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戰神臺首戰

    商珙離開了吳國,前往西北,準備族群的遷徙去了。這場遷徙很簡單,魔龍一族在魔域的地位崇高,搞點小動作再簡單不過了,加之現在西北的局勢相對平靜,只要這支遷徙的魔龍自西北大地進入西海,就算完成一半了。

    而隨著東海海戰的結束,西海海戰也越發的激烈,所以近海根本沒有什么威脅,趙匡胤敢擋七千巨龍的路嗎?

    《盛世》的更新從來都很快,商珙一走,吳易也跟著從傳送陣到了戰神臺。戰神臺在一處獨立的空間,整體十分的簡單,就是一座巨大的三層石臺,周圍都是厚重的“云墻”,根本沒辦法探索云海之中的情況,只要進入云層,便會被立即傳送回來的城市,所以戰神臺上并沒有專門的傳送陣,退后一小,到處都是傳送陣。

    戰神臺說白了就是一個加強版的擂臺,到是不用排隊,每個人進入都是唯一的,登上戰神臺后,個人的戰斗可以選擇公開或者不公開,公開的戰斗其它在戰神臺的人可以選擇觀看。現在就有幾場可以觀看的戰斗,吳易決戰先看看,希望能從別人的戰斗中找到一點點經驗,哪怕能增加百分之一的勝算也好。

    剛剛更新的功能,總是會受到大量的關注,相對于高難度的副本,“直截了當”的戰神臺在更新后的第一時間顯然人氣更高。光是公開的戰斗就多達上百場,吳易挑了一名圣階的修道者的戰斗觀看,職業相同,應該能從中找到一些經驗。

    “這么夸張?”

    吳易很尷尬,當他以觀眾的身份進去的時候,并不知道這一戰已經開始了多久,反正他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個倒霉的修道士正在被他的分身追得滿天飛,好不狼狽。

    在擂臺戰上,跑有用嗎?更何況對方的速度并不比你慢,修道者的控場能力也不算強,遠程技能反到是不少,所以,在擂臺上,只要一跑,基本上就已經輸一半了!吳易進來觀戰不到十五秒,這一戰就已經結束了。

    這能給他什么經驗?男人不能太快?

    隨后吳易又選了幾場修道士的戰斗觀看,但都差不多,沒有一個取勝的,畢竟一次取勝就等于一次成長,現在看來,勝利的難度遠比吳易意料的更加困難,而且他跟普通的修道者有很大的不同,他有著“雷法道君”的稱號,加裝備的選擇,他雷系道術的效果至少是其它道術的一倍不止,所以戰斗方式也會有很大的區別。

    在看了數場失敗的戰斗后,吳易決定自己上手試試,不上手,看再多也無用,畢竟每個人的對手都不一樣。

    開啟戰神臺的挑戰,需要繳納十枚金幣的費用,如果挑戰失敗,中途不會有cd時間,但如果挑戰成功,則需要間隔三天才能進行下一次的挑戰。

    十個金幣對吳易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就算他一整天都在戰神臺上反反復復的跪,都不是問題!

    挑戰開啟,吳易出現在了真正的戰神臺上,這里的空間比一個足球場更大,其中沒有任何遮掩物。在他的對面,一團金光正在不斷的扭曲、成型,吳易知道,他挑戰的對手馬上就要出手了。吳易也開始準備,同時腦海中也在不斷的整理著之前想好的種種戰術,當分身成型的一刻,挑戰正式開始,在這一刻才可以使用技能,之前都只能變幻位置。

    在分身成型的瞬間,吳易開始掛狀態,雷君降臨狀態一、九息至尊法等等,在戰神臺上,神降秘術是被鎖定的,無法使用。還有,這一次他養鬼葫蘆和《一元封魔劍陣》的陣圖也沒帶,他不確定養的鬼到了這里是否也會屬性強化百分之二十五,如果真是那樣,那槐山惡鬼的“奪舍”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隱患,那讓他會有被秒殺的可能。正好,槐山惡鬼被孫思邈拿走研究去了,他也就沒有去拿回來。陣圖就不用說了,那東西太猛了,發揮也全看屬性,帶著只會加強對手。

    吳易這邊在掛狀態,分身則已經御劍飛天,在這個過程中,分身只使用了兩個基礎技能,五靈真言和金甲咒,這有些大出吳易的意料。這兩個技能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用過了,自從拿到“雷法道君”的稱號之后,他在戰斗中幾乎就只用雷系道術,在中間最多也就穿插一下消除狀態的技能。

    那么,現在就有一個問題,吳易加的狀態太多,所有耗時也更多,對方已經飛過來了,如果他再不動,那他就成活靶子了。對于高還移動的目標,雷法可以鎖定,但有著一定的范圍,如果目標在雷法落下之前離開這片范圍,那技能就空啦!

    神雷咒發動最快,但因為是單體技能,所有鎖定范圍最小,五雷神劍訣能夠自行控制范圍,但“五劍”籠罩的范圍越大,對單體的傷害也就越低,至于九霄神雷咒,那就不是一個適合單挑的技能!該如何選擇就看個人了。

    吳易被迫中斷了繼續掛狀態的想法,提前御劍開始繞場,因為一道神雷咒已經當頭落下,就算以御劍的速度也已經無法沖出鎖定的范圍了。吳易硬抗了一道神雷后開始反擊,他身上畢竟有更多的狀態,同樣是一道神雷,他打出的傷害肯定是會比分身更高的。

    但是,分身并不是不用高級狀態技能,而是在攻擊的間隙中進行穿插,所以分身的攻擊也在不斷的變強中。兩人都在空中全速御劍,吳易并未公開自己的戰斗,否則絕對會讓觀戰的人看得眼花繚亂,根本分不清誰是誰,兩人的技能都有空,有中,但吳易空技能的比例更高。

    好強啊!

    吳易被自己的分身纏得有些郁悶,百分之二十五的屬性強化真的能產生這么大的差距?分身的戰斗方式與他完全不同,還是說他之前根本就沒有將自身的屬性轉化成戰斗力,他的pk技術太菜?

    好像還真是!!!

    吳易的戰斗方式一樣都很猥瑣,就算是至剛至陽的神雷,在他手里也沒有那種能夠破開一切的氣勢,而且他很少有遇到單挑的時候,大多的時候都是在大軍或強者的重重守護下戰斗,根本不用考慮威脅,安心輸出就夠了。

    吳易的首次戰神臺挑戰毫無懸念的以失敗告終,被自己的分身碾壓,他先掛高級狀態,卻并沒能在狀態持續的時間內打出最大的輸出,反到是分身在戰斗節奏中不斷的穿插狀態技能,搶出了更多次的攻擊機會。

    這個時候吳易也有些抱怨自己的攻擊太強,導致分身的殺傷力更強,修道士是有點兒奶量,但根本奶不起來,反而越奶越劣勢!

    第一次失敗后,吳易在總結了一下失敗的經驗后,迅速又開啟了第二次挑戰,這一次他也使用了上一次分身的戰術,可惜敗得更快,因為這大異于他一直以來的風格,一個新的方式,并不是瞬間就可以熟悉的,更何況是高強度的空戰,吳易在天上轉得有點頭暈眼花。

    遭受兩連敗,吳易的自信心遭受嚴重打擊,這次中間間隔了更久的時間,在想了許久后,吳易決定最后試一次孤注一擲的辦法。怎么孤注一擲?就是在戰斗開始的瞬間,先爆兩個防御狀態,跟著就引導九霄神雷咒,看誰先死!

    “這未免也太難了!”

    最終吳易郁悶的離開了戰神臺,最后一戰的想法是美好的,但現實過于殘酷,雖然九霄神雷咒足以籠罩整個戰神臺,但傷害也是分區間的,分身每次都躲在傷害最低的區域,直接風箏死了中間站樁的吳易。

    想贏下戰神臺的挑戰,還得再練練pk技術才行,畢竟是打自己的分身,所以相對而言,反到是個人實力更弱的人更容易勝利。分身是百分比加成嘛,基礎越強,加成的自然也就越高。也許攻擊弱一點的,輔助類的職業者,將戰斗拖得更久,能夠在這個過程中尋找到更多的機會。

    這個時候,洪宇帝國和吳國聯軍在北方的統戰會議已經結束了,最終吳國分配到的戰爭任務是,霍去病這一路北方軍負責倒向冥月國的金狼國,耿弇的東境軍牽制冥界鬼巫部,俞大猷所統率的東海海軍則在襲擾東北沿岸的同時,還需要分出一支艦隊自白龍江北上,緩解一下聯軍的后勤壓力。這一支進入江河流域的艦隊沒有硬性的戰爭任務,主要就是保證后勤,剩下的自行發揮,這個任務被俞大猷分配給了已經逐漸成長起來的鄭成功。

    這樣的分配還算不錯,吳國在其中仍然不是主力,金狼國雖然也不弱,但比起現在的冥月國來還是有著很大差距的。作戰計劃是由張良制定的,一旦傳達到各軍,剩下的就看各路主帥之間的默契和配合了,過等規模的大戰,也不是三五天就能出結束的。

    有了吳國的加入,光明神殿也打算孤注一擲,拿出全部的家底,跟死冥神殿拼了,大量神系屬性的物資向著北方調動。李淳風在其中也出了不少的力,畢竟打擊死冥神殿,對道門也是有利的。

    與此同時,道門圣山的先頭部隊也跟著進入西部,相對于北方的大會戰,道門更關心西部的永夜鬼帝!畢竟這才是他們的死敵!

    圣山的這支先頭部隊以紫虛為首,畢竟這次的計劃是以陣法限制鬼帝,要說陣法,現在的圣山自然是以紫虛這個陣法峰峰主為首了,而且,天尊觀傳承的“封天絕地”大陣也正好適合這次的情況。在第一批圣山的道士進入三界的領地時,三界公會的三個會長激動得都快哭出來了,他們真的快撐不住了,領地的民心、軍心都快跌到底谷了,像近期各大玩家勢力都在拼的建國,他們早就不考慮了,現在三界的領地根本就沒有那個基礎。

    為了全面封印煉獄,延后永夜鬼帝復活的時間,陣法不光需要在三界與煉獄的邊境線上布置,還需要在永恒公會,以及煉獄東面劉邦的部分領地,北面張角的部分領地都進行布置。東面劉邦掌握的那些領地需要吳國去搶,剩下的都不是問題。

    這么大的計劃,三界的確在其中看到了機會,只要在這個過程中,煉獄一旦有什么過激的行為,三界都可以聯合各方勢力共同滅掉煉獄。西部一直就很“擠”,擠到轉個身都感覺很難,而三界和煉獄又是其中最強的兩家玩家勢力,永恒雖然也被評入了十強公會之列,但底蘊還差得遠,只要能趁這次的機會平掉煉獄,那之后他們便是西部最強的玩家勢力了,就算最終他們仍然無法統治西部,但至少能分到更大的利益,就算成為附庸,也能獲得更高的地位。

    現在還不爭,更待何時?

    再拖下去,隔壁的吳國單憑大勢就能壓崩他們,如果他們終究無法獲得爭霸天下的資格,那他們更愿意選張角,而不是吳國,同為玩家,誰又愿意低誰一等呢?

    不管三界是怎么想的,無論是為了獲得那塊火屬性的神格碎片,還是支持道門,吳國都會按計劃出兵,這根本不需要找到吳易本人簽發軍令,在此之前吳易已經將權利下放給了王猛,只要道門開始行動,衛青便會跟著兵出三山關。在衛青離開之后,為了南方的安定,西南聽海城的周瑜會暫時被抽調到三關山駐守,空島也會掛在三山關上方,威懾可能趁機偷襲三山關的敵人。

    至于聽海城,則暫時由吳明徹鎮守。其實,吳易反到是希望趙匡胤能抓住這個機會偷襲聽海城,聽海城就算真丟了,也不會影響到吳國南方的格局,反而可以給吳易一個絕佳的借口,向道門要更多的好處!畢竟是為了幫他們限制永夜鬼帝,才會讓防線出現漏洞的,不是嗎?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