海軍在二戰時期建的一個秘密基地,所以除了軍方資料,其余地圖應該都沒有這里的坐標才對。當時為了紀念最初的那批軍人來自獨立團第三營,所以就叫第三人類研究所了。”

    “名字嘛,當時主要人員都是軍人,別那么在意了,也就叫著順口而已,后來陸續有一些學者教授也來到了這里,這才慢慢有點樣子了。”

    廖宇明白他專門提到坐標的事情,知道這關系到這批人最重要的希望,如果自己始終避而不答,只怕萬一對方耐心耗盡,做出什么過激的舉動。

    他故作沉吟一番,這才開口道:“我們也不清楚,為了活下去,我們什么任務都接,這次是由雇主直接將我們送到這里來的。他們的理由是利用衛星觀測到了這片島嶼似乎有他們感興趣的恐龍,所以才將我們送過來了,別的我不是很清楚。如果你們想要跟外界取得聯絡,我只能在任務交接時幫你們問問,但是我不敢保證。”

    廖宇這番話也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通過這里人的表現和外面怪物的實力來看,廖宇基本可以肯定至少五常這個等級的國家,有軍隊駐守的重要城市應該都沒問題,并且衛星這一類通訊手段應該都是完好的。

    楚飛聽后臉上神情輕松了不少,談判往往就是這樣,要是廖宇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他反而會立刻生疑。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的房間就在這里了。”

    楚飛說著拉開了左側的鐵質房門,房間里面極為簡陋,出了兩張木床,只有一張木質床頭柜和一盞極為簡陋的臺燈,從燈罩上能很明顯地看出手工的粗糙痕跡。

    “東西在床上,絕無遺漏,你們可以隨意檢查,廁所在走廊的盡頭。”

    “楚兄的信譽果然是一諾千金,那……”

    楚飛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安撫道:“具體的任務恐怕要晚上才能告訴你們了,你們先安心休息好了。你們要的恐龍血液需要申請實驗室那邊,任務前可以先付三分之一。”

    廖宇聽見三分之一的話,眉頭明顯皺了一下,好在廖宇僅僅有些不滿,最終還是沒有就此發難。這讓楚飛暗地松了口氣,雖然這里是他們的大本營,但是常年呆在這里,他們對外界的消息的渴望比廖宇兩人想象的還要迫切。

    等到精神世界中,楚飛的靈魂印記的確走遠了,廖宇和鄭威這才全身放松地癱倒在床上。

    “啊~從來沒覺得床是這么舒服的東西。這么一想,上次在城堡里住的貴族床還真舒服。”

    鄭威徑直躺了下去,轉著頭打量著這個房間,還用手敲了敲一旁的鐵皮燈罩。

    “這年代的人生活可真簡陋啊。”

    廖宇一邊活動著手臂,準備再自行處理下傷口,一邊回應道:“不錯了,用我們的眼光看當然不行,這是因為我們站的位置比較幸運而已。一群人逃難到這里,在這么危險的情況下一點點建立起這個基地。說實話,我個人挺佩服他們的。他們基地門口那個數噸重的大門,可能真的就是這個基地的一點門面了。”

    “換我們,可能做的比他們還絕吧。”鄭威說的是之前他們猜測伍爾夫等人搶奪恐龍幼體的事情。

    “時代背景不一樣而已,任何站在無數先輩努力的積累上,利用道德高點去指責,甚至污蔑他人的做法,跟那些天天嚷著環保的蠢貨可就沒什么區別了。”

    廖宇已經處理好了傷口,拿起了這里給他們準備的毛巾。

    “走吧,稍微洗漱下,開始冥想吧。”

    晚上用過餐后,兩人被單獨帶到了一個房間內,楚飛提著一個銀色小箱子推門走了進來。

    “這里有十二種恐龍血液的樣本,你們可以看看里面是否有你們需要的。當然了,這不可能全部一次交給你們,你們最多只能從中取走6份樣本,你們只要能夠給我們帶回三只幼體,我們就能把剩下的6份全部給你們。”

    廖宇和鄭威仔細掃過上面的標簽,箱子里放有20根試管,顯然里面有一些重復的。廖宇一邊根據這個推測著這個基地的實力和四周恐龍的分布,一邊問道:

    “如果不止三只呢。”

    楚飛爽快地答道:“那當然是可以拿走更多了,要知道這個還真不是我說了算,只要你們能帶回那些小家伙堵住那幾個老頭的嘴,我個人是沒什么意見的。”

    箱子里除了迅猛龍、美頜龍這樣的小型恐龍,廖宇甚至還看見了雷龍的血液樣本,看來這些人這些年在這里能夠堅守這么久的確是有些實力。

    “你們有對這些恐龍做實驗嗎?”

    廖宇裝作不知的樣子,用手指指向了箱子內貼有實驗體字眼的血液標本。

    “嗯,為了活下去,總要各種辦法都試試,可惜的是這里的條件太簡陋了,我們勉強弄出的幾只實驗體都不合要求,完全無法接收我們的命令,最終都被我們處理掉了,這是剩下的血液樣本,不知道你們是否需要,拿來給你們看看。”

    廖宇當然知道楚飛沒有說實話,以廖宇那個年代的生物水平,要真的是生物基因改造工程的實驗體,他們都無法保證能活多少天,而鄭威和他可是剛剛在外面遇見過不下一只的實驗體。

    只不過廖宇也明白,雙方還處于相互警惕的初級交易階段,所以也沒有說破,點點頭繼續挑選著血液樣本。

    最終兩人拿走了需要的六份樣本,其中廖宇獲得了原生傷齒龍血液樣本兩份,雷龍血液樣本一份,恐爪龍血液樣本一份。而鄭威拿到了恐爪龍血液樣本一份,兩人的任務最低標準總算是完成了。

    這任務看似簡單,但是正如廖宇跟鄭威分析的那樣,最初的小型恐龍就那么幾種,沒有交通工具的探索者還不一定能全部都碰到。隨著補給缺少和時間截止的逼近,任務的難度是呈指數型增長的,最后的期限內,探索者為了不被抹殺,必然要瘋了一樣地去攻擊大型恐龍,而這個存活率想一想也知道低得令人發指,尤其是在寒塘不允許探索者共分一頭恐龍的情況下。

    廖宇兩人則是在第一時間就發覺了其中的問題,并在第二天就有意朝著有人類活動跡象的方向靠攏,這才能夠如此提前地完成這個任務。

    就在鄭威收起所有血液樣本準備回去再分時,廖宇卻突然開口攔下了楚飛。

    “我需要再要一份雷龍的血液樣本。”

    楚飛皺了皺眉,有些為難道:“這恐怕不行,你們應該知道雷龍的體型,我們要拿到他們的血液是極為艱難的事情,每一份血液樣本都是極為珍貴的。哪怕是這一次,我也是費了好大功夫,得罪了那些研究院的人才拿給你們的。”

    最終在又一番談判后,廖宇再次獲得了一份雷龍的血液樣本,而代價則是兩人必須帶回四只幼體。

    回到房間后,鄭威拉著廖宇很是不解地問道:“其實真沒必要為了我去冒險談這個的,如果獅子大開口,很有可能給對方我們拿到這份樣本就不需要之后樣本的錯覺了,萬一激怒了對方,手上這份可能都留不住了。”

    廖宇則是搖搖頭嘆息道:“你以為我不想穩妥行事么,但是寒塘很多東西是跟我們那里一樣的,你多出這份血液樣本,功勛值之后應該會多不少。而且我之前給你說過了,我這次必須要冒險一點行事了,所以別這樣,我也不是完全為了你。”

    “再說,我們任務完成后,不是可以選擇何時回歸嗎,看看明天情況再做決定吧。”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所有的血液樣本都依次抽入針筒中,很快他們就收到了任務完成的提示。

    而沒過幾分鐘,炎印再次收到的消息卻讓兩人都臉色為之一變。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