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馬過江河

章節目錄 第三章.劍問北燕 304.塵歸塵土歸土

    時至今日為止,曾經在華禹大陸上那些有名有號的天靈脈者,大部分都已經化為了這塵世間的一碰泥土;可憑著他們遠超凡人的陽壽,以及不問世事的淡薄性格,終歸留下了兩位遺脈在世;至于說他們二位老神仙,何時才能回歸上蒼的懷抱之中,就是既沒人能說得準,也沒人敢問的事了。

    可關北斗心里卻十分清楚,這兩位天靈脈者只要活一天,華禹大陸每一個人的命運,便都不歸于自己做主。

    兩位天靈遺脈其中的一位,便是令在場江湖人個個都聞風喪膽,曾打便天靈脈者未逢敵手、縱橫華禹大陸近三百年的白衡白文衍。

    其實以這位衍圣公的脾氣秉性、以及他往日里的所作所為來推斷的話,那些家國天下的分合大勢、那些裂土封王的兵家之爭,完全都不在他的興趣范圍之內,理應不會對諦聽的全盤計劃產生什么威脅。

    不過關北斗也絕不敢因此而粗心大意!畢竟岳海山原本也沒有參與到這些俗事當中的苗頭,可他仍然還是出手阻止了北燕王朝南下出關、避免了幽北鐵騎長驅直入中原腹地,直接干預了兩北之間首次戰役的最終走向。

    區區半個天靈脈者,出手干預凡間俗事,尚且能夠左右兩北之間一場的勝負之局;而且可怕的是,他最后只是死于玄妙非凡的天地法則,而并非幽北人的報復;那么作為頭號天靈脈者的白衡,以他的脾氣與手段來說,為了保護沈歸能做出什么樣的事來,誰又能說得準呢?天地法則可以制約岳海山,但能限制住他這位正牌天靈脈者嗎?

    關北斗想不出來、也算不出來,更不想承擔可能會出現的意外。所以對于他來說,白衡其人,必須死在秦王起事之前!否則的話,無論他們獲取了多么豐厚的勝利果實,仍然會在白衡出手干預之后、瞬間化為烏有!

    所以,既然秦王已經入主未央宮,并與西疆大金童佛的紅衣軍組成了西北聯軍,擎起了古秦帝國的黑旗;那么也就證明著那位白衡白文衍,此時已經落入了諦聽的掌控之中。

    人間之事,自當由凡人做主!那些將黎民蒼生玩弄于股掌之間的天靈脈者,也早該歸于上蒼的抱懷之中了!這,就是理想主義者關北斗的核心思想!

    當然,他還有著此時無法說出口來的另外一層深意:諦聽是打算以南康王朝為基礎盤,盡量避免受到戰火的波及;再以諦聽雄厚的財力,暗中施展離間分化的手段,引得天下列位諸侯互相征伐,徹底耗盡北燕周家的每一滴血,然后再兵不血刃地揮軍北上,一舉掃平整個華禹大陸,建立起山河一統的千秋偉業。

    江南道作為諦聽理想的試田,經過二十年的深耕、已經獲取了巨大的成功,也令他們無比篤定自己開辟出來的新政之路,是真的能夠給華禹百姓帶來安穩生活的唯一答案。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以最小的代價、將南康模式徹底推廣開來。

    如今漠北草原的刀兵四起、已經牢牢牽制住了隱約有了中興之勢的幽北三路;而北燕周家兄弟鬩墻,也再次陷入了無窮無盡的內耗之中;直待戰機降臨,南康、或者說他們諦聽,便能以極其微小的代價,徹底掃平那些已然流干了鮮血的將死之!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仗也要一場一場的打。這周長風的黑旗一揚,便同時宣告諦聽那改天換日、一統江山的行動開始。不過眼下,西北聯軍尚缺一枚大好頭顱祭旗!

    而沈歸這個天外異數,便是世間最好的祭品了。

    關北斗憑借自己的靈力、可謂算盡了天地眾生;凡他親口所預之事,便從未出過差錯。不過時至今日起兵在即,他也反復推演過出了同樣一個摧枯拉朽的結果。然而,這過程中仍然存在一些無法參破的變數,令他始終放不下心來:所謂變數,就是那些超脫于凡人之列的天、地靈脈、與一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沈歸。

    關北斗本身是一位地靈脈者,所以無力推衍同道中人的命運氣數,他也能勉強接受;但沈歸是個什么來路,他卻早已經摸了個一清二楚,根本想不出他可能瞞天過海的理由!唯一的原因,就只可能出在李玄魚身上!只是他同樣算不出李玄魚與沈歸之間的糾葛罷了。

    不過隨著沈歸身上的鎮龍釘越聚越多,命數附帶的氣運也就越來越濃郁、冥冥天道為其遮掩的濃霧也被沖開一角,逐漸暴露在了關北斗的視野當中。縱然這種暴露只是管中窺豹,但憑著關北斗的天衍推算之術,仍然還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天地自有其運轉法則,似天靈脈者這種半仙之體,也的確不該出現在人世之間。不過可能是因為華禹大陸的靈氣日漸稀薄,李玄魚就成了最后一位橫空出世的天靈脈者。不過誰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精通天下萬千玄妙法門的李玄魚,在她的神通達到鼎盛時期之后,竟然選擇了自戕歸天的方式,為郭、沈兩家的一具死胎開壇祈靈,用自己的命數、換回了這位沈少爺。

    從沈歸逐漸暴露出的命數可以看出,沈歸其人,理應承襲李玄魚的畢生所學;而且不僅如此,如果李玄魚的生祭乞靈成功,那么她那一身的天靈脈的神力,也同樣會過給這個死而復生的嬰孩。因為嚴格來說,這并不是什么巫道還陽術,更像是植物的嫁接一般。他李玄魚是用自己余下的陽壽,續在了沈歸這根枯死的枝干上。也就是說,沈歸度過的每一輪日月交替,消耗的都是李玄魚的余壽。

    隨著沈歸命數的暴露,關北斗為了掌握沈歸這個最大的變數,便運用獨門天衍之術,點燃了七盞道燈。這七盞燈,分別代表著沈歸七種不同的感官。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這是人類普遍具有的五感;而第六感則可以稱之為預感、或是直覺,或者是危機嗅覺等等。與尋常五感一樣,這種第六感有的人靈敏、有的人遲鈍,女性普遍強于男性、兒童、老人普遍強于成年人。

    至于第七感燈,關北斗也不敢確定它究竟代表的是什么;不過據他自己猜想,可能就是凡人與天靈脈者之間存在差異的根本原因。而他則把這第七盞燈,稱為天人之感。

    關北斗歷來都擅長以燃燈、布陣、觀星、起卦等等方式,推演演世間凡人之氣象運術。當他用道燈推測凡人氣運之時,大部分都只會亮起五盞道燈;而那些燃起第六盞燈之人,便是鳳毛菱角、人中龍鳳了。可輪到沈歸之時,第七盞燈竟也同樣無火自燃!雖然無法從中道燈之中參破天相,但至少也可以證明一點:他所推衍之人,是一位天、地靈脈者。

    根據關北斗所知,每一位地靈脈的神力,都是天靈脈者種下的一顆種子。也正是由于這道靈根原本不屬于肉體凡胎的原因,所以難免會傷及眉間的泥丸宮、也就是所謂的上丹田,使其終生無法習武。當然,他的確也認識一位身懷武藝的地靈脈者,但那位大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而且古往今來,也就出現過他這么一個意外,不能與常理混淆為一談。

    既然沈歸的武學修為十分了得,那么也就證明了他不可能是地靈脈者……

    所以,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關北斗都絕不可能任由沈歸繼續存活在于這個世間。諦聽之前之所以強行咽下了沈歸的悶氣,根本不是因為他們無意與沈歸為敵,而是因為他們全部的精力,已經全部放在了如何解決白衡的身上;如今白衡已經不成問題,那么沈歸這個局中最大的變數,也到了徹底結束的時候。

    關北斗果然是一頭成了精的老狐貍!幾句悲天憫人的大話、半盤拯救蕓蕓眾生的大棋一擺,立刻使得這些江湖人士個個摩拳擦掌,恨不得現在就一刀剁下沈歸的腦袋。對于理想主義者來說,一個能夠拯救萬民于水火之中、徹底結束華禹大陸四分五裂局面的驚天計劃,已經足夠令其熱血沸騰、為之赴湯蹈火了;而對于現實主義者來說,無論是諦聽還是秦王、都可以開出一些令他們無法拒絕的豐厚回報。

    除了未曾參與其中的竹海劍池以外,幾乎是整個武林的高層首腦,集體宣布參與到這場圍獵沈歸的活動當中;而且在他們看來,既然是為了飽受戰亂之苦的平民百姓著想,也就不需要對沈歸講什么江湖道義!少數服從多數,就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如今多數人需要用沈歸的頭顱、換取華禹大一統的光明未來;那么沈歸他想死也得死,不想死也得死!

    何為正義、何為邪惡,不過就是看待問題的角度不同罷了。

    撇下群情激奮、誓要取下沈歸的頭顱祭旗的武道名宿不提,此時此刻,沈歸的出生地——幽北中山路,已經被郭興身后的鐵蹄,踏碎了半壁河山!

    一場由諦聽策劃、華禹大陸諸家王侯參演的戰爭大戲,已經拉開了血紅色的幕布……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