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集 認識 ??

    “魔理沙!”

    女子高中生的記憶力,無疑比某位不成熟的魔法使要可靠得多。雖然彼此沒講過幾句話,但還是一眼就把她認出來了。

    “另外,再次聲明,我跟蓮子并不具有血緣關系。”

    “真的不是親戚嗎?”

    太奇怪了,明明大家的姓氏完全一樣誒!名字也差不多。

    “難道這世界上叫做魔理沙的,都是你的親人?”

    宇佐見堇子沒好氣地反問道,這個人思考問題未免也太自我了吧?

    “不,我姓霧雨,魔理沙是名字才對。”

    “……”

    堇子大小姐面部肌肉抽搐了幾下,良久憋不出一句話來。

    “怎么,是你認識的人嗎?”

    靈鳩伊凜本想問幾句話,就讓人將她們帶走的,此刻卻改變主意了。

    “算是幫過我一次大忙吧!”

    魔理沙還是蠻感激宇佐見堇子的,那一回若不是得到她的指引,自己幾個可能真的要暴尸荒野了呢!

    “哦……”

    既然是對方熟悉的家伙,那就沒有太大的問題了。

    揮了揮手,大天狗示意這兩個人交給自己來處理就可以了。深深鞠了個躬,那名白狼天狗少女便準備離開了。

    她倒不怎么擔心將兩個陌生人留下會有什么安全問題,如此輕易被她們抓住,又怎么可能會對大天狗大人構成威脅呢?

    更何況,這里還有那位大人在嘛!

    “請稍等一下。”

    突然喊住了少女,男人在莉格露的耳邊說了句話,蟲子妖怪便抱著一個差不多有半米高的柱狀物跑了過來。

    “巡山辛苦了,這是師父大人讓我送給你們的。”

    盡管外面被一層深色的花布包裹住了,泄露出來的香氣依然讓女孩一下子便明白了那是什么東西。

    便當!十幾人分量的便當!足夠她們負責今天巡邏的伙伴們每人都分到一份了。

    “怎、怎么可以……”

    小姑娘縮起了脖子,頓時變得有點手足無措了。

    她們只不過是一介普通的白狼天狗,就連跟那位大人說話的資格也沒有,又如何能夠得到他的關懷呢!

    “反正我的任務就是把它交給你哦!”

    莉格露不管不顧的將便當盒往少女的手中一塞,轉身一溜煙的跑回去了。

    天狗女孩猶豫再三,終究還是沒有把東西還回去。

    她不懂得人類的那一套禮儀,但也至少明白,別人送出去的禮物卻堅決不收下,那是會讓對方感到極度不愉快的行為。

    況且,她確實覺得肚子有點餓了。小常說朱狄加的料理多么多么厲害,這次她也總算有機會品嘗到了呢!

    悄悄看了一眼大天狗,對方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這回可以放心收下了。

    “謝謝。”

    不管男人是否能夠聽得見,少女連續鞠了幾個躬,才用頭頂著那些便當,蹦蹦跳跳的走掉了。

    “哼!還真的是完全不放過任何刷好感的機會呀!”

    靈鳩伊凜心中有些不忿,那孩子剛才鞠躬的次數,竟然比自己這位大天狗大人還要多。一份吃的就能讓她高興成這樣子,自己又從來沒有虧待過她們。

    嗯,或許今后到山里巡邏的時候,順便叫人替她們準備好午飯也是應該的。

    “怎么?”

    好不容易說服琪露諾和音無千葉兩個小丫頭去其他地方玩,一時間也沒有聽清楚大天狗的嘀咕,只是下意識的把一份便當舉到了她的面前。

    “你也要吃嗎?”

    天狗一族不單是酒中豪杰,胃口在妖怪里面也是首屈一指的啊!

    “我說的不是這個……等等,東西還是留下來吧!”

    看見男人打算收回便當,靈鳩伊凜立刻改口了。

    即便算不上是久別重逢,然而畢竟有著一面之緣,魔理沙和宇佐見堇子之間還是有挺多的話想說的。

    “你在山上沒遇到什么麻煩吧?”

    魔法使小姐心中一陣感嘆,之前是在外面的世界初次見面,結果才隔了多久呢?立刻在自己老家又重逢了。

    她倒是沒怎么懷疑對方出現在這里的目的,外來人在幻想鄉時常可以碰到,妖怪之山同樣有著不少。

    當然大部分都成為了妖怪們的獵物,只有那些擁有足夠實力,或者運氣特別好的,才有可能活得下來。

    比如說,守矢神社那三個家伙。

    “謝謝關心,還好碰上了她們。”

    既然魔理沙不追問,宇佐見堇子也樂得裝糊涂了。

    “里香她們最近都還好嗎?”

    “有段時間沒跟她們聯系過,所以不是很清楚,但應該比我好吧!”

    “嗯,看得出來……”

    兩名女生是聊得非常開心了,然而作為一名徹徹底底的外人,哆來咪蘇伊特卻根本沒辦法插得話進去。聽了不一會兒,便開始感到有些無聊了。目光一轉,她的眼神落在了邊上那一塊塊被分割得四四方方的大石塊上面去。

    咦,到底是用什么樣的手段,才能把那么堅硬的一塊大石頭切得如此整齊呢?

    不,這些都不重要。

    那個大石塊的長度和寬度,貌似相當的誘人耶!一看就有種想要立即躺下去的沖動。

    悄悄挪了下腳,眼角的余光發現都沒人在注意自己,夢貘小姐方才施施然走了過去。

    石頭很干凈,連擦一下都不需要,少女就徑直坐了下來。

    今天爬了好幾個小時的山,之后又受到了一番驚嚇,實在感到有點疲憊了呢!

    可是,在敵人的地盤上呼呼大睡,不管怎么說也太過缺心眼了吧?

    正當哆來咪蘇伊特左思右想,始終拿不定主意之際,眼前忽然一黑,抬頭望去,便見到好幾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在死死地瞪住了她。

    “啊!”

    夢貘小姐下意識往后退縮,等到定神一看,才發現那原來是幾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個子矮矮的,即使是坐著的她都比這幫小鬼高上一點點。

    “你、你們好。”

    雖然只是偶然瞥了一眼,但哆來咪蘇伊特還是記得其中兩名孩子之前是被那個男人抱著的,就是不懂得為何跑到自己面前來了。

    “你好。”

    “姐姐是什么妖怪呀?”

    “以前沒見過呢!”

    “……”

    這幫臭小鬼打招呼的方式真是令人不爽,不過看提問那只藍色的妖精,很明顯純粹是個笨蛋,少女也就沒有放在心上了。

    最重要的是,她叫了自己姐姐!

    這稱呼實在令人愉快。

    “我是夢貘哦!”

    “夢貘?”

    “那是什么?”

    “好像沒聽說過耶……”

    小女生們的交頭接耳令到蘇伊特小姐倍感無力,不是說這里是妖怪的樂園嗎?為何大家連夢貘都不認識的?

    “夢貘啊……人家記得以前聽慧音姐姐提起過。”

    總算還有個人類女孩有點見識,稍微讓她感到有點安慰。

    “是怎么樣的?”

    “據說,是一種會讓人不停做噩夢的妖怪哦!”

    音無千葉張牙舞爪的,瞪大雙眼擺出了兇惡的樣子對同伴們說道。

    “嗚哇!好可怕”

    理所當然,孩子們紛紛被嚇到了。

    只不過反應有點夸張過頭了。

    “才不是這樣子呢!”

    哆來咪蘇伊特氣得身后的尾巴都快豎起來了,這簡直是謠言,自己是喜歡吃噩夢,可是卻沒興趣幫別人制造噩夢啊!

    “你那位什么慧音姐姐在哪里?我有些事需要好好向她‘請教’一下。”

    夢貘也是有夢貘的自尊的,怎么能夠允許別人隨意歪曲她們的飲食習慣呢!

    “她現在應該在村子里面。”

    有點不明白對方為何驀地變得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小丫頭呆滯著目光回答道。

    “嘖!本來還想晚點再去的,這回不得不提前了。”

    哆來咪蘇伊特也不好意思要人家給自己帶路,反正人類的村子從山上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了的,只要到了那邊,還怕找不到人嗎?

    在少女忙著向音無千葉打聽上白澤慧音外貌特征的時候,露米婭卻鬼鬼祟祟走過去,伸出食指戳了戳對方右手上的夢魂。

    “那個……你這是在干嘛?”

    夢貘小姐并沒有生氣,僅僅是非常好奇對方的行為。

    “這是棉花糖嗎?”

    紫色的棉花糖女孩也有吃過,只是那東西的形狀跟熟悉的有點差異,讓她不怎么敢肯定。

    “抱歉,這東西不是食物。”

    夢貘能夠吞食夢魂,不代表其他妖怪也可以。

    “”

    失望的表情在臉上一閃而逝,小姑娘隨即露出了滿懷期待的眼神。

    “真的不行嗎?”

    “……”

    到底該如何回答才好呢?被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盯著,實在沒辦法拒絕得了呀!

    正感到左右為難的時候,一只大手蓋在了小女孩的腦袋上。

    “好了,不可以為難人家喲!”

    揉了揉露米婭的金色短發,我對她說道。

    “想吃棉花糖的話,回家以后要多少有多少。”

    “真的?那我要十個!”

    “一百個都沒問題。”

    “我也要,我也要……”

    答應了孩子們一大堆要求,將她們打發走了,我才來到少女面前,微微彎了下腰。

    “不好意思,這幫丫頭給你添麻煩了。”

    “沒事沒事。”

    哆來咪蘇伊特連忙擺了擺手,覺得困擾無疑有一些,反感就絕對不至于了。

    畢竟是那么可愛有趣的一幫小家伙。

    “還沒有做過自我介紹呢!我叫東方遙,姓東方,名遙。”

    “我是哆來咪蘇伊特,那個是姓氏那個是名字就別管這么多了。不過,事先說一句,我討厭別人叫我哆來咪。”

    既然人家專門提醒過,我自然也不會那么不識趣,拿她反感的東西開玩笑了。

    “好的,哆來咪小姐。”

    “……你這混蛋,絕對是故意的吧?”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