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大明第一媳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七章 托付

    跪在地上的瑞兒渾身已經打起冷顫來了,沒敢抬起望著眼前的蔡氏,而是一邊不停地給蔡氏磕著頭,一邊含著哭聲道。

    “求太太恕罪!求太太恕罪!奴婢實在是逼不得已,才幫著老夫人做事的!

    奴婢原是老夫人院里伺候的丫鬟,后來老夫人就把我們幾個調了過來。老夫人明面上說是要我們好好照顧太太,實則是把太太屋里發生的一切,都報到老夫人那里。”

    “老夫人為何要這樣做?我的日子已經不長了,為何老夫人還要把你們安插過來,她到底想做什么?”

    蔡氏一聽是馮老安人把她們幾個安插進來探聽消息的,一下子火氣就涌了上來,把原來慘白慘白的臉上,都帶了幾分紅色。

    瑞兒見蔡氏大怒,生怕她拿了自己出氣,把自己趕出府去。就把自己所知道地,統統告訴了蔡氏。

    “太太,老夫人說,您雖病著,但手里拿著掌家對牌鑰匙,府里伺候的丫鬟婆子,都受您調配。若是想要讓紅姨娘順理成章來接替了您,還需從您手里拿走掌家對牌鑰匙。老夫人喊我們過來,就是來套取您掌家對牌鑰匙是放在哪里的?”

    瑞兒嘴上說著,心里已經慌做了一團。

    因為她方才那番話,不是馮老夫人親自和她說的。而是出了后罩房的時候,雨燕姑娘追上她,特地叮囑她的。

    說若是回去之后,蔡氏問起,就說老夫人是為了能讓紅姨娘順理成章頂了管家大權,才派她們來蔡氏屋里探聽消息的。

    誰知道伺候了這么些日子,她們連掌家對牌鑰匙的影都沒看見。

    只有把這件事推到紅姨娘和老爺的身上,才能把老夫人從這件事里頭摘出來。到時候若蔡氏為了此事和顧禮華鬧將起來,那都是紅姨娘的過錯。

    到時候老夫人既處置了紅姨娘,又敲打了老爺,又加重了蔡氏的病情,這可是個一箭三雕的計謀!待蔡氏選定了繼室的人選入府之后,這蔡氏也沒多少活日了。

    聽瑞兒那樣說了一通,蔡氏有些不相信,怎么連母親也站到六郎那邊去了?

    母親不是一向和六郎不睦,為了那紅姨娘的事,多次和六郎置氣嗎?怎么如今為了六郎,竟然幫著那紅姨娘,來謀奪她手中的掌家對牌鑰匙?

    蔡氏在軟榻上頭坐定,忍著嗓子眼里頭的難受之感,問了句。“瑞兒,這些事情你可是聽老夫人親自說的?老夫人真的為了那紅姨娘,來奪我手里的對牌鑰匙?”

    瑞兒忍著心中的慌亂,點了點頭道:“太太,奴婢敢對天發誓,奴婢所說,句句屬實。若是奴婢說了半句假話,一定叫奴婢不得好死!”

    瑞兒這誓發的很是及時,讓在場的蔡氏和秋華都相信她方才所言,句句屬實。

    可又有誰會想到,這是馮老安人想出來的一個一箭三雕的計謀?借著謀奪那掌家對牌鑰匙,消磨了蔡氏對顧禮華最后的一分情義!

    “太太,您萬萬不能再心慈手軟下去了!俗話說,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您就是對那紅姨娘太過寬容了,縱得她在老太太,老爺面前,說了您不少的閑話。想要借著謀奪掌家對牌,來架空您呀!您必須要給那紅姨娘些教訓才好呀!”

    秋華望著蔡氏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心里頭又氣又急,忍不住又說了一通。

    只希望能把蔡氏給說動,讓太太趁著如今這個機會,把紅姨娘那小蹄子給收拾了。若是太太再這樣沉默下去,只怕紅姨娘該得意到她們門前來了。

    讓秋華把那瑞兒帶下去之后,蔡氏終于忍不住嗓子眼的難受了,猛咳了一陣,喝下了幾盞湯藥,才了壓下去了。

    一旁伺候的丫鬟,則是拿起高幾上頭擺著的美人捶,輕輕給蔡氏錘著背,只希望她能好受一點。

    看到了高幾上頭擺了幾道精致的點心,有大廚房一早就命人送過來的藕粉桂花糖糕和玉米餅,蔡氏想著沐小郡主應該沒嘗過朋普的藕粉桂花糖糕,就喊了人,裝了一些送了過去。

    “太太,您這幾天又病了,那沐小郡主也沒來看看您。倒是您,心里頭記住她,大廚房送了什么點心過來,您都會讓丫鬟包了,給她送過去!”

    給蔡氏錘著腿的丫鬟見旁邊丫鬟把點心封好之后,仔仔細細地放在了食盒里頭,忍不住抱怨了下。

    “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可是難了。如今我病著,難不成叫她一個郡主來身邊侍候嗎?我雖說是郡主的姨母,可和她母親沒有什么交情,她能喊我一聲姨母,便是親近了。”

    蔡氏話罷,又猛烈地咳嗽起來,原本蒼白無色的臉,一下子就咳得通紅起來。

    捶腿的丫鬟見狀,忙把旁邊的茶盞端了過去,蔡氏勉強喝進去半口,才壓住了那咳嗽。

    “太太的身子越發不好了,老夫人和老爺都不來瞧您,覃大夫也要隨著林老夫人和三姑娘回澄江。到時候您離了覃大夫,這病情反復起來,可該怎么辦呀?”

    這捶腿的丫鬟跟在蔡氏身邊多年,一直盡心侍奉,蔡氏對她,也很是疼愛,待她病逝之后了,恐怕這小丫鬟得調去別處當差了。

    至于當的是什么差,她想著應該沒有在自己院子好吧?

    “覃大夫是林老夫人特地從正定請下來的,原先請了覃大夫下來,是為著齊氏腹中孩兒,如今齊氏已經平安生產,這覃大夫,我們理應是要送回正定的。只是我病著,他一直來照看著,這才拖了許久。”

    蔡氏一通話說完,感覺用盡了全身僅剩的力氣。此刻臉色難看得很,怕是已經在拼命撐著了。

    捶腿的丫鬟看著蔡氏的臉色越發不好,趕忙把銀吊子上頭煨著的姜湯倒了一碗出來,伺候著蔡氏喝了下去。

    “太太,這姜湯里頭放的藥材都是上好的藥材,覃大夫說太太喝完了這劑藥,只怕身子會大好。雖然這湯藥難聞,但請太太先忍忍!”

    蔡氏看著小丫鬟一副盡心盡力服侍的模樣,心里頭暗道,這樣可心的人兒,若是留在這深不見底的顧府里,只怕會遭了那些人的欺負。

    棠姐兒不是要回澄江了嗎?讓她把這丫鬟一起捎上去,留在棠姐兒身邊伺候,總好過留在府里煎熬著。

    蔡氏心里這樣想著,當即就吩咐秋華把顧玉棠給請了過來。

    蔡氏也知道自己病得實在太重,若是把顧玉棠喊來里屋,只怕會把自己的病氣過給她,就吩咐丫鬟把掛著的珠簾放了下來。

    顧玉棠坐在珠簾外頭,仍舊照著規矩給蔡氏福了一禮。

    她雖未親自瞧見蔡氏的面容,可從珠簾看見了蔡氏的身影,極為瘦削,沒看見的人,還以為里頭坐的不是蔡氏呢。

    “六叔母病得這樣重,喊了棠兒過來,是為著何事?”沒等蔡氏先開口,顧玉棠便先道。

    蔡氏咳嗽了幾聲,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嗓子卻咳啞了,卻還是忍著嗓子的難受,答道。

    “棠兒,我喊了你過來,是有件事情要拜托你,不知你可愿意答應叔母?”

    顧玉棠雖不知蔡氏要她答應什么事,但還是應下了,“叔母想要拜托玉棠何事,只管說便是了,若玉棠能力所及,必會辦到的。”

    頂點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