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58章 另一個,女人的魔掌

    雷電雖然比較嚇人,但往往不會持續很久,唐臨風沖出宅子沒多久雨就變小了一點,雷電更是沒了,只是,他的身體也支撐不住了,栽倒在積水里。

    他原本就有傷在身,這幾天接受的都是緊急處理,并沒有很好的接受過治療,剛才又被風如意下藥和捅了一刀,這會兒一條大腿都麻痹了,行走艱難。

    “該死的風如意,待我脫離危險,第一個就殺了她……”他趴在積水里,咬牙喃喃著,但是,他仍然沒有放棄理想與希望。

    他甚至沒有半點灰心喪氣,想成就大業,就必定要經過種種艱難、困苦或絕境、危機,他仍然年輕,他承受得住這樣的打擊。

    很快,他從積水里爬起來,就著偶爾會劃過的閃電,撿了一根木棍當拐杖,一步一步的往某個方向走去。

    為了安全起見,他對每一個養在外面的女人的住處環境都非常熟悉,他現在要抄小道去找一個他只見過一面的女人,這個女人是他的親信在他前往沿海前給他找的,他只在“面試”時見過這個女人一面,連她的住處都沒有去過。

    也就是說,外界包括風如意應該都不知道這個女人的存在,他去找這個女人應該比較安全,另外,他記得這個女人的住處離這里也不是很遠,他一定能走得到。

    夜很黑,又下雨,他什么都看不到,不過憑借對環境的熟悉以及時不時一閃而過的閃電,他已經把前方的道路記住了,前進完全不受影響。

    “這雨下得可真好……”他喃喃,“沒有官兵巡邏,反而容易逃走……”

    事情都發展到如此地步了,他還能一次次的逃過幾乎是必死的局面,這可不就是天意么?所以,他一定還有翻身的機會,他絕對不會放棄自己。

    他走到拐彎的地方,眼前黑漆漆的,這下該怎么走?

    他停下來,耐心的等待閃電來臨。

    沒過一會,閃電就及時閃過,剎那間的光芒映亮了整條街道,就在這個瞬間,唐臨風的眼角余光猛然瞥到他的腳后跟連著一道長長的人影。

    難道是風如意追到這里了?

    唐臨風猛然轉頭,心里跳得有點厲害,這下麻煩了!

    但閃電馬上就滅了,他的四周又陷入漆黑當中,他什么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別人的氣息。

    他死死的盯著后面,專注聆聽雨聲之外的聲音。

    沒有腳步或氣息在靠近他。

    好一會兒又過去了,如果真的有人在跟著他,這個時間已經足夠對方走到他的面前,但是,他確定他的面前沒有任何東西。

    是錯覺吧?

    風如意像普通的女人一樣害怕打雷,她不太可能在之前那種電閃雷鳴的氛圍下追出門,另外,風如意如果真的追上來了,一定不會就這樣看著他,而是會直接砍殺他。

    所以,剛才他可能只是敏感過度,看錯了別的影子。

    于是他又專注聆聽了片刻,再次確定沒有異常后往前面走去。

    雨不大,但也不小,足以掩飾普通的腳步聲。

    又一道閃電劃過,他將前面的道路牢牢記下來,卻沒有再看向后面,而在那剎那的光亮中,有一個人直直的站在他身后數丈遠的地方,用一雙冰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他渾然不覺,穿過一條條小道,離目的地越來越近。

    而身后那個人,也一起跟著他,不遠不近,不徐不疾,比他還有耐心。

    終于,唐臨風踉踉蹌蹌的走到一扇小門面前,用力的拍門,他現在也只有拍門的力氣了,再也沒有余力繼續走下去了。

    “砰砰砰——”雨又變小了一些,他的拍門聲還算響亮。

    他的傷口痛得厲害,估計已經感染了,如果沒人給他開門和照顧他,他這條腿很可能要保不住了。

    他的運氣似乎并沒有用完,一會兒后,門終于開了,一個微胖的女人舉著燭臺,打著呵欠,懶洋洋的問他:“大半夜的,誰啊?”

    “是我,唐老爺。”唐臨風打量眼前這個女人,頗有幾分威嚴的道。

    “唐老爺?”女人吃驚的睜大眼睛,拔高聲音,又驚又喜的道,“真的是您?您終于來我這里睡了,我等你很久了呢,我還以為你忘了我呢!快快,您來進來,我給您澆水洗澡——”

    她的聲音有點大,讓唐臨風聽得難受,唐臨風道:“你屋里有沒有別的人?”

    “沒有沒有,您一直不來我這里,我怕浪費工錢,讓他們走了,屋里就我一個。”女人一把將唐臨風拉進屋里,“我有力氣,什么活都能干,您放心,我會服侍好你的。”

    她的力氣還挺大,唐臨風被拽得差點摔倒,心里有點郁悶,他不該為了制造最優秀的兒子而嘗試不同的女人,結果他的親信給他找了這么一個粗鄙的女人,讓他很不習慣。

    門關上了。

    門前又陷入黑暗。

    當又一道閃電劃過時,一條人影帶著僵硬的步伐、猙獰的面容、冰冷的雙眼慢慢走過來,站在那扇門前,推門。

    門沒有關緊,就這樣被她推開了。

    她走過小小的院子,走到正屋前,透過門縫往里看,里面的場景令她目眥欲裂,幾乎走火入魔。

    屋里,那個有點胖、有點壯、屁股很大的女人正在給唐臨風脫衣服,已經脫到褲子了,兩人完全沒有避嫌和扭捏,關系絕對不一般。

    屋子的中間是一只很大的浴桶,桶里已經放了半桶水,旁邊有火爐,火爐上正在燒水。

    “老爺您趕緊躺進去,那只受傷的腿就不要放進去了,等會我再幫你收拾傷口。”那個女人扶著沒穿衣服的唐臨風坐進浴桶里,自己坐在一邊,不斷往浴桶里放熱水和冷水,眼睛不斷掃向唐臨風的身體,很是羨慕的道,“你的身體可真好,能為您這樣的男人生孩子,真是奴家的榮幸。”

    唐臨風躺在溫暖的浴水里,闔上眼睛:“你好好伺候我,我一定會讓你生下我的兒子,日子過得舒舒服服的。”

    “好咧。”女人道,“我胸大屁股大,一定能為您生下兒子。”

    “這幾天你好好照顧我,我身體好轉了就跟你生孩子。”唐臨風吐著氣,“不過我的事情你絕對不可讓任何人知道,我是跟家里的母老虎吵架后逃出來的,她正在到處派人找我,如果讓她知道我在這里,你大概會被她活活打死。”

    “老爺你放心,”女人拍著胸脯道,“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你在這里的,連鄰居和賣菜的都不告訴,你盡管放心。”

    “好,那我先睡一會,你等會幫我包扎下傷口。”唐臨風疲憊之至,打起盹來。

    女人小心的給他擦拭身體,生怕弄痛了他的傷口。

    忽然,“吱呀”一聲,門被輕輕的推開了,女人轉頭:“這風怎么這么大……”

    她隨即閉嘴,吃驚的看著門口那個漂亮得不得了的冰一樣的女人:“你是誰?你來這里做什么?”

    “我是唐臨風的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莫離慢慢走到她的面前,“我絕對不允許我的丈夫有別的女人。”

    女人站起來,叉腰:“那你想怎的?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嗎,你生不出孩子,還不許你男人跟別的女人生孩子,你是想讓你男人絕種絕后不成?”

    “我們有孩子!”莫離慢慢抽出藏在背后的右手,“他不需要跟別的女人生孩子,敢跟我搶男人的,都得——死!”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