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醫品太子妃

章節目錄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狡猾的顧兮姝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要怎么辦?”

    “靜觀其變。”戒言道。

    “不拉他?”鋮王皺了皺眉頭,事發突然,他一時也沒想好要如何應對。

    “不拉!”戒言搖了搖頭,話說的頗為意味深長,“王爺這個時候應當更小心才是。”

    鋮王明白戒言的意思,想了想之后,點了點頭,“本王知道應當怎么做。”

    這里面不只是邵靖的事情,還有邵顏茹的事情,戒言也是提醒他這個意思:“邵顏茹那里若是有消息,把她送到周王府去。”

    之前鋮王讓邵顏茹私下里接觸過周王。

    “送到周王府?眼下這個時候不合適吧?”戒言覺得這個時機,不管是誰都不會收留邵顏茹的。

    “那就看她的本事了!”鋮王冷冷一笑,這個女人他原本就是看在邵靖的份上收的,他雖然需要子嗣,不得不克服自己的心里障礙要了這個女人,但并不代表這個女人能上他的心,原本就是交易過來的,眼下不合適了,把這禍殃子送給楚琉周是最好的了。

    不是他不想送給楚琉玥,比起楚琉擊,楚琉玥更不容易被迷惑,至于楚琉宸,鋮王沒想過,楚琉昕沒什么危險性,也不需要。

    楚琉周自打皇后娘娘被禁足之后,情況一直不是很妙,這個時候最需要“助力”的是楚琉周,況且楚琉周之前的確是垂涎邵顏茹的美色的,如此時候,不送給他送給誰。

    聽鋮王這么一說,戒言心領神色,“貧僧明白,王爺眼下可要回府去?”

    “回鋮王府,和之前訂下的計劃相同。”鋮王點頭,理了理衣袖,大步往外走去。

    皇兄那里一再的讓他下山回自己的鋮王府,若再推托,皇兄那里必不好過,特別是在這個時候,更應當表現的磊落,再留在這里,必然會遭猜忌。

    興國侯被刑部帶走的事情當晚也傳到了玥王府和周王府,邵靖的那個外室冒認官親,被發現的事情,這時候已經傳的整個京城都知道了,對于邵靖再一次被刑部帶走,兩王府也不以為意,不是一件大事,不過邵靖的品性可是真的敗完了。

    大家都不覺得的大事的時候,文相府里的氣氛也不好。

    文溪馳還沒有回去,今天去了刑部到現在還沒有回府,文相卻在入夜時分先回了府,回到府里,直接去了文相夫人的院子,把下人們都趕出去之后,對文相夫人說了一些話,說完之后也沒留下,直接去了前院的書房。

    文相夫人坐在燈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文相的話就在耳邊,“來人,去把表小姐請過來。”

    一個婆子應聲退去,不一會兒領著顧兮姝過來。

    顧兮姝的日子也不好過,從興國侯府回來之后,才到府里,她就挨了文相夫人兩個巴掌,而后就被趕走,她特意的想到前院去攔二表哥,卻被丫環攔下,院門口有文相夫人派來的婆子守著,不讓她出門。

    這時候聽文相夫人傳喚,急忙收拾了一下之后趕過來。

    已經入夜,燈光燃起,顧兮姝在

    燈下看起來帶著幾分瑟瑟,往常這個時候她很少會到文相夫人這里來。

    相比起來燈下的文相夫人就透著幾分冰寒,目光冰冷的落在顧兮姝的身上,看到她上來行禮,一動不動的受了她的禮,而后不發一語。

    顧兮姝身子微側著行禮,好半響聽不到文相夫人的聲音,腳下不由的一軟,摔倒在地上,跟在她身邊的丫環想去扶她,卻在看到文相夫人的臉色之時,露了怯意,悄無聲息的往后退了退,避到了暗影中。

    “舅母!”顧兮姝摔倒在地上,抬起頭,眼淚汪汪的看著文相夫人,委屈異常。

    文相夫人低下頭看著顧兮姝,眸底冰寒失望。

    “你就這么想要了我的性命?這么多年,我把你養大,不是女兒勝似女兒,你就是這么回報我的?”文相夫人道。

    “舅母,我不知道您說什么,我是兮姝啊,是您養大的兮姝啊,您怎么會這么想我。”顧兮姝哭了起來,燈光下看起來著實的的可憐,眼淚一顆顆的落下來,凄涼無比。

    “你是真心也罷,假意也罷,你和我們府里的緣份也盡了,你收拾一下,明天就回自己家去吧,從此以后不要再來了。”文相夫人不想再跟她糾纏,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舅母……舅母,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要這么對我?我……我怎么能離開您,您把我養這么大,我還沒報答您的養育之恩呢!”顧兮姝急的膝行兩步,抱住文相夫人的腿,哭的越發的大聲起來。

    她不走,她怎么能走,她要嫁給三表哥,她一定要嫁給三表哥。

    文相夫人的腿一動,邊上過來兩個婆子,把顧兮姝抱的緊緊的手拉了下來。

    “舅母,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娥娘是騙人的,我以為她是真的,所以才帶到您面前來的,舅母,您就饒了我吧,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顧兮姝劇烈的掙扎了起來,一邊掙扎一邊哭,臉上的妝容早已毀了,原本還秀麗的臉,看起來亂糟糟的,很是難看。

    兩個婆子把她拉在一邊,停下了手,文相夫人冷笑道:“那日碰到娥娘真的是意外?如果不是你提議的,我會去那里?如果不去那里也不會遇到娥娘吧?更不會不小心差點摔的沒了性命,周圍沒有其他人,我的腿腳也還算好,沒老到七老八十的程度!”

    “臺階上我走路也特別小心,之前看過沒有礙眼的石子擋路,但我最后卻莫名其妙的踩到石子上摔了,差點連命也沒了,更巧的是遇到了會武的娥娘,她還成了我的救命恩人,然后我也是聽了你的意思,帶著她到人前介紹她的身份,這一次還去興國侯府為她撐腰!”

    “舅母,您說的什么,我怎么聽不懂,是我不好,我把舅母帶出去賞景,沒照顧好舅母,舅母怎么罰我都可以,但舅母不能說我對您有壞心,這么多年,舅母難道還不知道我的人嗎?我怎么可能害舅母,我……我能得到什么好處!”

    顧兮姝委屈的說不出話來,哭的泣不成聲,大聲的辯解道,卻不敢再撲過去抱文相夫人的腿。

    她哭的實在傷心,毫無形象,整個人哭倒在地,看著傷心不已,“舅母,您如果不相信我,我愿意以死明志,只要舅母相信我,我……我怎么都愿意的!舅母,這么多年您一直對我很好,我也把您當親生母親一般對待,您這么懷疑我……我……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顧兮姝說著,跌跌撞撞站起來,似乎真的要撞墻以死明志一般。

    丫環、婆子急忙上前去阻攔,顧兮姝又重新哭倒在地。

    看著這般堅決的顧兮姝,文相夫人又猶豫了,莫不是這事真的跟她沒有關系,真的只是那個叫娥娘的女子暗算的?必竟是自己從小拉扯大的孩子,文相夫人堅硬的臉色有些變軟,神色之間不再堅冷。

    “舅母,您讓我死了吧,我若死了,去了天上也會保佑您長命百歲的,我不會恨您的,只求舅母在我死后,就讓我葬在這里,以后也一直陪著舅母。我自小父母遠離,有父母跟沒父母一個樣子,除了您,除了您,還有誰憐惜我。”

    顧兮姝一看文相夫人的樣子,知道文相夫人心軟了,立時哭的更加的惶恐,仿佛遭了遺棄似的,看著文相夫人眼淚汪汪的陳情。

    見她哭成這個樣子,這話說的又情真義切,文相夫人覺得冷不下心來了。

    “好了,起來吧!”

    “舅母,您……您原諒我了嗎?”顧兮姝激動不已。

    “先起吧!”文相夫人道。

    “如果舅母不愿意原諒我,我就跪死在這里。”顧兮姝執拗的道,眼睛看著文相夫人,可憐巴巴的。

    看著這個樣子的顧兮姝,文相夫人想起她小時候乖巧的模樣,那個時候自己女兒才沒了,這么小的孩子就這么守在自己床邊,看到自己醒來,也是這么可憐巴巴的,還讓人送了藥碗過來,一定要替自己試藥!

    “起來吧……”文相夫人嘆了一口氣,對于顧兮姝她真的冷不下心腸,這是她當女兒養大的孩子,看到她總是會想起自己的女兒,如果還在,是不是也是這么一副模樣,心頭立時軟成水,她養大的孩子,又怎么會有這樣的壞心眼呢,何況她也說了,若是害了自己,對她也沒好處。

    “母親,就讓她跪著吧!”冷冷的聲音從屋門口傳來,一身玄色錦袍的文溪馳就站在門口,目光冰寒中帶著銳意。

    “溪兒,你回來了!”文相夫人抬眼看到文溪馳道,“今天怎么這么晚,先回來休息。”

    “三……三表哥!”顧兮姝怯生生的道,看著越發的柔弱,眼神可憐期待的看著文溪馳,希望文溪馳進門的時候可以拉她一把。

    文溪馳理也沒理她,徑直從她身邊走過,一腳踩在她紛飛的裙擺上,就仿佛沒有看到似的,生生的從她面前地過去。

    顧兮姝震驚了,眼神慌亂的看著文溪馳的背影,就算以前文溪馳沒理她,也沒有這么無視她,甚至毫不在意的踩過她的裙擺,雪白的衣裳上面印個腳印,這還是清雅矜貴的三表哥嗎,這般無禮粗魯嗎……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