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0639章 深不可測

    大臣們正在思索著,天子卻是直接走了進來,袁尚跟在他的身后,低著頭,天子走了進來,看著牢獄里堆滿的人數,縱然是他,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的惱怒,卻很快被他隱藏了起來,他看著這些人,轉過身,看著一旁的袁尚,說道:“還不快將他們釋放了!!”

    “陛下!!他們都觸犯了大漢律法,如何能輕易放了他們??”袁尚硬氣的問道,眾人心里都是一沉,陛下該不會是要通過這樣的手段來除掉朝中的老臣罷,可是,被關押的這些人,也有司馬懿,法正這些人啊,他們可都是天子的親近,這又算什么,眾人正在想著,天子卻忽然開口說道:

    “天底下,沒有不犯錯的人...即使他們犯了些錯,可是他們也可以彌補回來,因他們的才能,朕就不愿意將他們問罪...你將他們放了罷,朕為他們擔保,若是下次還有這般的情況,朕就將他們交予你,無論身份,你都可以按著律法處置...”,天子認真的說著,袁尚這才下令釋放了眾人。

    大臣們走出牢獄的時候,大多都是低著頭的,尤其是司馬懿,他的臉色通紅,實在無顏面對天子,其他人也就罷了,他可是天子最為親近的心腹啊,出了這等事,他該如何面對劉熙呢,天子看著走出來的曹操,袁紹,笑了笑,說道:“這小子不懂事,讓諸公受苦了...”

    兩人都稱不敢,尤其是曹操,很是尷尬,當朝司徒,卻被繡衣使者帶回牢獄里,他絕對開了先河,不過,看著一旁的袁紹,他心里方才好了一些,被自家兒子帶回牢獄內,這才是開辟了前所未有的先河,只怕此事要流傳很久了,曹操心里想著,袁紹的臉色卻沒有什么變化,他看了看身后諸多的袁氏族人,心里卻已經是有些明悟了。

    這番行動,天子是知曉的,這次是作為警告,也是讓世家收拾好這些爛攤子,而下次,只怕就是要動真格了,袁家被抓的人最多,可是被查出的弊端也是最多,收拾整理之后,日后再被發現的機率就不大了,袁紹有些明白,袁尚為何會緊盯著袁家了,他這是要幫著袁家去除一些弊端,以免下次啊...

    袁紹忽然就開心了起來,面帶笑意,抬起頭,看著天子身后的袁尚,心里格外的得意。

    這是我家的孩子啊!

    當袁紹與曹操離開之后,司馬懿掩著臉,出現在了天子的面前,劉熙看著他,嘆息著說道:“仲達啊,不必如此,你跟隨朕,也近十年了..以后可不要再這般行事了...”,司馬懿實在是說不出話來,臣子們一一出來,與天子認罪,又紛紛離開,最后一人,正是華雄,華雄走出牢獄。

    大概他是唯一沒有表現出愧疚,或者自責得大臣,他竟還笑著。

    “陛下...哈哈哈,沒想到我也在這里罷??”

    劉熙看著他,也是笑了笑,說道:“未曾想到啊...華公是犯了什么法?”,華雄瞥了一眼袁尚,說道:“就是藏了幾桶酒,就被帶到這里來了...”,劉熙沒有多說,拉著華雄,一同走出了繡衣府邸,出了府邸,劉熙來到袁尚的身邊,說道:“將這些事情查清楚,懲罰不要太重...明日再來找朕...”

    吩咐好了,他這才跟著華雄朝著皇宮行駛而去。

    看周圍無人,華雄這才急忙說道:“陛下啊,我實在不想當這司隸校尉了,你幫幫我,要不讓我去軍旅,要不就讓我來做司徒...連一個晚輩都敢抓我...我實在是憋屈啊!!”,聽到華雄的抱怨,劉熙笑著說道:“華叔父啊...你也不年輕了,如何能去軍旅啊...至于司徒....”

    劉熙認真的思索著,他抬起頭,說道:“有一職位,不知叔父可愿擔任??”

    “什么職務??”華雄茫然的問道。

    “這職務,可以整日騎馬為樂,不必拘束與書房之內...朕覺得,這職務還是很適合叔父的...”劉熙說著,華雄一愣,咧嘴大笑,點著頭說道:“好,好,就這個,哪怕讓我去養馬都行,整日坐著,遲早要坐死我!!”

    天子笑著點了點頭。

    袁尚之所為,漸漸傳開,引發了巨大的震動,他抓捕三公,抓捕天子心腹,就連自己的宗族都抓,沒有留情,這樣的行為,在此時是褒貶不一的,漢以孝治國,袁尚如此行為,是有些不孝的,公然抓捕自己的長輩,乃至生父,這頓時讓天下名士都起來唾棄,謾罵,雖然第二日他們就去了繡衣大牢。

    不過,還是有些人支持他的,尤其是滿寵,對袁尚的行為贊不絕口,認為他是真正的能臣孝子,能幫著親生父親改正錯誤,有比這個更大的孝子麼?

    他是如此認為的,同樣也有不少人認可袁尚的作為,認為他是剛烈正直的大臣,不徇私枉法,為當世名臣。

    在這樣的爭論之中,熹平二十三年的第二次朝議正式開始。

    與上次不同,天子坐在上位,諸多大臣都是低著頭,不敢直視天子,這幾日袁尚的所作所為,實在嚇壞了這些人,老底都被翻出來了,雖說天子沒有趁機針對他們,可畢竟顏面上還是不好看的,朝議剛剛開始,曹操還沒有言語呢,荀彧忽然站起身來,神色肅穆,看著朝中百官。

    “陛下,臣有上奏!!”

    “請言!”

    荀彧咳了咳,看著一旁的劉備,忽然說道:“臣這幾日身體不適,可能讓侍御史張君代讀?”

    “可!”

    張飛有些茫然的從荀彧手里接過了奏表,這怎么有些熟悉呢,朝中百官為何都喜歡把我當作傳話筒來用呢?他心里想著,看著手中的奏表,卻是渾身都顫抖了起來,這正是昔日袁術給天子上交的奏表,與之前不同的是,這里的罪證,包含了廟堂半數的臣子,張飛也是有些驚懼的,他放聲讀了起來。

    當張飛緩緩讀起張松之案的時候,廟堂諸多大臣的臉色已經是變得極為蒼白了,渾身都在顫抖著,險些摔在地面上,他們是在沒有想到,荀彧會知道這些事,孝憲皇帝知道這些事,他們是清楚的,可是荀彧也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他們想著荀彧與孝憲皇帝那緊密的關系,頓時明白,這是孝憲皇帝的安排啊!!!

    孝憲皇帝沒有處置吾等,原來就是留著讓天子來,好將自己的人手安插進來麼?

    他們心里想著,各個驚懼不已。

    卻完全不知,這根本與孝憲皇帝無關,完全都是當今天子幾句言語的結果,認真起來的荀彧,是如此的恐怖,從厚德殿里出來,他就決定要為天子掃清這些奸賊,于是乎,暴走的荀彧,開始對眾人的發難,先后尋找了張郃,郭嘉,華雄等人,他在幾日之內,就已經有了可以至于眾人死地的實證。

    當張飛念完的時候,朝中大臣,有的辯解,有的哭泣,有的認罪,有的呆愣,天子看著他們,無奈的嘆息著,他看著眾人,有些顫抖的問道:“諸公,這些都是真的??”,朝中大臣們面對天子的質問,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天子茫然的看著他們,呆愣了許久,方才說道:“你們為何要如此啊..”

    “是廟堂的俸祿不夠麼?還是朕對諸公沒有厚待呢?”

    劉熙問著,眼里含淚,他長嘆了一聲,說道:“諸君,如何處置他們呢?”

    “陛下!!!當斬!!!”張飛肅穆的說道。

    三公還沒有言語,尤其是袁紹,臉色煞白,好在名單里并沒有他的姓名。

    其余大臣們也是紛紛要求重罰,不可輕饒,天子看著他們,搖了搖頭,含著淚水,說道:“他們有功與社稷,朕不忍將他們全部處死...此事,朕也不插手了...滿君...朕要拜你為廷尉,這些事,還是你自己來辦罷,結果如何,你與三公商談便好,不要來告知朕,朕不想知道他們的結果,也不忍心...”

    滿寵上前,朝著天子大拜,說道:“臣謹喏!”

    涉嫌其中的大臣們被宿衛們所拉走,他們都是流著淚,希望天子能夠饒恕了他們,劉熙閉著雙眼,似乎是不想看到他們的下場,等眾人都離開,廟堂里忽有些空蕩蕩的,眾人的心思也頓時活躍了起來,看著周圍,天子問道:“諸君啊,九卿幾乎要落空,這樣不行的,諸君可有什么舉薦呢?”

    他剛剛說完,就看到一旁的侍中令荀彧站起身來,認真的說道:“陛下,臣有薦,臣聽聞東宮少傅諸葛君,身材俊朗,極為聰慧,故而舉薦其任大鴻臚之職...”,大鴻臚趙溫,前幾日不知為何,忽然告老還鄉,沒有受到此事的牽連,也是幸事,諸葛亮成為大鴻臚,大鴻臚是屬司徒所部,這不由得讓人遐想,下一任司徒....

    “司馬君出身大族,博覽群書,舉薦其擔任少府之職!”,少府管國庫,是司空所部,與諸葛亮一般,也是讓群臣思索起來。

    “周君善兵事,有戰功,舉薦其擔任衛尉之職務。”

    “舉薦法君擔任太常之職。”

    “舉薦龐君擔任光祿勛之職。”

    “.........”

    荀彧滔滔不絕的說著,群臣從驚愕,漸漸到醒悟,掃清九卿,安插東宮??這到底是荀彧之意還是天子之意啊??群臣看向坐在上位的天子,天子認真的聽著荀彧的言語,時不時的點點頭,好似在思索著,他們怎么都看不出是真是假,天子究竟知不知情,這究竟是不是他的安排??

    這位天子,愈發讓他們覺得深不可測。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