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錦堂玉華

章節目錄 第500章

    本章為防盜章,內容稍后替換。

    比賽的時間一到,藥商行會的長隨準時把鑼聲敲響,鐘晚顏臨上比試臺之前,轉過頭和蕭濯說道:“最后一輪比試的時間會久一點,你昨天沒有睡好,一會兒先回去睡吧,等你休息好了再來找我,我在比試臺上,眾目睽睽之下,不會有危險的。”

    蕭濯今天早上出現的時候,鐘晚顏就看到他眼底之下的青黑,她當時沒問,不表示她沒有放在心上,左右她就站在比試臺上制藥,又不會出現什么危險,何苦讓蕭濯跟著她干熬著。

    蕭濯聽見鐘晚顏的話后,心底一暖,朝她無聲的點點頭,算是答應了,鐘晚顏見此才走上比試臺去。

    這最后的一輪,鐘晚顏當然是要用碧血果來煉制九轉玉露丸了,不過這味丸藥煉制的時間頗長,鐘晚顏之前也只試過兩次,兩次的結果都不盡如人意。

    鐘晚顏有些打怵,九轉玉露丸是用碧血果煉制的丹藥,藥效比空口食用碧血果還要好,碧血果存放的時間超不過半年,而九轉玉露丸卻可以放置好久。

    不過藥商行會的長老可不好拿到,鐘晚顏覺得為了這個位置,她其實有必要挑戰一把。

    最后一輪比賽,參賽者可以帶一個助手上去幫忙,鐘晚顏帶的是跟著她時間最久的燭影。

    鐘晚顏深吸一口氣,從一旁今天早上送來的藥材中拿出要煉制九轉玉露丸的藥材,挑出來幾種需要清洗的交給燭影,叫她在一旁幫她清洗藥材。

    而對面蘭鈺和溫家長老都是差不多一樣的動作,蘭鈺忙碌的間隙抬眼朝鐘晚顏這里看了一眼,見她緊繃著一張小臉,神情十分嚴肅,在一絲不茍的研磨藥材,蘭鈺見此不禁輕笑了一下,還沒等他再有動作,突然察覺到一股視線落在他的身上。

    蘭鈺轉頭朝那股視線望過去,正好對上蕭濯的目光,蘭鈺一愣,當即便反應過來,這個三品大員的兒子好像跟鐘晚顏有點特別的關系,蘭鈺眼神閃了閃,朝他投去一個頗為挑釁的目光。

    蕭濯看見蘭鈺臉上的挑釁,他的視線不由得更冷了,蘭鈺卻沒有在乎蕭濯的眼神震懾,他咧了咧嘴,又看了鐘晚顏一眼,才低下頭繼續手里的動作。

    而不遠處,溫家出賽的長老,則是從生下來就開始接觸藥材,至今已有四五十年了,他的經驗是鐘晚顏和蘭鈺加起來都比不上的。

    所以即使鐘晚顏搬出了碧血果,溫長老也是沒在怕的,因為,碧血果只能用來煉制九轉玉露丸,而偏偏,九轉玉露丸并不是那么好煉制的,十次里頭最多能成功一次就非常了不起了,就是他制藥這么多年,也不敢十拿九穩,在這么重要的比試上煉制這么復雜的丸藥,簡直異想天開。

    溫長老也抬頭看向鐘晚顏那里,他這邊已經快要開始第二道工序了,而鐘晚顏那里還在最初的階段,見此溫長老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嘲諷般的表情,真的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讓她跌跌跟頭她就能清醒了,有的人太年輕氣盛,不疼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真以為拿出個碧血果就能無敵了?

    呵,早著呢。

    鐘晚顏沒時間理會外界的種種想法和猜疑,她現在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事情上,鐘晚顏不緊不慢的將藥材一步一步的清理干凈,再研磨好。

    碧血果是九轉玉露丸的主藥,而配藥則是需要鹿血十滴,人參,靈芝,珍珠粉,還有雪蓮蕊,等等。

    鐘晚顏將所需要的藥材一樣樣的備好,就叫燭影去燒熱丹爐,鐘晚顏用手輕觸丹爐上的溫度,感覺到溫度適合的時候,便將丹爐的蓋子打開,將藥材按照煉制的時間和順序一一放進去。

    接著就是等藥在高溫的作用下,慢慢的聚合到一起,再制成丸藥就可以了。

    鐘晚顏手里的事情了了,就讓燭影讓開了,她自己看著丹爐下面的火。

    制藥的過程除了開始的時候和下丹爐的時候還有點看頭以外,藥材慢慢聚合是需要時間的,所以等待的過程就顯得有些枯燥。

    半天之后,已經到了中午,看臺上的人越來越少,除了參賽的三方人馬還守在場外,大多數的人都離開去吃午飯和午休了。

    鐘晚顏朝看臺下看了一眼,見蕭濯還坐在那里,不由皺了一下眉,伸手招來燭影,耳語了幾句。

    燭影聽了鐘晚顏的話,朝看臺上的蕭濯看了一眼,又轉過來跟鐘晚顏點了點頭后才起身朝看臺走過來。

    “爺,小姐說讓您回去休息,她這里暫時沒有什么大的事情。”燭影朝蕭濯行了一禮,然后起身將鐘晚顏的話轉達給了蕭濯。

    祁神醫是后面才來的,他來的時候鐘晚顏剛在處理藥材,他聽見燭影的話后也說道:“丫頭讓你回去你就回去吧,剛才我看了下順序沒有問題,你在這干等著也是白等,要明天這時候才會出結果呢。”

    連祁神醫都開口了,蕭濯只好應下,他道:“既然老先生都這么說了,那我也放心了,無咎這就先回去了。”

    祁神醫朝他擺擺手,眼神繼續盯著比試臺上,朝鐘晚顏身邊的那個丹爐看去。

    煉制九轉玉露丸最難的是在下主藥的時候,也就是將碧血果在即將成藥的時候投入到丹爐中去,所以現在距離主要階段還遠著呢。

    就在蕭濯剛走了不久,金六兒腰間別著一把折扇,搖搖晃晃的來了,而金六兒的貼身小廝成圓手里提著一個大食盒跟在后面。

    金六兒走到祁神醫身前,恭敬的行了一個禮,說道:“見過祁老先生。”

    祁神醫正盯著比試臺上的丹爐,聽見金六兒的聲音響起后,目光一瞥,只分給了他一個眼神后,又轉了回去,繼續看著丹爐,口中卻問道:“你小子怎么來了?”

    金六兒也不用祁神醫叫,他自己就直起身來,臉還上掛著笑,坐到祁神醫的身邊,口中回道:“好歹我也跟鐘姑娘有生意往來,像今天這么重要的場合我怎么可能不過來看看,這不是到大中午了么,鐘姑娘在臺上沒工夫下來,我這不是來給她送點吃的。”

    祁神醫聞言,轉頭看了金六兒一眼,又移開了,過了一會兒他嘴里才說了一句:“你這樣還算靠點譜,比你那個爺爺可強多了。”.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