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016 > 免費小說 > 天唐錦繡

第二百九十六章 言辭交鋒

    祿東贊這番話說出口,黝黑堅硬布滿皺紋的臉上盡是怨氣。

    若是所料不差,這一路上種種意外、處處磨難,皆是眼前這個混賬所謀劃,他心中如何不氣?

    故而言語之間并未有多少顧忌,一腔怒火噴薄欲出。

    房俊抬手撓了撓眉毛,被人家這般當面指責,多少也有一點尷尬……

    他伸手自車廂壁上的一個格子里取出一個銀質的小酒壺,又拿出幾樣蜜餞果脯,給祿東贊斟了一杯酒,道:“瞅著大相風塵仆仆,這一路上似乎遭了不少罪,您也老大不小的年紀了,待在吐蕃享享清福不好么?非得萬里迢迢前來長安,這一副身子骨可是不禁折騰。”

    祿東贊腰桿挺直,并不飲酒,冷笑道:“若是馬匹驚蹶、舟船傾覆,使得老夫埋骨大唐,豈不正中了房二郎您的心思?”

    房俊苦笑道:“瞧您這話說得,咱們二人固然各為其主,但交情素來不錯,整個長安誰不知某房二義薄云天、對待朋友真情實意?”

    也不理會祿東贊一臉不屑,話鋒一轉道:“……不過話說回來,此番大相之來意,某心中已有猜測,雖然未能盡知吐蕃之請求,但想來必定是大唐極為為難的,既不好應允,更不好拒絕。畢竟兩國一衣帶水、睦鄰友好,予以拒絕難免有些生分……可您明擺這就是趁火打劫、來占便宜的,居然拒絕會傷了和氣,那還不如您在半途出點什么意外,如此一來自然輕省得多。不過您大可放心,依著咱倆這交情,必定會為大相堆墳起冢、樹碑立傳,使得大唐百姓世世代代皆能記得與您的友情。”

    嚯!祿東贊給氣笑了:“如此說來,老夫豈不是得謝謝二郎?”

    房俊嘆息一聲,道:“那倒也不必,畢竟您這不是生龍活虎的趕到長安了么?某這一番心意怕是一時半會兒的也用不上,哎,蒼天無眼吶!”

    祿東贊:“……”

    牙齒咬得咯咯響,太陽穴突突直跳,恨不得此刻一躍而起撲上前去,將這個混球掐死。

    這特么說得是人話么?

    就算吾此番前來長安的確不懷好意,可這畢竟是兩國之間的角逐,與私人情誼絕不相干,虧得以往還以為你房二郎爽朗大氣乃是值得結交之人,卻不料如此小肚雞腸、心思歹毒。

    “哼!”

    祿東贊怒哼一聲,將面前酒盞拈起,一飲而盡。

    酒水不烈,入喉綿軟甘醇,祿東贊嘖嘖嘴,拈起一枚果脯放進口中咀嚼,說道:“如今西域固然在貴國掌控之中,然則對于大食國那邊的情形,你們卻缺乏足夠的了解。如今的阿拉伯哈里發,乃是先知穆罕默德的追隨者,亦是他的女婿,更是最忠實、最親密的戰友,擁有著全體國民無與倫比的支持,他有著蓬勃的野心,誓要將先知的信仰遍及每一寸陽光照耀著的地方,用戰馬和彎刀征服所有不臣,而他的侄子,大馬士革總督穆阿維葉,更是他瘋狂的崇拜者以及最狂熱的爪牙,嗜殺成性、貪婪無休。”

    他一雙深邃而明亮的眼睛盯著房俊,緩緩說道:“阿拉伯人的強悍,絕非二郎可以想象。他們不僅身強體壯,而且愿意為了信仰而獻出生命,死亡在他們看來僅只是回到先知的身旁,那是他們最理想的歸宿,而失敗才是最不可容忍之恥辱。安西軍固然強悍,但是兵少將寡,若是正面硬撼,唯有失利一途。”

    他覺得整個大唐根本就不曾知曉如今的阿拉伯人到底有多么強悍,必須給予鄭重警告,才能夠在兩國之間的談判上增加籌碼。

    然而出乎他的預料,房俊面色如常,似乎對于阿拉伯人之強悍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反而悠閑的拎起酒壺斟酒,笑著說道:“若是再有吐蕃人截斷后路,那安西軍所要面對的便是前門驅虎、后門進狼的不利局面,甚至近乎于絕境,對也不對?”

    祿東贊接過他斟滿的酒杯,頷首道:“正是如此,所以還請二郎向皇帝陛下諫言,考慮與吐蕃結盟,兩國虎賁聯合起來將阿拉伯人擊潰,讓他們夾著尾巴乖乖的返回大馬士革。”

    房俊啜了一口酒,抿入口中,細細品味,良久,方才笑著說道:“大相素來了解漢人文化,卻不曾想只知皮毛,并未能明了漢人文化之精髓。”

    祿東贊眉毛一揚:“此話怎講?”

    房俊將酒盞放手心中轉了轉,緩緩說道:“漢人之王朝,素來自詡禮儀之邦,從不曾如同蠻胡一般殺戮成性,更不曾以征服為樂,漢人謙虛而隱忍,只要你們不來殺戮我們的子女,不來搶奪我們的土地,那么我們便是朋友,而對于朋友,我們會拿出美酒佳肴,盛情款待,若是朋友有難,更不會吝嗇于支援。但是,對于那些狼子野心的敵人,漢人從來都不會卑躬屈膝,縱然你可以一時強盛,但漢人亦會臥薪嘗膽,積蓄力量,直至將你擊敗!從古至今,犬戎曾強盛一時,匈奴曾縱橫漠北,突厥曾橫行塞外……漢人不知遭受了這個蠻胡多少凌辱,甚至于被攻入國都,幾乎滅國。然則無一例外的是,漢人如今依舊占據祖祖輩輩生活繁衍著的中原之地,而草原塞外上曾經一度剽悍無敵的蠻胡,卻換了一茬又一茬。犬戎如此,匈奴如此,突厥如此,薛延陀如此,即便是吐蕃……抱歉,也照樣是如此。”

    他目光灼灼,與祿東贊對視,一字字說道:“如今之大唐,雄師百萬傲視群倫,即便西域丟失又有何妨?古有班超三十六人橫掃西域,今有李績數萬大軍平滅諸國,縱然今日丟失西域,明日便會有百萬虎賁揮師西進,阿拉伯人又如何?吐蕃人又如何?大唐之旌旗所向,所有肝膽冒犯大唐尊嚴之敵,皆要承受他絕對不可能承受之代價!”

    語氣浩然,字句鏗鏘!

    祿東贊面色難看至極,他感受到了大唐軍人那種發自于內心的驕傲,以及蔑視天下的剽悍!

    “二郎之悍勇無畏,老夫甚為佩服。然則大唐非是你之大唐,朝堂之上,述求的利益要復雜得多,縱然二郎以死相諫,也難以保證皇帝陛下便會鐵了心的丟棄西域。”

    言下之意,依你如今的聲望地位,還不能夠掌控朝堂,總歸會有不同的聲音發出。

    況且誰知道皇帝是不是會如你所想?

    房俊展顏一笑,頷首道:“大相所言不錯,這種情況的確有可能出現。然而若當真如此,那么某會即刻辭去所有官職,只身前往西域,招募兵卒,訓練成軍,與阿拉伯人沙場爭雄,與吐蕃人一較短長!總是埋骨西域,亦是在所不惜!”

    祿東贊臉色僵住。

    他著實未曾料到,房俊對于西域居然如此執著,如此堅定!

    如今誰不知房俊乃是大唐年青一代最出類拔萃的統帥?只需看看其橫行七海、覆滅薛延陀的累累戰功,便知其乃是大唐繼李靖、李績之后有一個不世出的名帥!

    最要命的是,此人不僅在大唐軍中有著無與倫比的影響力,無數兵卒將領將其視為楷模、趨之若鶩,更有富可敵國的財富!

    且不說他是否當真能夠辭去官職,放棄一切榮華前往西域募兵,只需他在朝堂之上說出這句話,那些個贊同與吐蕃媾和之人,就不得不仔細思量假若房俊當真如此做法,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一位前途璀璨、注定要登閣拜相的絕代名帥,寧愿辭去一切官職孤身前往西域抗敵,而朝堂上的大佬居然還要對吐蕃媾和……傳揚出去,你讓全國臣民如何看待?

    一個軟骨頭、賣國賊的名聲是跑不掉的。

    可以想見,只要房俊表達出這種態度,那么那些個有心與吐蕃媾和之人就算是被脅迫了,也只能捏著鼻子反對與吐蕃的談判……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