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辭夢鈴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中元節(下篇二)

    “怎么?竟然是這般模樣?”女人不慌不忙的整理著自己的衣襟,讓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的蒼白可怖。可她那雙手上露出的粼粼白骨卻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著蕭煜桓,面前的這個女人,她已經不再是人了。蕭煜桓渾身都發著抖,卻仍舊是端著自己太子殿下的架子,顫著聲音問道:“你是誰?竟敢進入到我的寢宮里來。你可知我是太子,是未來的儲君!”

    “哼!儲君……”女人輕蔑地看著他笑了笑道,“我在之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殿下應該還是安陽王吧?只是不知道后來得了什么神助,竟然一步步的爬到了現在的位置。”

    蕭煜桓瞪大了眼睛盯著她道:“你!你不是……”

    “不是怎樣?”女人盯著蕭煜桓緩聲道,“死人么?”

    蕭煜桓失去了支撐身體的力氣,癱軟在角落一聲不吭了。

    女人絲毫不理會他的表情自顧自的說道:“死人又怎么了?死人活不了,活人也未必不死。”

    蕭煜桓振作了一下,勉強的從唇齒間吐出一句話來:“蕭楚鳶,你怎么死了都不肯讓人清凈?”

    女人眼中燃起了一絲怒火冷聲道:“不是我不肯讓你清凈,是這么多年過去了,你卻越發的變本加厲了。”

    ——   ——   ——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羽慈赫被商靈扶著坐下抬臉直勾勾的盯著他。軒竹乙幾人站在一旁竟然有些手足無措。

    “怎么你們都不說話?”羽慈赫似乎有些懷疑道,“難道是我又出了什么問題?難不成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里發生了什么不可逆轉的事情?”羽慈赫越說越激動,幾個人也是第一次見她變得這么不穩重,紛紛擺手讓她冷靜下來。

    木芷熙:“羽慈赫,你先冷靜一下,并非我們不愿意告訴你這期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一切來的都太突然了,我們實在是不知道該從何講起。”

    羽慈赫嘆了口氣道:“勞煩各位就從我們離開南陽王府那一刻講起吧。”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眾人一個接一個的向羽慈赫講述著他們離開南陽王府之后的事情,包括羽慈赫期間的怪異之處眾人也一一指出,木景箜更是將羽慈赫的病情一五一十地都說了出來。事到如今,眾人也不怕羽慈赫知道這些了,畢竟是她自己的身體,究竟怎樣她自己也應當是清楚的。就算眾人現在不說,她自己遲早也是會發現的。

    軒竹乙:“該說的不該說的我們都已經說了,羽慈赫,對于你的身體,我覺得你還是應該……”

    “軒師兄!”羽慈赫打斷軒竹乙的話道,“我自己的身體怎樣,我自己自然是再清楚不過的。這段時間里也多謝諸位對我的悉心照顧,羽慈赫在這里謝過各位了。”說罷,她站起身雙手平舉到胸前相疊起來沖著在場的幾人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你別這樣!”軒竹乙將她扶起來道,“大家出生入死這么多次了,又何必見外呢?況且,今日就算不是你受傷,是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我們其他人,還有你想必也是會悉心照顧那個受傷的人的。”

    羽慈赫突然看著軒竹乙笑了一聲道:“這世間還當真是有神人啊!”

    軒竹乙聽的云里霧里道:“什么意思?”

    羽慈赫笑道:“沒什么意思。大概就是說錦尊慧眼識人,由你做本屆鈴仙閣的大師兄果然是絕佳的選擇。想來若是沒有蕭煜桓出現,我們當還是在這鈴仙閣中,而想必錦尊對于這鈴仙閣未來一任錦尊的人選定的就是軒師兄你了。”

    “過譽過譽”軒竹乙謙虛道,“優秀的前輩數不勝數,我也不過是最普通的一個。如今,事情終究是發生了,我們幾個人能一起走到現在也實屬不易,一切都是命運使然。”

    “對對對!”商靈喊道,“是老天讓我們幾個人相聚在這里。既然羽慈赫今日大好,不如我們出去喝酒?”

    “正有此意!”墨成隨即贊同道,“這確實是一件喜事。”

    封尋毅試探道:“那便要不醉不歸了?”

    軒竹乙搶道:“那是自然!”

    見這四人都定下了主意,其余幾位也就默認了下來。

    ——   ——   ——

    蕭煜桓還是沒有放松下來,畢竟一個如此瘆人的東西就在自己的面前。盡管這東西長著人的臉,還是他的妹妹,堂堂一國的公主—— 樂芙公主蕭楚鳶。可是蕭楚鳶是一個死人,還是一個死了許多年的女人。蕭煜桓想到這里不禁渾身顫抖一下,毋庸置疑的,面前的這個女人,也可以稱之為東西,是鬼,是蕭楚鳶的鬼魂。

    蕭煜桓顫抖著問道:“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本太子坐鎮東宮許久,雖然曾經不過是個王爺。可如今這世道都已經變了,不只是我,人人都變了,你又憑什么說我變本加厲?反倒是你,已經死了這么多年了,為何今日又找到本太子?本太子究竟又有何處做的對不起你!”說完這最后一句話,就連蕭煜桓都有些發怵。蕭楚鳶去世的經過他是最清楚不過的,如今說出這種話,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心虛。

    “呵”蕭楚鳶冷笑一聲道,“怎么?說出這種話就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吧?”蕭楚鳶站了起來背對著他,離蕭煜桓稍稍遠了一些。蕭煜桓似乎看出來蕭楚鳶今日所來并不是來找他尋仇的,一顆懸著的心也漸漸放了下來,說話的底氣也略微足了一點。

    蕭煜桓:“你今日來找我究竟所為何事?念在你曾經是公主,是本太子的妹妹,你若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本太子會盡量滿足你的。”

    “未了的心愿?”蕭楚鳶轉過身來看著蕭煜桓道,“我有什么心愿太子殿下難道不知道么?”

    蕭煜桓半信半疑道:“這么多年過去了,許是我忘記了,不如今日你再提一次,我盡量幫你。”

    蕭楚鳶微微一笑道:“我想讓你死。”

    蕭煜桓聽見這句話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他眼前突然開始浮現各種自己被蕭楚鳶鬼魂所殺死的場景。

    “不行!我不能死!”蕭煜桓瞪著眼睛,瘋魔了一般自言自語道,“我不能死!我還沒有坐上那個位置!我還只不過是個太子!不行!我不能死!”

    “哼,臨死了還是不忘皇位?那個位置究竟有什么好?為什么歷朝歷代的人都拼死拼活的去爭去搶?”蕭楚鳶厭惡的看了蕭煜桓一眼道,“既然如此,倒不如現在就殺了你,免得你禍亂后世!”說罷,她沖向蕭煜桓,一把掐住蕭煜桓的脖子將他從床上帶了下來。尖厲的指甲像刀子一般刺入了蕭煜桓的脖頸,肉眼可見的絲絲鮮血已經開始順著蕭煜桓的脖子流了下來。進入瘋魔狀態一般蕭煜桓此刻也感受到了自己的疼痛,表情猙獰十分痛苦的抓著蕭楚鳶的手,想讓她離自己遠一點。蕭楚鳶是孤魂野鬼,游蕩于世間多年卻不曾做過一件傷天害理的事情。留到今日來見蕭煜桓也不過就是想趁著中元節的陰氣來強迫自己多留些時日,能趕在自己徹底灰飛煙滅之前殺了蕭煜桓。可她終究是能力有限,也將近著日出,體力越發不支。而令她所震驚的還有一點是蕭煜桓對于皇位的執著與渴求似乎超越了所有,所反映出來的就是蕭煜桓反抗的氣力是蕭楚鳶所不及的。

    “蕭楚鳶!你已經死了!一個死人,能奈我何!”一聲憤怒的咆哮使蕭楚鳶無論如何都無法再控制蕭煜桓,便下意識地被蕭煜桓推出去一段距離。看著自己漸漸消散的身體,蕭楚鳶拿起蕭煜桓書案上的一把匕首奮力向蕭煜桓刺了過去。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蕭煜桓寢宮的門突然被打開,一席黑衣破門而入,健步如飛般閃到蕭煜桓面前一把抓住了飛來的匕首。一束光照射到蕭楚鳶殘存的身體上,蕭楚鳶看向了門外,自嘲般的說了一句:“原來我還可以看日出啊……”隨即便消散的無影無蹤了。

    方才一閃而入的正是尹華裳,她直沖著蕭煜桓而去,全然沒有看到蕭楚鳶的殘影。蕭煜桓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脖子,閉著眼睛趴在了地上,尹華裳將匕首放在旁邊扶著蕭煜桓。

    蕭煜桓閉著眼睛,卻不停的念叨著:“她來殺我了!她來殺我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尹華裳在蕭煜桓耳邊也不停的叫著。

    “啊!”蕭煜桓猛的睜開了眼睛,汗珠毫不吝嗇的一滴接著一滴的往下落。

    他看著尹華裳在自己的面前忙問道:“怎么樣?怎么樣了?那個女人死了么?”

    “臣不知太子殿下說的女人是誰?”

    “蕭楚鳶!蕭楚鳶啊!那個女人!”

    “蕭楚鳶?”尹華裳想了一下道,“太子殿下,您做夢了吧?樂芙公主已經走了許多年了。”

    “我知道她死了!就是因為她死了所以才來找我!”

    尹華裳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在旁邊聽著蕭煜桓的差遣。蕭煜桓冷靜了一下道:“你怎么會突然出現?”

    “臣聽到太子殿下在寢宮內大叫便想著許是發生了什么事,便沖了進來,還請殿下治罪。”

    蕭煜桓擺擺手道:“無罪。你來找我有何事?”

    “回殿下的話,沈大人來了。”

    蕭煜桓來了精神,連忙站起身道:“知道了,你先退下去吧。”

    “是。”尹華裳躬身要退時抬頭看見蕭楚鳶脖子上的傷痕,驚詫之時想要說什么缺見蕭煜桓已經轉了過去,便將話頭都生生咽了下去。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