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558

    可現在這星魂髓對于奧瑪古來說并不是多么的重要了,李毅自然能夠討來為數不多的兩滴星魂髓。

    而李毅也將祈天就在連羽城的事情告訴給了奧瑪古,只不過有所保留——至少將祈天的處境說的不是很好,沒有將祈天真實的身份告訴給奧瑪古。

    奧瑪古頓時急眼了,立馬跑了出去——這還得了!堂堂穴居人王竟然在人類國度過苦日子?不行不行,一定要將王救回來!

    待到奧瑪古跑出去以后,李毅與谷蕾相識一笑——這么一來,西南的動亂很有可能因為穴居人的大舉進軍而變得稍稍緩和一點了吧?

    只是……李毅看著奧瑪古遠去的身影,一絲歉意不由得生了出來。

    “對不起了,奧瑪古長老……”

    李毅心中的內疚很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半個時辰以后,奧瑪古便興沖沖的跑了過來,告訴李毅他們長老團的決定。

    是的,穴居人長老團,或者說是深巖穴居人的長老團,向來都是一個傳統且睿智的團體,他們往往都年長而德高望重,擔任穴居人王的幕后智囊團,但同時又是明面上整個穴居人族群元老級別的人物。

    他們每個人都參加過保衛家園的那次戰斗,每一個都是從中活下來并指引著整個深巖一族前進方向的首領人物,甚至,還有幾位還是曾經的穴居人王的后裔!

    長老團的決定,一般都經過深思熟慮,也同樣考慮到了自己種群的發展,所以很可悲的,李毅的小算盤失算了,雖然內疚感沒了,但更多關于西南百姓的擔憂闖進了李毅的心中。

    長老團的決定就一句話,讓李毅擔任穴居人與新秦之間的聯絡使,專門來處理祈天在新秦的事宜。

    關于祈天為什么會離開深巖一族的國度,長老們眾說紛紜,卻永遠無法猜測到祈天為何會離開,所以,他們覺得還是用一種緩和的方式來說動祈天,而穴居人的身份在人類社會中是很難行走的,所以他們將目光投向了李毅。

    用奧瑪古的話來說,就是“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好吧,李毅覺得自己非但沒有坑這些穴居人一把,反倒是將自己給賣了出去,還是無償的那種……

    “不不不!當然不是無償的!”當李毅隱約跟奧瑪古提出自己的酬勞很有可能是零的時候,奧瑪古當即擺手急道,“絕對不是無償的!唔,我意思是絕對是有償的!你知道的,你是人類,所以我們不可能像對待同族一樣對你……我是說,絕對會有好處的!”

    “好吧……”李毅無奈的攤開了雙手,“你看,雖然你們答應我會有好處的,可是我到現在都沒有見到所謂的好處到底是什么?這就不說了,你們有沒有想過,這個活,我會不會接呢?”

    奧瑪古傻眼了,他還真沒有想到,李毅到底會不會愿意接下這個“重活”。

    “你看,這不就是了?再者,就算我接下來了……別這么看著我,我還沒有答應呢!”李毅連忙在一臉欣喜的奧瑪古眼前揮了揮手,繼續說道,“就算我接下來了,那么你有些沒有想過,我什么時候去進行這個任務?”

    奧瑪古想了想:“就是現在!”

    李毅拍了拍手:“那不就是了,我的行程可不是往人類的國度去的,所以更加不可能為了這活跑回去——你要知道,這一來二去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啊!”

    奧瑪古傻愣愣的坐在李毅面前,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一副可憐無辜的樣子。

    好吧……你丫是個穴居人啊!穴居人這猥瑣樣還裝什么可愛啊!李毅當即氣的轉身躺了下去,準備好好的睡一覺,至于奧瑪古嘛……

    算了吧,該哪兒來就哪兒呆著去吧!小爺沒空伺候你們咯!

    “要不……等你辦完事情回來以后再……”奧瑪古有些弱弱的說道。

    李毅挑起了眉毛,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向奧瑪古伸出了手:“那么,就拿來吧!”

    “什……什么?”奧瑪古被李毅的行動給搞楞了,搞不懂李毅到底要的是什么。

    李毅叉起了腰,有些氣憤的說道:“喂喂!我說,不要又裝作不懂的樣子好不好?趕緊拿出來吧!那什么,既然要我干活的話,不將報酬好處拿來怎么行呢?”

    “哦……”奧瑪古傻呵呵的從懷里掏出一個黑布團來說道,“這個可以算得上是我們深巖一族的重寶了,整個亞蒂蘭提斯也就我們深巖一族有這個東西!”

    “誒?!”李毅一聽就來了興趣,正想一把奪過拆開看看,卻沒想奧瑪古身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完全無法穿透的地帶,將李毅伸出的魔爪給擋了下來!

    “老頭,你干嘛啊?”李毅很郁悶的翻著白眼。

    “在這件重寶還沒有產生作用之前,你不能拆開這個布包!否則這個重寶很有可能為他人所用!”奧瑪古一改方才的迷瞪,一本正經的對著李毅說道。

    李毅連忙點頭,忙說知道,可奧瑪古依舊不是很滿意,反倒是對著這個布包念叨起了什么起來。

    “我靠!老東西你太狠了吧?!”李毅慘叫了起來,“要是你在里面藏了塊石頭,我豈不是要虧死了!”

    李毅看出來了,奧瑪古修改了這個布包上的規則,用膝蓋想都知道是什么規則了……

    一定是只有我才能夠拆開,而且必須等到布包中的東西產生效果之后……李毅怨念的想著,心中充滿了不甘——要是李毅現在是一個合格的半神他還不怕,直接拿到手修改就行了,可是問題是李毅現在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經的半神啊,他現在空有半神的實力,卻沒有半神的能力,簡直就是一個擺設啊!

    李毅欲哭無淚的接過了布包,整個布包硬硬的,光靠摸是猜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東西,只是感覺包裹內的東西表面非常的平滑,放在手上也有些沉甸甸的,略帶溫熱的觸感告訴李毅,這里面的東西一定有著不同尋常的作用。

    剛開始李毅還差點把包裹內的東西真當成了石頭,但很快李毅的疑惑便被轉移了。

    擋著奧瑪古的面,李毅將包裹交給了谷蕾,讓她嘗試解開這個包裹,谷蕾自然求之不得,可當谷蕾用出了渾身的解數也沒能將這個包裹解開,就像是包裹著的不是普通的布料,而是堅硬的鋼鐵一般。

    谷蕾甚至還拿來了李毅的火劍準備在包裹上戳一個口子,可是卻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讓李毅更為沮喪的是,任何法術都無法對這個包裹起到作用。

    李毅徹底的承認了自己的失敗,于是很光棍的將包裹扔進了自己的儲物空間之中,眼不見心為凈,放在儲物空間里至少要比拿在手上舒服一些——因為李毅發現自己只要一看到這個包裹就有強烈的拆開的欲望。

    看著奧瑪古那張得瑟的老臉,李毅有種坑人不成反被坑的感覺。

    于是,奧瑪古很開心的回去了,留下了一臉沮喪的李毅躺倒在床上,而谷蕾,則在一旁偷笑不已。

    三日后,精靈們也悉數醒來,在床上躺了這么多天,自然沒有絲毫的疲憊,一行人立刻鬧哄哄了起來,爭著吵著要離開這個地底巖洞,出去曬曬太陽,順便尋尋寶什么的……

    于是李毅很抱歉的前去跟奧瑪古長老告辭,奧瑪古也知道這群異類有事在身,便不再挽留,倒是告訴李毅,當他們回來的時候一定要在他們這里多住幾日。

    李毅翻著白眼,很干脆的告訴奧瑪古,自己一定會卷著前幾天他給的重寶逃跑的,氣的奧瑪古滿臉的褶皺都快掉下來了。

    當然,奧瑪古知道李毅只是在開玩笑而已,要是李毅這點諾言也守不住的話,那么他也就不是李毅了。

    只不過,李毅一直都沒有搞清楚,為什么這個老穴居人會這么的信任自己,難道只是因為自己知道祈天的下落么?還是只因為自己的實力?

    李毅看不穿這個穴居人老頭,但在奧瑪古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種難以捉摸的味道——不不不,說的當然不是穴居人身上的臭味,而是……

    一種大智若愚的感覺!

    李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老頭已經達到了半神級別的原因,但這種感覺他只在中央之龍身上感覺到過,而在同樣身為半神的赤炎身上卻沒有感受到任何雷同的感覺。

    幻覺?亦或是自己的胡亂猜測?李毅不知道到底算是什么,但他明白,在奧瑪古那張滿是褶皺的老臉下面,一定隱藏著些什么……甚至,這個老人已經快要接觸神明的境界了?據說神明即將誕生的時候,他的眼睛里將看到很多不可預見的未來,難道是因為這個的緣故?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李毅的瞎想罷了,他給了奧瑪古一個放心的眼神,擺了擺手,便轉身而去。

    “放心吧,老頭,我李毅答應過的事情,從來就不會食言的!”

    看著李毅離開的身影良久,奧瑪古這才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道:“年輕人,我希望我還能夠等到那一天,種族之間從仇恨消失

    群山之中,一個隱秘的山谷中隱隱的散發出星星點點的光芒,在這個漆黑的夜晚顯得那么的詭異。

    三個身影匍匐在一個神像之前,不斷的用念誦著艱澀難懂的禱文。

    神像是一個奇異的生物,讓人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詭異的昆蟲一般,但若仔細的看的話,就會發現這只昆蟲的臉龐竟然就是一張分毫畢現的人臉!

    底下三個人影匍匐著,不斷念誦著,隨著時間的推移,神像上緩緩的飄出了一團透著黑色幽光的霧團,包裹住了這三個人。

    慘叫聲剛響起便被扼殺在了他們的喉嚨里,很快,便了無聲息。

    黑霧漸漸散去,三個人茫然的站在原地,一臉驚恐卻又顯得無比的興奮。

    “思路特神剛剛賜予了我們更強大的神力!我們,要按照神諭,將深巖一族的渣滓們一掃而光!”

    一個聲音憤恨的說道,同時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大吼,沖出了山谷,身后另外二人亦跟了上去。

    “召集人馬,以半山一族王者的名義,向深巖一族宣戰!”

    在耽擱了數日之后,李毅一行再次上路,幸好,出了深巖一族的國度之后,他們終于在地圖上找到了相應的指示物與路線了。

    “呃……”看著地圖上歪歪扭扭的路線,李毅很快便頭暈目眩起來,說實在的,他對于地圖之類的東西實在是有些難以應付,所以很干脆的將看圖指路的任務交給了肆大來搞,自己開開心心的跟谷蕾打情罵俏起來。

    不得不說,李毅的臉皮厚度真是一絕,肉麻的話從嘴巴里說出來就連一向沉默的沸點跟嘯都臉紅耳赤,可李毅依舊面色如常的湊在谷蕾的耳邊“小聲”的說著。

    一行人按照地圖上的路線行走著,爬坡的爬坡,鉆洞的鉆洞,發現地勢漸漸的高了起來,隨之而來的一些高原反應也讓精靈們成了第一個受害者。

    看著一個個臉色顯得有些蒼白的精靈,李毅無奈的嘆了口氣,現在他們所處的平均海拔估計已經在三千米以上了,這些平常生活在平原或者盆地地區的精靈自然有些受不了,除了身為風族精靈的嘯,其余的精靈或多或少的都顯得有些有氣無力。

    李毅自然不會擔心自己與谷蕾會不會受到這樣的困惱,事實上,李毅在自己與谷蕾的身邊用星魂做了一個保護圈,穩定住了兩人身邊的氣壓與氧氣含量,相比之下要比精靈好受得多。

    看著止步不前的隊伍,李毅覺得有必要想象辦法了。

    星魂的數量不夠形成支持這么多人的保護圈,所以得用其他的辦法——用念術做些氧氣裝置出來?

    這倒是個好辦法,可是現在造出來也不能解決精靈們現在的困境啊,很顯然,他們已經到了需要好好休息的程度了。

    想了想,李毅決定還是讓大家先行休息再說,于是便凝神靜氣微微的合上了眼皮,隨即雙手向上一抬,好像虛托著什么東西一般緩緩的放了下來。

    李毅猛一睜開眼睛,精神力波濤洶涌般從識海中沖了出來,隨著他腦海中想象的事物漸漸展現在大家的眼前,所有人頓時都驚呆了!

    一個如同科幻中的浮空飛船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要不是大家都知道這是李毅的造物的話,說不定早就對著這個龐然大物用出自己最強的攻擊了![.]

后三组6教你怎么杀号