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03章 【張燁轉獄】

    探視室內。

    您阅读的内容来源于【完本小说网www.wanben.me】

    氣氛略微有點尷尬。

    眼前的一幕,跟周院士來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啊,他以為張燁在監獄里過得很苦逼,天天跟一堆人擠在一起,吃不飽穿不暖,飽受精神上的壓力和折磨,還得天天去勞動改造天天干活,周院士想著,只要他提出邀請,張燁肯定會答應的,哪個正常人愿意成天在監獄里窩著啊?

    可結果呢?

    人家住的單人間!

    在監獄里隨便走!

    有煙抽,有酒喝,還不用干活!

    周院士早都準備好的話,愣是一句也沒派上用場!

    張燁說道:“您兩位就請回吧,我在這邊呆的挺好,我現在就想低調點,清凈點,什么我都不想干。”

    周院士苦口婆心道:“小張教授,國家真的需要你,現在整個國內,只有你能做出這個算式,你——”

    張燁搖手,“您可別叫我張教授了,北大的傳媒的職務我都給辭了,我還什么教授啊,我現在就是閑人一個,犯人一個。”說罷,他就站起身,“那什么,食堂那邊快關門了啊,我去吃早飯了,這個忙我真幫不了您倆,您請回吧,我這也出不了門,就不送您倆了啊。”說著就往外走了。

    數學?

    算式?

    他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周院士有點著急了。

    張燁已經伸手把門拉開了。

    這時候,遲雪說話了,“如果可以減刑呢?”

    張燁的手一下子頓住了,回頭一愣,“減多少?”

    遲雪看著他,“國家允許的最大減刑幅度是多少,就減多少,減一年?減兩年?中科院都可以幫你申請,按最大力度申請!”

    張燁登時一翻白眼,“靠,那你不早說!”

    遲雪:“啊?”

    張燁義正言辭道:“國家需要我的時候,我能退縮嗎?我不能,這種為國為民的事,我張燁什么時候說過一個不字啊?不就是個數學算式嗎?多大點兒事兒啊,我回去收拾收拾東西,什么時候走啊?趕緊讓人接我來!”

    周院士險些暈倒!

    什么啊!

    你小子剛才可不是這話啊!

    遲雪道:“那你同意了?”

    張燁說道:“必須的啊,國家有難,匹夫有責啊。”

    周院士這才松了口氣,“好,那我馬上讓上面安排。”

    張燁笑道:“得嘞,那我等信兒啊。”

    說罷,這貨才喜滋滋地去吃早點了。

    減刑啊!

    傻-逼才不干啊!

    他一走,屋里的倆人就苦笑起來。

    遲雪笑道:“怎么樣?名不虛傳吧?”

    周院士感慨道:“是啊,這脾氣確實名不虛傳,要不是知道這小張教授的底細,就普通聊天普通說話,真看不出來他有什么真本事啊。”

    遲雪微笑道:“張教授確實跟咱們這些傳統搞學術研究的人不太一樣,不過他的本事可不寫在臉上。”

    周院士擔心道:“就看這個算式,小張教授能不能做出來了,如果他也不行的話——唉,其實我現在心里也沒底。”

    遲雪道:“讓張教授試試吧。”

    周院士看向張燁離開的方向,“但愿咱們搬來的這個救兵能力挽狂瀾。”

    ……

    第二天。

    上午。

    監獄就收到了上面的文件,是關于張燁轉獄的文件,文件下的很急,也很倉促,直接由最上級的管理部門蓋章,而且是文件當天到,當天就要轉獄,至于轉到哪個監獄,文件上也沒有明說。

    很多獄警都來和張燁告別了。

    “張老師,怎么就走了啊?”

    “是啊,這才剛來幾天啊。”

    “唉,舍不得您啊。”

    “要不在住兩天?現在每天早上不聽您唱兩段《鐵窗淚》,我都起不來床。”

    “您轉到哪個監獄啊?我們別的人不認識,監獄這一塊都熟,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我們跟那邊打招呼。”

    大家都很不舍。

    張燁也有些感動,“謝謝了,這些天謝謝大家照顧了。”

    只有監獄長稍微知道一點消息,不過也知道的不多,他覺得可能跟昨天中科院來的兩個院士有關,但也只能猜測,這種事他不敢瞎說,“好了,接的人已經到了,以后又不是見不到面了,等張老師刑滿釋放以后,還得請咱們喝酒呢,到時候也不用悶在這里聊天了,就跟外面好好熱鬧熱鬧。”

    張燁笑道:“那是一定的,我請大家喝三天三夜!”

    “好!”

    “咱們外面見!”

    “這地方晦氣,就不跟您說常回來看看了啊。”

    擁抱。

    告別。

    帶上手銬,張燁大步離開。

    外面是一輛押送犯人的車,沒什么特別的。

    當張燁上車,伸手和外面的獄警揮別,等車子開出監獄大門后,旁邊的一個押送人員立即拿出鑰匙,把張燁的手銬打開了,然后什么話也沒說,目不斜視地看著前方,車上坐了四個人,沒有一個說話的。

    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到了一處軍用機場。

    幾人下車,那邊,直升機已經在等著了。

    對面也有一撥人,兩撥人交接了一下手續。

    末了,一個身穿軍裝的青年男子走到了張燁面前,敬了一個軍禮,字正腔圓道:“您好張老師,我叫周小河,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您的警衛員,負責保護您的安全,有什么需要您都可以找我。”

    張燁心里跟明鏡似的,“能回家嗎?”

    周小河呃道:“不能。”

    張燁道:“能給家里打電話嗎?”

    周小河再呃,“不能。”

    張燁翻白眼,“那我找你管什么用啊?”

    周小河:“……”

    張燁清楚著呢,是,人家中科院一些特別重要的院士在一些關鍵時期,是會配備警衛員保護人家安全的,但他這個警衛員絕對不是干這個用的,他要去的那個研究所是軍事管理區,有軍隊保護,他能有個屁的安全問題啊,說得好聽了是警衛員,說的不好聽了,就是負責限制張燁人身自由的,估計二十四小時都得盯著張燁,怕他接觸電腦,怕他聯系外界,怕他跑了。

    周小河一看就是警衛局里的精英,看腰間好像還配槍了。

    不過張燁卻心說:哥們兒要是想跑,十個你,十把槍,你攔得住我?

    開玩笑!

    再說了,我跑什么啊?

    哥們兒是奔著減刑——是奔著搞科研來的!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