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元旦是中國的小年,也是很隆重的節日,隨著馮丹囑咐,假期也正視開始了。

    “同學們,這假期三天一定要注意安全,另外,明年再見嘍!”

    ……

    徐兮收拾好書本裝進書包就要往外走,馬伯山在后面干瞪著她。

    見徐兮沒等自己,馬伯山急的叫了一聲。

    “喂!徐兮!”

    徐兮應了一聲,回過頭去疑惑地看著他。

    “你等等我!”

    “好!”

    見徐兮答應了,馬伯山把書包扔在了侯凡桌上。

    對著還在玩游戲的侯凡囑咐道,“猴,我先走了,你幫我拿著書包。”

    侯凡想說不,但馬伯山沒給他這個機會,書包丟給他后,就拉著徐兮的手快步走出了教室。

    氣的侯凡干瞪眼。

    ……

    被馬伯山攥的手疼,但徐兮還是很享受這一刻的,不過內心也有點慌,這可還是在教學樓啊!

    萬一被老師碰到了怎么辦?

    不過,幸好一路順風,直到學校外,除了同學們那羨慕、驚嘆的目光,沒有遇到個老師。

    走出學校后,馬伯山才把徐兮的手放開,插進褲兜。

    倆眼大眼瞪小眼,很奇怪地氛圍,見馬伯山此時的神情,像是個怨婦,呃……不對,是怨夫。

    徐兮用手指敲打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她現在懷疑她是不是又惹他不高興了?

    可她這幾天,她覺得自己還挺安分的,每天的生活三點一線,家、學校還有馬伯山。

    似乎自己沒做錯事,徐兮想揉揉腦袋,但還是沒好意思舉起手。

    “那個……你怎么了?”徐兮有些心虛地躲閃了他的目光,手也不安分地扒拉起自己的手指了。

    “你緊張啥?”見徐兮這緊張的樣子,馬伯山那嚴肅的表情突然笑了。

    徐兮“哦”了一聲,又小心翼翼地問道,“那你剛才臉怎么那么臭?”

    本來徐兮想說幽怨的來,可一想男的似乎用幽怨這個詞有點娘,用嚴肅吧,好像自己很重視這點事,那就用臭吧!反正意思都差不多。

    “啥?你說誰臉臭啊?你缺心眼是吧?”馬伯山的表情瞬間又變了,變急了。

    “你才缺心眼呢!”徐兮不滿地抿了抿嘴唇,又說她,跟個毒舌婦一樣,不知道女朋友是來寵的嘛!

    見徐兮似乎有些不滿,馬伯山大手一揮“算了,不和你計較了。”

    “什么叫算了!明明是你先說的我!”徐兮得理不饒人地埋怨了一聲。

    明明就是嘛!說她缺心眼!

    馬伯山有些尷尬,但覺得此時生氣模樣的徐兮還挺可愛的。

    紅紅鼓鼓的臉蛋,像個蘋果。

    他撓了撓頭發,一時尷尬了,本來他還有好多話跟她說的,但此時都說不出口了。

    長話簡說吧!

    “徐兮,這幾天我要跟我爸媽去別省一趟。”

    徐兮“哦!”了一聲。

    馬伯山的反應瞬間又亮了,“哦?你哦什么哦?”

    徐兮也有些不知所措地“啊?”了一聲,她不應該說哦嗎?

    她覺得自己沒問題啊?這人又作什么妖?

    馬伯山見此時徐兮無辜的樣子,上前使勁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這一下還挺疼的,徐兮瞬間就捂住了腦袋,惡狠狠地盯著他。

    “馬伯山,你干嘛!”

    “不干嘛啊!”馬伯山漫不經心地說了聲,可讓徐兮看,他這分明就是沒事找事!

    “有病!”徐兮幽怨地嘀咕了一聲。

    就是有病,而且病的還不輕,等以后她那天掙到錢了,一定要拉著他去趟三院看看。

    “誰有病啊?你才有病呢!我剛才說我出去幾天,你就只哦了一聲?你這是心里沒我啊?還是不關心我啊?”

    徐兮瞬間就石化在原地,天呢!原來問題在這啊!

    她想笑,但忍住了,真的是小孩子脾氣來,這么大的人了,還說這種話,不害臊。

    徐兮輕輕地踮起腳,然后也往馬伯山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聲音蠻橫地說道。

    “對啊!我才不關心你呢!”

    ……

    徐兮盤坐在床上,臉上氣鼓鼓的,生著怨氣。

    他也真是,走就走了,連QQ,微信都不上了,徐兮靦腆著個臉給他發消息他也不回。

    以前都是他主動給她發的,這次終于輪到她了。

    可……他也不回。

    好氣人!

    她也不好意思給他打電話,就這么盯著手機,似乎和寶貝一樣,一有聲音她就趕快打開看看,但都不是他。

    “徐兮!都幾點了,還不起床!”陸云在客廳里向她吆喝了兩聲。

    “起了~”徐兮懶洋洋地說了一聲,她是真起了,不過就一直趴在床上。

    一是不想起,二是等馬伯山回信息。

    這算算已經是假期的第二天了,還有明天最后一天的時間了。

    她來子都的時間不長,所以朋友少,算來算去,就那么幾個。

    所以她也懶的出門。

    ……

    兩天的時間轉瞬即逝,次日第三天,徐兮被包裹著像個小粽子一樣,蜷縮著趴在床上,還沒睡醒,一道刺耳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徐兮朦朧地爬了起來,然后呆呆地看著手機屏幕。

    看了三秒,第四秒睡意全無,媽呀!終于回她了!

    “喂!有事嗎?”徐兮先是哼了哼嗓音,女孩子要矜持。

    “有啊!我回來了,而且你猜猜我現在在哪?”

    “不猜!哪啊?”

    真香啊!

    “你家小區外的超市,然后往左轉有個小公園,然后我就在那了!”

    徐兮:“……”

    “真的!”徐兮驚喜地大叫了一聲,叫完后下意識地捂住了嘴巴。

    說好的要矜持呢?

    “你反應那么大干啥?我和你說啊!你快點給我過來,你也知道我長得太帥了,我現在跟個猴一樣被人給圍觀,還有剛才居然有個老太太要把她的孫女介紹給我!”

    徐兮:“……”

    這是要氣她啊?還是要讓她吃醋啊?

    “那介紹給你,你就要唄!”

    “你這說的什么話?那個女的都二十好幾了?我才多大?”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那個女的要是和你一樣大的話,你就要嘍!”

    徐兮眼神瞬間就幽怨起來,吃醋的樣子,可惜馬伯山看不到。

    “那肯定不了,這世界那個女的能比上你啊?”

    這才徐兮心滿意足地勾勒起了嘴角,哼!算你識相!

    “你快別再說了,我現在還在這凍著呢!你快來找我!”

    徐兮剛想說話,馬伯山就掛了。

    好家伙,氣人!不應該是女孩先掛嗎?不禮貌。

    突然馬伯山又打了過來。

    “喂!”

    “對了,徐兮你給我那件衣服,我冷!”

    說完馬伯山又立馬掛了,好像和她多說幾句話會死一樣。

    徐兮無語地用手指使勁地戳了幾下馬伯山的QQ頭像。

    “誰允許你先掛電話的?多和我說幾句話會死啊?還有你為什么總是讓我給你拿衣服,這次就不給你拿,氣死你,呃……不對,應該是凍死你!”

    徐兮穿好衣服,簡單地梳了下頭發就下樓了,當看到馬伯山時,想笑。

    拿著打火機取暖。

    馬伯山也瞬間看到徐兮了,他興奮地趕緊向她走了過去,走到她面前,然后左瞅瞅,右瞧瞧。

    “衣服呢?襖呢?”

    “哈~”徐兮尷尬地扒拉下了手指,“對不起啊?我忘了。”

    場面立馬就變得寂靜起來,徐兮有些心虛,早知道他穿的這么少,就給他拿了。

    他也是,這么冷的月份,還總是穿的那么少,又不是出來賣的,要那么好看干什么。

    “算了,我也就是說說!”馬伯山嘆了口氣,這次他回來為了專門蹭她的衣服穿,穿的還特意比平時更少了。

    看來今天過后,他應該是要去醫院打吊瓶了。

    “要不……我給你去買一件吧?我給你買?”

    “好啊!”徐兮沒想到馬伯山一口就答應了。

    話說,他不是應該先拒絕上兩聲嗎?看來偶像劇的套路還是不能應用于現實當中啊!

    “走吧!”接著馬伯山就上前去拉徐兮的手,但剛碰了一下,就被徐兮給打掉了。

    她往周圍瞄了瞄,“這周圍都是些鄰居,所以……”

    馬伯山給了她一個我懂的表情,然后瞬間就裝作不認識她了,直走了十幾米遠,連看徐兮一眼都不看。

    徐兮有些氣惱,她實際想說,“這周圍都是些鄰居,所以手就別拉了,但……還是可以一起走的嘛!”

    隨后他們來到了一家不大也不小的商場,徐兮和馬伯山去了男裝區,但馬伯山這人也太挑剔了。

    徐兮給他挑了好幾件,他都嫌不好看,此時的徐兮真想上前去敲他的腦袋。

    有沒有搞錯啊!他一個女的都沒有他一個男的挑剔!

    還有她作為他的女朋友應該給他隨便挑一件,他都應該欣喜若狂吧?

    他怎么不安套路出牌呢?

    連在旁邊跟著他們的售賣員都在捂著嘴偷笑,也是,他們倆現在的情況太過搞笑。

    男孩長得帥,女孩長得美,但男孩太過傲嬌,相同女孩也太過傲嬌。

    女孩給男孩挑了很多衣服,但男孩都嫌棄。

    最后女孩氣得說,不給他挑了,讓他自己挑。

    但男孩說,剛才可是你自己說給我買的,別耍賴。

    女孩反問,那我給你挑了那么多,你怎么不要?

    男孩說,那就說明你的眼光差!

    女孩說了一個滾,接著男孩跟女孩嘀咕了一聲。

    “我覺得咱倆買一件情侶的衣服比較好,你說怎么樣?”

    這時,女孩和售賣員才恍然大悟,原來這男孩嫌棄了那么多,就想買情侶衣啊!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